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第二讲:“看不见的手”和“守夜人”
 3.35万

试听134《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第二讲:“看不见的手”和“守夜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2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

 

一、《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的主要内容


1998年的时候,有人出版了一本书,就是今天我们向大家推荐的这本书,《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

这本书很奇特,是我们推荐的50本书中最奇特的一本,因为它分两部分,上半部分是斯蒂格利茨的那篇论文——《政府的经济角色》,他因为这篇论文在2001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后面的半部是七位经济学家,其中包括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对斯蒂格利茨的观点的赞同或者反驳的集锦。

所以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欧美经济学家在过去几年里对政府和市场干预之间所达成的妥协和他们所发生的争论。

 

二、斯蒂格利茨理论在中国的实践

斯蒂格利茨是一个介乎市场和政府之间的经济学家,他有深厚的学理背景,又有在政府机关工作的经验。

所以他的理论在中国的经济运营过程中比其他的一些知名度也同样很高的经济学家(比如说弗里德曼、科斯、克鲁格曼等)似乎更受欢迎。因为他站在了市场的立场上,并不排斥政府行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那么各位你们想,在过去40多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什么叫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就是我们告别了计划经济,不再相信“守夜人”可以扮演经济发展中的所有的角色,我们开始承认“看不见的手”。


但是我们也没有认为“看不见的手”可以替代“守夜人”,我们并不认为经济的发展完全都是靠私有资本,靠竞争的市场格局所能够达成的。


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国政府从中央政府到省、市、县、区各级政府,它们作为“守夜人”,在产业经济发展中就扮演了一些很重要的角色。


比如中国有一个经济模型叫作开发区。1990年,在天津出现了第一个开发区。


我记得20多年前,我还在新华社做一个经济记者,当时国务院总理到浙江来调研,然后他到了一个开发区。


那个开发区的主任就跟总理汇报说,总理,在五六年前我们做这个开发区的时候,它是个荒滩地,然后政府把它圈下来,有几年时间里面没有企业愿意进来,所以我们承担的压力非常大,但是总理你看,你今天来的时候,这里面都已经是企业了,然后道路变得很拥挤了,水和电当时的配置能力都已经不够了。


总理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很感慨,他打了个比方,他说:我们中国经济就好像一个骨骼正在发育的孩子,政府为他做件衣服,当你把这件衣服套在他身上的时候,你觉得这衣服很大很松垮,做大了。但是你一眨眼睛,过了两三年以后,这孩子长大了、发育了,你会发觉,当年的衣服做小了。


我记得第二年的时候,我又受命去对全国的开发区做一个调研,我就发现一个景象,全国的开发区中有一些出现总理所说的这样的情况,做的时候,这件衣服松松垮垮的,开发区面积很大,过了几年孩子长大了,开发区里面人满为患,企业很拥挤,觉得当年我们水电路弄小了,当年开发得更大一点就更好了。这是一种成长的烦恼。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中国有数以千计的开发区,中国有330多个地级市,其中有220多个国家级的开发区,也就是说2/3的地级市都有一个国家级开发区,几乎每一个县都有一个省级或者市级开发区。


这几千个开发区就是一个“看不见的手”和“守夜人”之间互相博弈、妥协、联合的一个结果,那么它有没有达成一个非常完美的均衡?没有。


它推动了不同地区的产业经济的发展,但是在另外一些地方也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在这个中间有没有一种公式可以告诉我们说,怎么样的政府的投入和市场需求之间能够形成一种完美的均衡呢?


我想,在中国40多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我们没有找到这个公式,包括在斯蒂格利茨的《政府为什么干预经济》这本书中,我们也没有找到这个公式。

 

三、总结:既亲密又危险的“看不见的手守夜人


斯蒂格利茨在他的理论中提示了市场失灵的存在,同时它也提示了政府失灵的存在。


那么在双重失灵的前提下,他所要做的工作是什么呢?


就是对政策工具在调控中的自我约束进行讨论,然后建议把创新激励和竞争机制引进到政府行为中来,提高公共供给的效率。


他说,政府在修正市场失灵方面能够扮演重要的角色,但这个角色必须要能够自我约束。


政府必须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但是同时十分有限。


斯蒂格利茨的工作就是,他试图揭示这个混沌的存在,同时在他的理论中确立一些基本原则,来规范政府参与经济的行为。


他说,不受约束的市场远非经济繁荣的引擎,获得持续增长和长期效率的最佳办法,是找到政府和市场之间的恰当平衡,公司和经济都必须受到一定程度的管制。这不仅是好的道德教化,还是好的经济学。


经济学理论,从亚当·斯密到马克思、凯恩斯、弗里德曼,再到克鲁格曼和斯蒂格利茨这一辈,在200多年发展中出现了很多极端的理论,但最终我们会发觉,人类的经济行为是一个妥协的行为,公平和效益之间的矛盾从来没有被完美地解决过。


任何一个企业和国家的经济成功,它始于发展,最终会结于道德,而在发展和道德之间,“看不见的手”和“守夜人”之间的关系既亲密又危险,同时更是一言难尽。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