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第二讲:为了保护城市,她两次入狱
 2.88万

试听180《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第二讲:为了保护城市,她两次入狱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4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一、·布斯的主要观点

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这本书中,雅各布斯具体地反对了三种城市的观点。

 

1.·布斯反对的观点一:城区越老就越破败和越不安全

比如有人说,城区越老就越破败和越不安全。

有人还提出过一个“破窗理论”:一条马路上停了很多车,有一个小痞子把一辆车子的玻璃砸碎了,如果没有人去治理的话,一个月内这条街上所有的汽车的窗子都会被砸碎。所以,所有的车都应该停到地下车库去,都应该停到一个集中管理的停车场中。

所以城市功能要逐渐地现代化,这个时候这个城市的面貌才是健康的,才是向上的,才是阳光的,才是现代化的。

但是雅各布斯说,不是,城区很老有个最大的好处是,街区上的人大家都是认识的,或者是半熟悉的。它会有一种温暖,形成了一种非常丰富和细腻的肌理,而这种肌理本身会让城市、街道、房屋和人产生巨大的亲近感,而这种亲近感又会产生一种安全感。

所以一个地方、一个城市的破败,它的犯罪率的提高,跟它的城区老或新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它很老,它也可以非常干净,它可以有很多让年轻人,让年轻的产业喜欢的空间。

所以老,并不意味着旧,旧并不意味着破败,并不意味着不安全。

 

2.·布斯反对的观点二:城市交通拥堵是因为汽车增加

第二个观点是说,一个城市中交通为什么会很拥堵?是因为汽车多了。

我想所有的经济学家、城建专家都会说,我们这个城市,10年前,10万辆车,现在满街都是车,有50万辆车,所以从10万辆车到50万辆车,汽车多了以后交通就拥堵了。

雅各布斯说,未必成正比关系。交通为什么拥堵呢?雅各布斯说,是因为功能区隔。

我居住在一个高档的居住区中,我上班要到城市的金融区去上班,所以我早上开车要开一个小时。所以一大早,当这个城市中住在各个高档住宅区的人在早上7点钟同时出门,奔赴一个金融街的时候,交通会不堵吗?因为每个人都生活在不同的功能区隔中。

当我下班了,下班以后我要离开这个CBD,所以CBD出外的所有的高架桥道路都会非常拥挤。

然后到了十一点、十二点以后,这个白天非常热闹、喧嚣、光鲜的CBD会变成一个死城,因为每个人都不居住在这里,他居住在另外一个功能区里面。

所以她认为说,交通拥堵并不是因为汽车多的原因,是因为被功能分割以后,每个人只有借助汽车这样的交通工具,才能够从A点到B点去满足某一个服务,去完成某一个工作。

所以交通拥堵是因为功能区隔所带来的。

 

3.·布斯反对的观点三:花园城市模式

第三个她反对的观点说,她说,花园城市并不是最好的城市模式。

雅各布斯说,城市不是被拿来设计的艺术品,城市美化运动的全部观念和计划,都与城市的运转机制无关。缺乏研究,缺乏尊重,城市成为了牺牲品。

所以雅各布斯反对建设那些寂寥而空旷的花园城市,她主张要保持城市的小尺寸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用来增加街道生活中人们互相见面的机会,从而增强街道的安全感。

围绕这一点,她还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叫 street eyes,就是街道眼。

她说,街道曲曲弯弯的不间断,所有的店铺比邻而立,所有的居民相识或者半相识,这样的街区,它是最安全的。就是每一个人,他跟周边的所有的物件、街道和空间都形成一种有肌理的关系。

所以往往这样的街区犯罪率是非常低的,因为大家都处在熟人和半熟人的一个状态下,空间的狭窄造成了人的安全感,而不是那些非常辽阔的、大的城市花园。

 

二、·布斯的观点对城市化建设的影响

我记得我有一年去台北,台北有很多高楼大厦,但到了晚上的时候,台北的朋友说,吴老师,我带你去吃台北小吃。

然后在一个摩天大楼的背后,在背街小巷上面,我突然发觉有很多,已经是四五十年以上的房子。因为台北下雨下得很多,所以有骑楼,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小吃店。

然后在那些台北街头的小吃店,我突然发觉了真正的台北。那个有温度的,那个混乱的,充满了人的气息的台北。

从这小小街店走出来,仅仅过了一个街区,我就看到那些摩天大楼,那些宽广的街道。这样的景象,我们在台北看到,我们在东京看到,我们在巴黎看到,我们在纽约看到……

而我所看到的这些景象都跟1960年代末,以雅各布斯这位家庭妇女为代表的一些对机器美学城市共建运动反对者的主张有很大的关系。

正是因为这些人不断地呼吁,他们的提倡,他们的批评,使得在1970年代以后,全球的城市建设运动出现了一种思维上的改变。

我们原来认为说,街道越宽越直越好,房子越高越好,功能区割越明显越好,这叫作现代化大城市。

但是就因为有雅各布斯这一些人,这些公共知识分子的努力,让人们开始反思说,我到底愿意居住在怎样的城市?这个城市跟我有怎么样的关系?我能不能够享受城市所能够提供给我的那些非常微小和温暖的服务?而这些微小和温暖的服务它应该怎么样呈现为一种空间?

所以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全世界大型城市的建设形成了一种观念,就是我们在让城市翻新和现代化的同时,我们一定要保护这个城市几十年、上百年所积累给我们的这些财富。

在二战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认为祖宗给我们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旧的,都是需要被抛弃的。

但是在一九七八十年代以后,人们开始反思说,祖宗给我的东西可能是好的,它是我记忆的一部分,它是我历史的一部分,所以我在建新的时候,我要保护那些旧的肌理。

我们今天在东京、在京都看到一些小巷,看到一些很老旧的房子,它们之所以被保存,就是因为在1970年代以后,城市化运动进入到一定阶段以后,人们开始反思。

所以雅各布斯的这一本《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在城市化运动中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它并不像那些建筑师、规划师的著作那么具有理性、那么的具有公式感,相反,它充满了愤怒,充满了抨击,充满了一个家庭妇女式的写作,充满了温情。

但是正是这样的观察,从生活开始的对城市建设运动的观察,再造了过去半个世纪全球城市化运动的一种新的审美的风潮。

 

三、·布斯的城市化建设抗争

雅各布斯不仅写书,同时,她在1960年代参与了很多美国的街头抗争运动。

就在1961年,她所居住的纽约格林威治村也开始进行城市化建设,纽约市政府想要把格林威治村旧的那些街区,全部推翻,建起摩天大楼。

雅各布斯和居住在格林威治村的很多文人和艺术家因此走上街头来抗议政府的城市重建计划,她因此还被捕入狱。

在1968年的时候,纽约的曼哈顿下城区想要修一条高速公路。这个区中的很多人认为说,高速公路修完以后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会有很多人口进入,很多我们并不愿意跟他们居住在一起的人进入,我们这个地方会变得非常喧嚣,会非常繁华,我们拒绝这样的繁华。

所以在下城区当时也出现了很多居民上街暴乱、反抗这样的运动,雅各布斯又成为了这一次反抗运动中的一员,她又因此被捕入狱。最终雅各布斯因为暴乱和故意伤害罪名遭到了拘捕,在听证会上,她大闹现场,试图冲上去撕毁速记员的记录磁带。

有意思的是,就是因为雅各布斯和居住在下城区的这些知识分子的抗争,结果曼哈顿的这条高速公路硬生生地没有建成。

在1968年时,她上街抗议越战,她说,我的孩子宁可去吸毒,得艾滋病,他也不能到战场上去当炮灰。她因此第三次入狱。

所以雅各布斯一生有三次入狱,两次跟城市化建设的抗争有关。

 

四、总结

雅各布斯所写的关于城市化建设的书,在后来的很多年里,成为了所有学建筑和城市规划人必读的一本课程。

不过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仍然有很多学者对雅各布斯的观点进行了批驳。

比如说在几年前有一个纽约大学的经济学家叫爱德华·格莱泽就出过一本书,叫作《城市的胜利》,这本书专门针对雅各布斯的观点进行一一的批驳。

格莱泽在自己的书中说,高密度的城市生活不仅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而且还能刺激创新。

我想,每一个人对城市的理解,对生活的理解,都能够提出自己的主张。这个世界如果是被一种主张、一种理论所左右的话,它是一个很单调的社会,一个很单调的时代。

所以雅各布斯在城市化运动中提出了她非常具有人文主义精神的观察,而这个观察成为了当今城市化进程中的一部分。

关于《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解读就讲到这里了。

我是吴晓波,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小巴提醒:同学们,吴老师的《每天听见吴晓波·第四季》即将上线啦。添加小助手微信:xmlycaijing(喜马拉雅首字母+财经全拼) ,回复“第四季” 进入内购福利群,即可了解第四季的最新消息。您还可以免费领价值千元“好课5天免费听”福利,更有机会获得吴晓波频道限量版吴酒、价值1980元年终秀门票等超值好礼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