【深度对话企业家】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1690

试听150【深度对话企业家】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1

更新提醒 


加入VIP畅听整张专辑,每周一、三、五更新

点击右上方免费订阅↑↑↑


本期原文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华为背后的故事。

 

在前不久(2019年9月6日),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在接受BBC“故事工场”纪录片制作人,尼古拉·艾略特专访时候的对话内容。


任正非在聊起自己创业时的艰辛的时候第一次谈到,他没有很好地照顾到父母。

 

任正非的父亲是因为在街上买了过期饮料喝,导致拉肚子去世的;而母亲则是出了车祸。


因为当时《福布斯》说任正非很有钱,他的母亲听到后就一直为他担忧,不停追问他钱是从哪儿来的,忧心忡忡的母亲从菜市场往家走的时候被汽车撞了,可真实情况是,任正非当时甚至还住在3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里。

 

44岁任正非在创建华为的时候,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经验的。如果说创业之前有什么经验的话,那就是年龄。


四十多岁的他总比二十多岁的年轻孩子经历的风浪多一些。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他遭遇的挫折和困难很大,所以在市场经济时代遭遇到一些困难,任正非还是觉得能够承受的。

 

当时华为创业注册资本是2.1万元人民币,而那时任正非的转业费却只有3000多元人民币,所以他找了几个人集资。后来,当公司小有规模的时候,他们要退股,要分走公司很多钱。


虽然最后其他的合伙人,通过法律诉讼手段获得很大赔偿后都退出去了,但是公司变成任正非一个人的公司,于是他就开始把股份逐步分给员工了。

 

而对于主持人关于当初没有选择投资CDMA技术的疑问,任正非解释说,这其实是一段历史。因为从2000年开始,中国在无线通信标准的选择上,一直很矛盾。


由于当时国家不给中国电信发无线牌照,中国电信就把在日本淘汰的PHS技术,在中国做成了小灵通。

 

华为当时判断小灵通可能会赚很多钱,但是没有前景,所以就没有做。CDMA,华为做了,但是没有做IS-95这个落后体系,做的是1X。可是中国市场招标只要IS-95,不要1X,所以华为落选了,没有获得中国市场的选择。

 

按照任正非的描述,2008年这一年国家决定上3G。而2000年到2008年这八年的时间,是任正非度日如年的八年。由于他坚持走无线道路,内部不断有高层写信、写报告给他,说他这个决策错了,会葬送华为公司。

 

因为这个决策没有其他人可以为他承担责任,就在那八年中,他看到别人赚大钱,而华为却不能赚钱,也看到外面大量的文章都是讽刺挖苦华为的,他想万一他真的错了怎么办。


然而就在2008年,中国官方终于发放3G牌照,这一下子就把华为的能量释放出来了,华为也因为这个崛起,成为现在的通信行业龙头。

 

早期创立华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规则。比如有员工说“涨多少工资”,那就是涨多少。但是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任正非发现,需要起草非常多的文件才能来规范公司,但是任正非没有起草文件的能力。

 

那时,任正非和他的团队认为,华为应该可以成为大公司,所以请了IBM、埃森哲等几十个顾问公司来给华为做顾问。顾问费每个小时是680美元,那时华为员工的工资每月只有5000多元,这相当于华为员工一个月的工资。

 

任正非认为,他们自始至终向西方公司学习,在学习过程中不断进行优化。今天美国打击华为的时候,大家看到华为公司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正是因为大量系统已经接受了这个体系,能够自己理解,自己融汇。大量向西方学习,从今天看来是正确的。

 

华为的成长过程中还有一个趣事,那就是当年华为差一点转行去做了拖拉机。2003年,华为曾经考虑过把自己卖给摩托罗拉。


因为按照任正非当时的预判,鉴于发展状况,华为会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迟早会和美国对抗,到时候,美国一定会打击华为。

 

任正非希望卖给摩托罗拉,就是为了戴上一顶美国的“牛仔帽”,虽然是美国公司,但是还是几万中国人在干,也能体现中国人的胜利。而且资本是美国公司,劳动是中国人,这样有利于在国际市场上扩展。当时谈好的价格是100亿美元,任正非也已经签了所有合同。

 

那时,任正非有两个打算:

 

第一个打算是,华为有一部分人将来去做拖拉机,因为当时中国的拖拉机厂正处于崩溃的时候,华为想把洛阳等所有的拖拉机厂买下来,当时中国的拖拉机1000美元一台,但是有总漏油、发动机不耐高温的毛病。


华为用向IBM学习的集成产品开发的方法,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然后把更新换代的拖拉机价格提到2000美元。这样华为虽然不可能颠覆汽车产业,但是可以创造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机王国。

 

第二个打算是,绝大多数的华为人继续走通信道路,戴着摩托罗拉的“帽子”,这样可以打遍全世界。

 

这两件事都没有成功。不过,这却成就了华为。

 

采访中主持人还特别提到,华为在拓展欧洲市场的初期,遇到了困难,但最后还是以极低的成本突破了欧洲市场。有些人说华为的成本和价格这么低,一定是因为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支持。

 

对此,任正非回应说,华为不仅价格卖得不低,反而卖得高,而之所以能够突破欧洲市场,是因为使用了Single RAN。


这个产品的做法来自于一个数学家,他只有二十岁的他就把2G和3G的算法打通了,然后2G和3G可以合成一个设备,体积至少降一倍,重量降一倍,成本下降一倍。

 

当时欧洲最大问题是没有铁塔去安装太重的设备,因为欧洲旧房子很多,只能在房顶上安装,所以设备一定要轻。而华为发明Single RAN以后,分布式的基站克服了欧洲承重量的问题,一下子就获得了欧洲市场的欢迎。

 

而当被问及美国的压力对华为现在的业务运营是否有影响时,任正非表示,非常尖端的设备(比如5G),华为完全可以不依赖美国,美国在5G领域还是比较落后的。


从芯片到系统,华为完全可以自己担负起来。而在终端方面,华为会有一些生态问题,自己还没有完全跟上来,会有一些影响,但是不会构成严重的死亡威胁。

 

最后任正非说,美国今天在通信产业的失败,不要归咎于华为的崛起,而是美国自己走错了路。


90年代,世界无线通信崛起的时候,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科技强国,它强制性推行CDMA和WiMAX,就像今天美国在全世界动员大家不要用华为5G一样,到处动员其他国家用CDMA和WiMAX。


世界潮流3GPP是正确道路,美国自己走错了路,导致美国通信产业也没落了。

 

而5G时代是建立超速联接,未来人工智能还是冯·诺依曼的计算机架构,也就是超级计算机、超大规模存储和超速联接。


美国有超级计算机,也有超大规模存储,本来美国可以把人工智能做到世界领先地位,但是如果它没有超速联接,它在人工智能上就会落后一步。5G只是一方面,光纤也是一方面。

 

而中国也有超算中心、超大容量存储,如果中国大规模使用5G和光的系统作为联接,中国是有可能在人工智能领域又走到前面的。


所以,5G只是“小儿科”产品,美国太忽略它,可能是它决策上的缺点。任正非最后说:他认为,整个社会未来最大的机会将是人工智能。

 

今天我们分享就到这里,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和感悟可以在评论栏进行讨论,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