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第一讲:跟30年后相比,现在的我们一无所知
 2.60万

试听180《失控》第一讲:跟30年后相比,现在的我们一无所知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5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我们今天讲凯文·凯利和他的《失控》。


一、凯文·凯利简介和《失控》的创作背景


可能很多同学的书房里也有这本《失控》,但是我敢打包票,买了这本书的人,100个人里面大概有98个人没有完全地读完过这本书。因为它实在太厚了,它有80多万字,相当于4本以上的书的容量,翻译成汉字有700多页。这本书非常难读,因为它的知识点从生物学、基因学、地理到物理学、化学等等,它涉及到了好多的知识点和学科。


但这本书非常重要。我们曾经讲过阿尔文·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他在1980年瞭望到了信息化革命浪潮即将到来的那个前景,他指出了那个模糊的方向。


如果说托夫勒是那个指出了方向的人,那么凯文·凯利就是那个描述了道路的人。


凯文·凯利出生在1952年。


美国在二战以后成为了全球的最大经济体和世界经济的主导国,然后它的人口出现了一个二战后的婴儿潮。当这批婴儿在20世纪60年代末成长为人,进入到高校的时候,美国的工业文明进入到了鼎盛期,然后出现了一个让人在思想上非常窒息的“镀金时代”,也就是中产阶级时代。


1968年的时候,在美国、英国、法国和日本这些二战后发展最快的国家,曾经发起过一场嬉皮士运动。


嬉皮士运动的参与者就是二战后,那些在20多年的和平时期成长起来的这部分人。他们希望通过文化和自我解放的方式来抵抗被机器和秩序所控制的、腐朽的资本主义。


但是这场嬉皮士运动破产了。它破产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新的中产阶层崛起,白领人口超过了蓝领人口,安于现状的、以日常生活满足和物质消费满足为主的中产阶级,成为了社会的稳定因素。所以嬉皮士运动最后被边缘化。


那么,那些试图推翻僵硬、秩序化的资本主义的思想在美国并没有消亡,它沉淀到了好莱坞的电影里,沉淀到了一些行为艺术中。


同时在美西地区,它作为一个基因,“硅谷”这个地区的一批理工男所继承。既然没有办法用文化的方式来推翻腐朽的资本主义,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技术的方式来推翻它?所以到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信息化革命的思潮开始崛起,互联网的思维开始崛起。


我们看凯文·凯利,1952年出生的;乔布斯,1955年出生的;比尔·盖茨,1955年出生的;贝索斯,1964年出生的……


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少年时期是被那些嬉皮士运动影响的。当大哥哥们、大姐姐们放弃了暴动,放弃了反叛以后,硅谷这些沉默的、害羞的、讷于表达的理工男,他们希望通过代码的方式再造这个世界。


所以,硅谷后来的崛起是嬉皮士运动下的一个蛋。


凯文·凯利跟乔布斯一样,他们读完大学以后,就开始用脚来行走。


乔布斯去过印度,凯文·凯利花了好多年时间去印度、中国、印度尼西亚,到亚洲地区去行走。他们试图通过行走来摆脱腐朽的、僵硬的资本主义。然后他们又回到了校园,回到了实验室,回到了车库,开始创业。


凯文·凯利在硅谷参与创办了一本叫《连线》的杂志,这个是全世界第一本以互联网信息传播为主的科技杂志,到今天还是排名第一的互联网信息杂志。


那么在1984年,凯文·凯利在硅谷组织了全球的第一次黑客大会。


你看,他们把自己叫什么?叫作“黑客”,就是我们是反叛者,我们要通过技术、通过代码的方式来改变世界。


1990年,凯文·凯利决心说我要写本书,这本书的书名叫作《失控》。


当他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互联网刚刚冒出地平线。伯纳斯·李发明了万维网,也就是互联网的雏形。而在那个时候,Internet还处在实验室的仿真阶段,连计算机的绘图也还没有出现。


但是凯文·凯利说,信息化革命的浪潮已经打到了我们的脸上。


他说,跟30年后的我们相比,现在的我们就是一无所知,必须要相信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们尚处在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开始的开始。


 


二、凯文·凯利在《失控》中的全新观点


那么在这本非常厚的《失控》中,凯文·凯利到底讲述了哪些全新的观点?我们来总结几个这本书中的关键词。


1.认知及人类认知唤醒四阶段


第一个叫“认知”。凯文·凯利说,人类文明走出启蒙的懵懂时代,是靠什么?是靠认知唤醒我们一次一次的更新和迭代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他说,人类文明史经历了四次认知唤醒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作“哥白尼”。


因为哥白尼告诉大家地球不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而在哥白尼之前,人类认为宇宙的中心就是地球。但是哥白尼说,不是的。他为了这个观点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第二个认知唤醒是“达尔文”。


达尔文发现,人是其他生物进化来的。这个观点就跟哥白尼去除了地球中心说一样,达尔文去除了人类中心说。


第三次认知唤醒是弗洛伊德的心理学。


弗洛伊德发明了一个词叫作“潜意识”。在弗洛伊德之前,人有一个自信说,我能够非常清晰地知道我的认知思维。但是,弗洛伊德告诉我们说,人是一个被潜意识控制的生物,我们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意识。


那么凯文·凯利说,继哥白尼、达尔文和弗洛伊德以后,今天我们进入到了第四次认知唤醒的阶段。


那么,今天唤醒我们的认知的那个人是谁呢?凯文·凯利说,那个不是人,那是机器。计算机、机器智能对我们人类进行了一次新的唤醒。


 


2.进化及信息化革命的进化


第二个关键词是“进化”,凯文·凯利把达尔文的进化论推导到了信息化革命的时代。


《失控》这本书有一个副标题,叫作“机器、社会系统和经济世界的新生物学”。他把机器革命、信息化革命和自然世界的生物学并论,机器智能和生物智能在他的叙述中处在同一个文明形态和表述意义上。


如果自然世界发生了达尔文所谓的生物论进化的话,那么他认为说,未来的信息化革命也即将发生一次新的生物学意义上的进化运动。


那么,进化的本质是什么?


 


3.失控及失控的九种规律和四个生存特征


这就是凯文·凯利的第三个关键词,也就是他的书名,叫作“失控”。


我们人类对控制有一个天然的爱好。比如,我们做一件事情叫十拿九稳,比如说,任何事物都处在我的掌控之中,这是我们干一件事情能够成功的一个前提。


但是凯文·凯利告诉我们说,这个是错的,这个世界本身是处在一种失控的状态,地球和互联网的本质是失控的,不断演化的生物体,世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过程。


凯文·凯利曾经到过亚洲地区,他在书中描述说,我站在印度的马路上,发现马路上非常复杂,比如说有汽车、有自行车、有马车、有乱穿马路的行人……然后有猪、有狗、有猫……这些动物和机器都在印度的马路上,但它们和平相处,它们并没有互相相撞。


而整个印度社会、印度的马路就是一个非常失控的状况,但是它在非常良性、和谐地运转。所以,失控是一种美学状态,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基本状态。


印度的马路告诉我们,这就是世界的基本状态。所以世界的基本状态不是秩序,而是一个反秩序的、失控的状态。


所以凯文·凯利说,生命是连接成网的东西,拥有自下而上、分层级的去中心化分布式系统,生命和机械体本质是相同的,都具备活系统。拥有活系统才能有自组织、自净化的能力。


无论是印度的马路,还是即将到来的那个互联网世界,失控本身有什么样的规律?


凯文·凯利总结了九个规律,在书中叫作“造物九律”,是哪九个规律呢?


第一个,世界上所有的信息、工作、协作都是分布式状态。


第二,如果有秩序的话,这个秩序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秩序,而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秩序。也就是每一个个体的自主行动,以及他们之间的协作,构成了一个组织的有序状态。


第三是培养递增收益。


第四叫作模块化生长。


第五叫作边缘最大化。


第六叫作宽容错误。


第七叫作不求目标优化,但求目标众多。


第八是谋求持久的不均衡。


最后叫作变自生变,每一个变化本身能够产生一个新的变化。


那么,在这九种规律之下,凯文·凯利说还存在着四个基本的生存特征:


第一个叫作“共生”。


凯文·凯利说,便捷的信息交换以允许不同的进化路径汇聚在一起。


每一个云端,每一个机器端都会产生不同的数据,然后数据通过不同的方式和路径产生,但最终聚集在一个叫作互联网信息化的大容器中,这些信息它们将以失控的方式共同存在,就是所谓的共生。


第二叫作“定向变异”。


未来的互联网世界将出现非随机变异以及与环境的直接交流和互换机制。


也就是所有的信息的产生路径不同,但是当一个容器(我们把它叫作商业模式或者叫作云),在这些云和商业模式中,信息与信息之间的沟通就会产生一个边界,这个边界就会产生溢出,产生定向的变异。


第三叫作“跳变”。


凯文·凯利说,在互联网世界中,层级结构和模块化以及同时改变许多特性的适应过程。就是说任何一个变化,在它下一个信息的迭代过程中会产生变异,所以信息在不同的层级中出现了不同的存在方式。


第四叫作“自组织”。


也就是每一个互联网环境下,信息革命环境下的个人、企业、组织和国家必须要具有自我净化和纠错的能力。


 


三、总结


凯文·凯利的这些描述,改变了工业革命以来,我们对组织和生产方式的基本的理解。在工业革命时期,所有的东西都是中心化的。


每一个企业中有很多金字塔式的层级。渠道是一个金字塔式的渠道,技术变革是一个金字塔式的技术变革,金字塔有一个中心,中心轴决定了这个组织和生态的运营效率。


但是,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告诉我们说,未来的世界不是这样的,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像印度马路这样的一个世界,像蜂窝这样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自组织,信息以海量的方式开始出现,金字塔将被推平,世界将是平的,每一个组织和企业的能力在于你在完全失控的环境中,你有没有可能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和组织能力,即便你形成了这个能力,这个世界仍然是失控的。


我们可以想象在过去几年里,无论是中国或者美国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发生,基本上符合了凯文·凯利当年在《失控》中的描述。


这一节先讲到这里,下一节继续《失控》。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