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第一讲:怼天怼地怼世界的“黑色预言家”
 3.90万

试听90《萧条经济学的回归》第一讲:怼天怼地怼世界的“黑色预言家”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2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讲保罗·克鲁格曼和他的《萧条经济学的回归》。


一、保罗·克鲁格曼:全世界最让人讨厌但影响力广泛的经济学家


如果你要做一个评选,将全世界最让人讨厌的经济学家排一个名单,我估计这个名单挺长的。


但是如果你要说,你能不能评选最让人讨厌的全球范围内的那个经济学家?我想这个名单中排在很靠前的可能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他有多讨厌?


他是在麻省理工(MIT)读的大学,读到研究生的时候,他怼天怼地怼同学,所以有一次他申请研究生的奖学金,结果全班有好几个同学联名写信,说谁都可以得这个奖学金,只有保罗·克鲁格曼不能得奖。为什么?12345……


总而言之,他最终没有得到这个奖学金。


大学毕业以后在大学里克鲁格曼当了老师,他在报纸上写专栏,继续得罪了很多很多人。


有人曾经问小布什说,你最讨厌的经济学家是谁?小布什说,就是那个克鲁格曼。


他在企业界似乎也不是很受欢迎。


有一次他受邀请去参加苹果公司库克的一个演讲,听完以后回来写了一个专栏,说昨天我去听了库克的一个演讲,他讲得非常好,但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讲什么。一篇专栏,把苹果也给得罪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每两个星期会在自己的专栏中写文章,他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野最大的批判者,所以在特朗普的心目中,他大概也是最让人讨厌的经济学家。


但是有的时候你又会非常尊重这样的黑乌鸦,因为他时常保持着一个知识分子的独立性。


他站在了政府既得利益、大企业的对面,体现了自己的独立性。


克鲁格曼研究的方向是国际贸易。他在25岁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国际贸易的论文,这篇论文让他在几十年后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他也曾经得过克拉克奖,这是美国经济学界给40岁以下的经济学者的奖项,他也被认为是自凯恩斯以后英语世界中文笔最好的经济学家。


如果在今天的美国,你去问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企业家,你认识哪个经济学家?大多数人都会说的第一个名字是保罗·克鲁格曼。


因为他常年写专栏,他是美国拥有读者最多的一个经济学家。


克鲁格曼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让人很讨厌,但同时他的影响力又非常大。


 


二、对东亚四小龙模式的黑色预言


克鲁格曼在学界中成名是因为他曾经预言了几次重大经济危机的发生,所以他是一个黑色的预言家。


1994年的时候,他写过一篇文章叫《亚洲经济的神话》。


第一次是20世纪40年代后期到60年代中期左右的日本经济崛起的神话,所谓日本神话。


第二次是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东亚四小龙经济崛起的神话,叫东亚四小龙神话。


克鲁格曼说,这些国家和地区它的经济是怎么发展的?它靠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主导体,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和资本的投资,同时在国家内部刻意地培养一些财阀性的、综合性的企业,形成了政治和资本的强关联。


所以一方面是国家投资,另外一方面是国家之手所扶持的大型的民营企业的投资,带动了东亚经济的发展。


克鲁格曼说,这种模式在我们西方人看来阻碍了自由资本的流动和民间的创新能力,所以他批评说:新加坡、韩国这些国家高度依赖政府主导的资本和劳动力要素投资,东亚四小龙的发展不具备可持续性,东亚模式是建立在浮沙之上的一个奇迹,迟早是要幻灭的。


他说,亚洲的成功证明了更少的公民自由与更多计划的经济体制的优越性,而这种体制在我们西方是不愿意接受的。


这是在1994年,也就是东亚四小龙经济处在高速成长时点上的一个黑色的预言。


这一节先讲到这里,下一节继续《萧条经济学的回归》。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