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第二讲:这是20世纪经济学产业教科书
 4.04万

试听90《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第二讲:这是20世纪经济学产业教科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4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萧条经济学的回归》。


一、《流行的国际主义》——对迈克尔·波特理论的“拳打脚踢”


到了1997年的时候,克鲁格曼把他这个理论形成了一本书,叫《流行的国际主义》。


在这本书中他拳打脚踢,拳打他一个美国的同行,叫迈克尔·波特。


我们曾经讲过波特的《竞争三部曲》,在1996年的时候,迈克尔·波特刚刚出版了他的《竞争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他试图把企业竞争理论引入国家竞争领域中。


他说,在市场中所形成的企业的竞争理论可以运用在国家竞争中,就是国家可以用企业这种纪律的、大规模生产制造的方式来形成自己的国家能力。


国家能力最终在市场上体现为一种经济发展的能力,这种模式如果在全球来寻找的话,你会发觉好像东亚模式跟迈克尔·波特这个理论非常吻合。


所以波特这本书出版以后,迅速地在亚洲地区的领导人中受到了很大的追捧。他被新加坡政府、印尼政府和印度政府都聘为国家的经济顾问。


但是保罗·克鲁格曼说,迈克尔·波特这个理论是一个忽悠,他认为波特是在迎合东亚模式。


他说,定义国家的竞争力比定义公司的竞争力要困难得多。有人以为一个国家的经济财富主要取决于它能否在世界市场上取得胜利,这种看法不过是个假说,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偏执于竞争力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危险的,会干扰国内政策的制定。


迈克尔·波特的理论和东亚四小龙的模式经验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你怎么能够形成自己的能力?


你需要主导这个国家的产业政策和货币政策,同时你要通过国家的能力扶持一些具有竞争力的大型企业,然后让这些企业在全世界的市场化竞争中能够获得它的地位和它的盈利能力,所以大公司的能力最终会传导为一个国家的能力。


这就是东亚四小龙发展的一个基本逻辑,无非迈克尔·波特从竞争理论的角度对它进行了一个诠释和完美的传播。


在克鲁格曼看来这是违反市场发展的规律的。


作为一个研究国际贸易的经济学家,如果你问克鲁格曼说,如果一个国家经济要发展,不是靠政府来主导,不是靠政府来扶持一些大型企业形成一个市场竞争的国际化的能力,那靠什么呢?


克鲁格曼说靠一个东西,叫技术。他认为只有技术进步才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


他曾经做过一个研究说,在过去的100年里,美国经济的发展,生产要素的发展80%是由技术进步所推动的,而只有20%是由资本所推动的。


接着克鲁格曼的理论往下推导,如果技术是推动一个国家产业经济和竞争力形成的发动机的话,那么谁是主角呢?


主角就一定是那些中小企业,或者是那些形成了技术创新能力的大型企业。


国家在这样一个技术创新发展的过程中,所能够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呢?就是通过政策,通过资本市场来推动和扶持这些具有技术创新能力的企业,而不是国家直接下场去进行投资,或者帮助企业的发展。


他的这本《流行的国际主义》对迈克尔·波特和东亚经济模式再一次进行了批判。


有意思的是,在他这本书出版的两个月后,1997年的第四季度,东亚金融危机爆发,所以大家感觉到好像这本书在书架上还非常热,刚刚上了新书榜,结果他的预言就不幸地自我实现,变成了现实,这本书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面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


所以《流行的国际主义》的出版,对东亚四小龙的批判和东亚金融危机在1997年的爆发,让保罗克鲁格曼成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经济学家。



二、《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简明版的20世纪经济学产业教科书


1997年的时候,保罗·克鲁格曼出版了我们今天推荐的这本书《萧条经济学的回归》。可以说这本书是他从1994年开始质疑东亚奇迹以来的思想的一个总结。


这本书研究了1929年美国大萧条以来西方经济发展的轨迹,怎么样从萧条进入繁荣,然后由繁荣又进入下一次的萧条。


克鲁格曼把199771日视为世界新秩序的转折点,他认为1929年大萧条之后,全球经济通过凯恩斯主义获得了一个巨大的复兴,工业制造推动了欧美、日本经济的发展,但是到了90年代末期以后,制造业对全球贸易和劳动力的流动所产生的正向的推动力慢慢地开始衰竭了。


21世纪即将到来,而在20世纪所形成的靠制造业所带来的国家经济繁荣和全球贸易到了一个终点期,所以有可能一种新的萧条的经济学即将回归。


他说,现实世界正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所有问题都一针见血地涉及需求不足,因此如何增加需求,以便充分利用经济的生产能力,已经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萧条经济学又回来了。


这一段话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二战以后欧美制造业经济发展的终结的一个警告。


那么你会发觉,1997年以后确实制造业革命结束了,那么到了新世纪以后,谁再提供新的需求,谁是技术的领头羊?就不再是制造业,而我们看到的是过去20年里面信息化革命对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推动。


同时,在欧美、日本所形成的强大的制造业,开始向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向中国市场发生转移,而需求也发生了一个新的变化。


所以《萧条经济学的回归》是一本简明版的20世纪经济学产业的教科书,是一本文字非常优美的对繁荣和萧条研究的作品。


三、克鲁格曼的多次黑色预言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克鲁格曼一直乐此不疲地扮演着他这个黑色预言家的角色。


除了对东亚金融危机爆发的预言之外,他在1997年还预见了俄罗斯金融危机的爆发,在2000年预测了新一轮国际油价上涨的周期已经到来,第二年国际油价就开始急速地上涨。


2007年的时候,他在《外交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告说,在今天,类似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经济危机有可能再度来袭!很快,在美国就发生了次贷危机,进而转化为全球的金融危机。


2008年,保罗·克鲁格曼因为他在25岁所发表的那篇关于国际贸易的论文,以及他非常大的知名度,获得了那一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像保罗·克鲁格曼这样的经济学家,他生来不是让你喜欢的,而是让你警醒的。


关于《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的解读就讲到这里了,我是吴晓波,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