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第二讲:“万物互联”这个词,他在20多年前就提出了
 2.14万

试听180《失控》第二讲:“万物互联”这个词,他在20多年前就提出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3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失控》。


一、信息时代的三条新竞争规律


那么在互联网环境下,与工业革命时期相比,将发生哪些新的竞争规律呢?凯文·凯利说有三条,是哪三条?


1.赢家通吃


他说,在一个高度连接、高速运转的信息社会里,一旦你顺应趋势又方法正确,那你领先速度会变得非常快,将更容易进入爆发式的增长模式。


在过去的几年里,无论是雅虎也好,Facebook也好,或者中国的QQ、阿里巴巴都符合这个赢家通吃的规律,甚至这几年的今日头条、滴滴,它都符合这个逻辑。


互联网是一个领土迁移的过程,我们原来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建立在一个高度秩序化的工业革命的土壤上,那么信息化革命就是,我们不在这个土地上发生战争和获得利益了,我们要迁移到一个新的土地。那个土地的基础,是一个大数据信息化所构成的互联网世界。


那么,在一个新的世界到来的时候,谁举起手来说,我发现了一个方向,我找到了一个模式,这个时候他所形成的领先优势是后来者所难以比拟的。所以,你只要趋势对了,方法正确,你能够在非常快的时间内获得巨大的利益。


所以在互联网世界里面有一个词,叫作“唯快不败”,获得领先效率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获得成功的最大的秘诀。


当大家都开始使用滴滴的时候,你就很难再找第二个打的软件,因为所有的数据都被它所统治了。当大家都在携程上订酒店的时候,第二名跟它竞争就很困难。当大家都用微信的时候,新的社交工具就很难诞生。当大家都在京东、淘宝购买东西的时候,第三名和第四名电商的空间就会被大幅度地压缩。所以,唯快不败,赢家通吃,环境通吃,是互联网过去几年里既野蛮又性感又快速的第一法则。


 


2.边界突破


凯文·凯利说,传统的机会都存在于核心区,而未来拥有更多机会的地带将是边界。也就是,未来的创新往往将会从行业与行业,板块与板块之间的激烈碰撞中产生。


这个边界突破也可以说是互联网世界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因为在原来的工业革命时期,所有的资源都是掌握在核心区的,比如说,决策由董事会来决定。那么技术在哪里?在我们的研发中心。资本在哪里?在我们的基金。所以核心驱动是一个公司运转和商业世界运转的根本逻辑,公司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但是在互联网环境会发觉什么呢?互联网所有的发生都是从地下室出来的。


美国所有的互联网公司要么是在车库里诞生的,要么是在大学的宿舍里诞生的。为什么车库和大学宿舍区会成为互联网公司崛起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因为它们都是处在边缘地带,都不处在核心区,而所有的变化都在核心区发生。


而产业与产业之间,我们今天叫“跨界打击”,今天消灭你的那个人不是在你的竞争名单上的那个人。突然间,另外一个行业的人跑到你这个领域里面,对你进行降维攻击。所以,创新在边缘地带和地下室、车库发生,所有行业的变革通过跨界和行业与行业之间的碰撞来产生。


这种颠覆式创新的状态,让所有的既得利益者每一天都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你不知道你的竞争对手是谁,你不知道那些即将干掉你的那个人从哪个方位正在发动攻击。你站在金字塔的顶端,站在所有既得利益的核心阶段,你根本看不到这些商业模式。即便你看到的话,你会看不起它,因为你觉得它运转模式,它的状态和你所理解的,对这个行业几十年所形成的经验完全无关。


 


3.万物互联


1994年互联网刚刚诞生的时候,凯文·凯利写了《失控》。在这本书中凯文·凯利非常天才地预言了一件事情,他说,今天,我们办公桌上的每一台电脑即将被连起来,它叫作“互联网”。


互联网会产生无数的信息,用阿尔文·托夫勒的话来讲,叫作大数据,这些非结构性的数据将改变商业模式。


那么更进一步,凯文·凯利说,在未来不仅我们办公桌上的每一台电脑会连起来,甚至我们大厦里的每一块砖头都会连起来,我们商场里的每一个商品都会连起来。


靠什么连?他说,靠硅芯片。在1990年的时候,一个硅芯片大概要卖1万美金左右。那么凯文·凯利说,未来的几十年后,一个硅芯片可能要卖两美分,卖三美分,就会变得非常非常便宜。当非常便宜以后,所有的商品都会被互联起来,这个时候叫作万物互联。


我们今天讲物联网,这个是20162017年以后才开始流行起来的数据,在5G时代即将发生的一个事实。但是在1994年的时候,凯文·凯利就非常天才地预见到了这一点。


 


二、《失控》的其他“预见性名词”


在凯文·凯利这本书中出现了很多名词,在1994年的时候,它们非常陌生。这些名词都是凯文·凯利在他硅谷的一个很小的书房里面猜想出来的。这些名词是: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网络经济、共生双赢。


所以他后来非常骄傲地说,我们今天所知的绝大多数是我们20年前就已知的,并且在《失控》这本书中被提及的。


所以失控这本书非常厚,非常难读。但是我们读20多年前凯文·凯利写的这本书,可以看到思想的光芒,看到一个未来学家如何在大雾弥漫之中,看到从那个石缝中露出来的微弱的光芒。


凯文·凯利在书中一再强调了两个名词:


一个叫作非线性。在失控环境下,所有的事物、信息、人类行为和企业行为和竞争形态都是非线性的。


第二,他强调了连接,强调了连接的重要性。他说,未来所有的变革都将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自下而上地爆发,因此我们更要关心那些空白的地方,那些能够想象得到却实现不了的状态。他说,单一进化体的价值由它和这个系统连接的数量和质量所决定。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另外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流动的状态,都在不断地变化。


所以,在《失控》这本书中,凯文·凯利一再地强调了现在存在,你看到的所有的东西,它都是一个被即将被破坏的事实,而未来的形态将以一种失控的方式来打击你,你怎么办?你首先让自己变得失控。


所以凯文·凯利在“造物九律”中有一条叫作“容忍错误”。


他说,未来的企业都跟一个蜂窝一样的,每一个蜜蜂都是一个自组织,它在一种失控的状态下与其他的蜜蜂形成一种协作的关系,然后在蜂窝之上有很多很多的蜂房,一个一个的单一区间,每一个蜂房的萎缩和失败并不意味着整个蜂窝系统的失败。


所以企业不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的纪律性组织,而是一个失控的,扁平化的,更像一个蜂窝的,去中心化的组织。


所以凯文·凯利在他的《失控》中一方面描述了互联网世界即将发生的图景,而且他非常天才地预见到了互联网的组织形态和竞争形态,同时他对未来的哲学性的思考在今天仍然散发着思想的光芒!


 


三、关于“失控”的其他趣事


我曾经见过两次凯文·凯利。第一次是2012年,马化腾和凯文·凯利在北京见面,他们在北京的一个会所中做了一个小范围的沟通,我在旁边看他们俩交流。


有一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细节。


前几年,新浪微博曾经严重地威胁了腾讯在社交世界中的地位,很侥幸的是,有一个叫张小龙的人拯救了腾讯,他推出了微信。所以,在2013年的时候,腾讯刚刚打了一个翻身仗,微信成为了中国新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最重要的一个社交平台。


马化腾问凯文·凯利一个问题,他说,凯文·凯利,未来将替代微信的那个产品是谁?


凯文·凯利说,你现在给我1亿美金,我就告诉你是谁。


当然,大家在开玩笑。接着凯文·凯利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后来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到今天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也就是说,腾讯用于消灭新浪微博的一定不是下一个微博,那么即将消灭微信的一定不是下一个微信。


这样的对话本身就呈现出了非常典型的失控之美。


《失控》这本书被翻译成中文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凯文·凯利在1994年写出了《失控》,但是在后来10多年的时间里,这本书因为实在太艰涩,翻译量太大,没有一家出版社愿意出版,不知道请谁来翻译,不知道把它卖给谁。


一直到2010年的时候,有一个BBS的小组——一批互联网爱好者。他们说,我们能不能够用一种失控的方式来翻译和出版《失控》这本书。


所以他们就在维基百科组建了一个翻译小组,召集了几十个兴趣爱好者。他们中间有博士生,有医生,有失业者,有军人,有大学生……这些人协作成一个翻译小组,用三个月的时间各自翻译,把《失控》这本书翻译出来,然后通过众筹的方式在中国进行了出版。


所以,后来凯文·凯利非常得意地说,你看,我这本书虽然10多年后才在中国出版,但是它的出版过程就是我书中所描写的那个失控的过程。


关于《失控》的解读就讲到这里了。


我是吴晓波,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