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业长青》第一讲:百年企业凭什么活下来?
 5.36万

试听90《基业长青》第一讲:百年企业凭什么活下来?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讲吉姆·柯林斯和他的《基业长青》。


一、“1700年”企业经验的总结


2002年的时候,《福布斯》曾经评选了影响20世纪最重要的20本商业图书。


排名第一的是汤姆·彼得斯的《追求卓越》,排名第二的就是吉姆·柯林斯的这本《基业长青》,他们研究的都是美国那些伟大的企业是如何走向成功的。


《追求卓越》这本书出版在1982年,柯林斯的这本《基业长青》出版在12年以后,1994年,柯林斯是斯坦福大学的一个教授,他所用的办法跟彼得斯一样,就是样本式研究。他从美国《财富》杂志的500强中选出了18家历史悠久的,他认为是基业长青型的公司。


18家公司基本上在美国都是100年以上的企业,把它们的创业历史加在一起多少年?1700年。所以平均基本上是百年企业。


然后柯林斯和他的搭档叫做波拉斯,两个人带领了21个研究员,组建了一个研究小组,花了六年时间来完成了这个项目。


我们在讲彼得斯的《追求卓越》的时候,他研究的是美国数千家上市公司中业绩最好的43家企业,其中提取了八个它们的成功的准则。


而柯林斯他换了一个角度,他不是从业绩最好来研究,他是研究最长久。


那么,一个人要具有怎么样的领导能力,才能够让企业穿越所有的周期,产业周期、国家周期、技术周期,走向几十年甚至100年的企业的发展历程。


所以要研究领导力。


二、研究领导力最重要的一本图书


《基业长青》是管理学界研究企业领导力最著名的一本图书。


柯林斯在他的书的一开始就讲了一段话,他说,伟大的公司的创办人通常都是制造时钟的人,而不是报时的人。他们主要致力于制造一个时钟,而不只是找对时机,用一种高瞻远瞩的产品打入市场。他们并非致力于高瞻远瞩领袖的人格特征,而是致力于构建高瞻远瞩公司的组织特质。他们最大的创造物是公司本身及其代表的一切。


这段话的背后讲了一个非常朴素的道理,就是企业家和企业的关系。


任何一个企业,它的发展的背后的一些独特的特性,都跟企业家的特性有非常的关系。


比如苹果,在乔布斯活着的时候,苹果的所有的特质就是乔布斯的特质,因为造钟人叫做乔布斯。


乔布斯去世以后,他的继任者叫做库克。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苹果,它的所有的特质是库克的特质,他造钟的能力,决定了苹果是今天这样的状况。


像中国的公司也一样。


阿里巴巴它今天所形成对市场的这种敏锐性,它的资本运作的方式就典型的是马云模式。


那么如果某一天马云退休了,马云退出了阿里巴巴的决策层,有另外一个人叫做张云,当他成为阿里巴巴的决策人的时候,那么慢慢地,新的继任者他的造钟能力就会逐渐地改造阿里巴巴,把阿里巴巴改造成另外一家企业。


所以每一个企业它的发展,它的特质背后就是企业家的个性,所以企业家的人格个性决定了企业的未来。而他对产品的理解,他对市场的理解决定了这个企业它所具备的一个根本的特征。


所以企业家被认为是能够用资本来量化的一种职业和一种特殊的人,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是一个造钟师。


那么你会问个问题说,企业家造出来的钟,它怎么能够穿越所有的周期,变成一家基业长青型的公司?


柯林斯说,这个钟应该有一些不变的东西和一些变的东西,它是一个变和不变的中庸之物。


那么这个钟是怎么样的呢?柯林斯讲了八个字,叫做保存核心、刺激进步。


柯林斯画了一张图,这张图是中国的太极图,我们很罕见地在一本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写的书里面看到了一张中国的太极图。


这个图里面黑色的鱼的部分是不变的东西,是什么?柯林斯维说,是一个企业需要永远恪守的东西,它叫做核心价值观和核心目标。企业你发展得怎么样,你核心价值观和核心目标是不变的。


他举了个例子,日本有一家非常好的企业叫做索尼。


索尼在1950年代设立了它的核心价值观,就是我们要做一个代表日本精神的电子产品,这个产品它是优质的。


1950年代的时候,日本的产业经济刚刚起步,所以跟欧美产品相比的话,日本的产品非常像十几年前的中国产品,它是一个价廉物美的产品,在质量上,它在呈现上是劣质的。


所以索尼在1950年代就立下了它的核心价值观,说我们要成为一家代表日本精神的电子产品公司,我们这个产品公司必须是优质的,而不是劣质的。


它从一个Walkman开始做起,做到了电视机,做到了汽车,做到了所有的产品。这些产品它的核心的东西就是我要能够代表日本电子产品的优质的精神,这个是不变的东西。


那么变的东西是什么呢?


柯林斯说是文化和经营方式,具体的目标和策略。


随着时间的变化,你公司的产品会不停地迭代,一个50年代的人所喜欢的汽车和一个2019年的人喜欢的汽车是不一样的。一个50年代的人所喜欢的音乐播放器和1920年代的人是不一样的,所以你必需要不断地变化。


这些工作目标也不一样,可能在1950年代,你这家企业它刚刚创业,所以每年要保持100%的复合增长,但是到了2019年代,你是一个千亿美金的上市公司,那么你的成长性,你对人才的要求,你的整个资本结构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所以这些部分会变。


 


柯林斯认为说,一个钟它应该有不变的东西,这个不变的东西能够让你坚持企业的特质,企业的愿景,企业的价值观,企业的长期目标。同时要有些变的东西,这些变的东西就是经营的业绩的目标。


那么同时,公司内部要有两种机制,一种机制能够保持你的不变,另外一种机制能够保持你的变。在变和不变过程中,它就是一个哲学的过程,跟人的成长一样,它很难用科学来计量。


比如说一个企业的核心价值观的坚守,它是一个价值认同的过程,它是没办法用制度或者用一些外在的条件来进行坚持的一个东西,它是来自于内心的东西。


所以柯林斯也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他说他所选择的这18家美国的基业长青型的公司,在总共长达1700年的历史中,只有四位CEO来自外部。


说明什么?说明核心不变的东西是靠时间熬出来的。


你在一个公司中的长期的就业、坚持、被淘汰、淘汰过程中,最后形成了一种核心的能力。这个核心的能力,当你成为公司的一个高管的时候,那么你就会坚守这个东西。所以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来自于外部的人,他可能在变的这一部分具有很强的能力,他能够更适应不断的变化,但是你的核心价值观的部分,不变的那个部分,他认为是需要通过时间来熬的。


所以柯林斯在这本书中有过一个建议,他说,一家基业长青的公司应该立足于培养自家长成的经理人。


这一节先讲到这里,下一节继续《基业长青》。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