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第一讲:他是管理学的旁观者
 6.63万

试听90《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第一讲:他是管理学的旁观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2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和大家讲一个我最喜欢的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和他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一、管理学比经济学晚130


德鲁克出过很多本书,他活了九十多岁,出了六十多本书,这本《创新与企业家精神》是写于他74岁的时候,也就是他的集大成之作。


我们知道,经济学最早成为一个体系,从历史学和道德学被剥离出来是在18世纪末,亚当·斯密出版了《国富论》。


后来的一百多年里,经济学不断地完善,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学科,但是管理学这门学科的出现比经济学要晚整整130年。


一直到1908年的时候,亨利·福特在底特律做福特的T型车,发明了两个东西。


第一是发明了生产线的流水化制造工艺,第二是提出了一个工人的八小时工作制。


在这个时候,管理才慢慢成为被人研究的一个项目。


1911年的时候,泰勒提出了科学管理的方法,这个时候管理学才慢慢诞生了。


那么到什么时间点有一个大师出现,让管理学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呢?是在二战以后。


1945年的时候,彼得·德鲁克当年三十多岁,是一个咨询公司的咨询员,有一天他受到了通用汽车的邀请——通用当年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邀请德鲁克说,你到我们公司来做研究,帮我们做一个公司案例类的图书。


德鲁克就赶到了底特律,然后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写了一本书叫作《公司的概念》,这在德鲁克个人生涯中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在这本书中,他研究了通用汽车公司治理、组织结构、业务形态种种的现状,从管理学的角度对这家公司进行了解剖。那你想,对通用来讲是一本挺好的书。


这本书出版以后,从那以后,出现了管理学正式的学科,德鲁克也被称为是一个管理学家。


但是这本书中也对通用汽车的很多管理制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甚至一些尖锐的批判。所以很有意思的是,当这本出版的时候,通用变得非常尴尬。


一方面,它发现这是一个伟大的作品,非常畅销,形成了一个学科体系。


但是好像对通用来讲,它里面有很多的批评,所以在很长时间里面,通用没有办法禁止这本书的发行,但是它在自己的公司内部,让所有的员工不能读德鲁克的这本书。


一直到了三十多年后,当时的美国通用的CEO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管理学家,叫做斯隆。他退休以后写了本书叫作《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这本书也非常厚,用这本书在三十多年后反击了当年德鲁克对通用汽车的批评。


这在管理学界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公案,所以管理学跟经济学一样,并没有一个所谓的绝对的真理,同样的一个公司运营放到你面前,不同的管理学家可以进行不同的解读。


二、德鲁克第一次提出“公司”的概念


在《公司的概念》这本书中,德鲁克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他问一个问题说,什么是一家好的公司?


他提出了四点,他说,如果你是一个做企业的人,你是个企业家,他认为你只要做到这四点,你就是一个好的企业,你就是一个好的企业家。哪四点呢?


第一,你能够生产合格的商品;


第二,你能够善待员工;


第三,你能够合法纳税;


第四,你作为一个营利性组织,你跟你的周边的社区,你跟你的一个行业,你跟这个国家,甚至你跟土地和环境构成了一种和谐的社区关系,那么你就是一个好的企业。


所以,合格的产品、合法纳税、善待员工、和谐社区,只要你能做到四点,就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和合格的企业家。


我想,1945年德鲁克在《公司的概念》中提出的对什么是好企业的定义,到今天仍然适用于中国乃至全球的工商界。


1945年以后,德鲁克成了一个管理学家,在后来的二三十年里面他出版了很多的书,其中有三本书非常著名。第一本叫做《管理的实践》,在这本书中,他第一次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叫作“目标管理”。


在此之前,什么是管理、我们到底管理什么东西、怎么样的管理方式对结果是能够产生量化的评价体系,在此之前是没有的,整个学界和企业界都是非常模糊的。


就是,我们做任何一个管理性的动作,最终都是为了那个目标负责任的,然后为了达到那个目标,我实施了一个管理制度。然后这个管理制度可以被分阶段地、可量化地来执行、督导和监管,最终能够实现那个目标。


所以“目标管理”这个概念是德鲁克提出来的。


然后在目标管理的前提下,他又写了本书叫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再接着又写过本书叫作《管理:任务、责任和实践》。


他通过这三本书构建了他对管理学的基本性的理论设计,所以德鲁克在学界被认为是大师中的大师。


有人曾经说,自从德鲁克写出了这三本书以后,后来的半个世纪里,所有的管理学家都在思考,德鲁克给我们提出来的课题以及他所进行的思考,我们进行一个新的解答。


他跟萨缪尔森一样,他建构了管理学的学科体系和教材的理论结构。


三、“我是一个介入的旁观者”


德鲁克的一生居住在一个小镇上,到他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一个助手,所以他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然后自己去看企业,然后成立了一家德鲁克的管理学院去教书。他拒绝很多事情,比如说他从来不给人写序,比如说他也几乎很少参加公共的论坛,参加一些企业管理学家的一个组织,他就好像一个独行侠。


他说什么呢?


他说,我是一个介入的旁观者——他的传记的名字叫作《旁观者》,就是,我作为一个学者,我观察工商界、管理学界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然后我通过教学、调研、创作的方式来提供自己的智慧,来改变潮流的方向,所以我是一个介入的旁观者。


那么他在小镇上就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管理学家、企业家、经济学家去拜访他,向他提问。有一次杰克·韦尔奇当上了美国通用的CEO,大家知道,韦尔奇后来写过一本书(我们在后面也会介绍这个人和他写的那本书),就是他被认为是全球第一CEO


所以有人问过杰克·韦尔奇说,在你当CEO的过程中,哪一个人对你影响最大?


韦尔奇说,德鲁克,我要向德鲁克致敬!


那么这个交集是怎么发生的呢?


韦尔奇说,我当了CEO以后,有一年我就去拜访德鲁克。我就问德鲁克说,我怎么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美国通用的CEO呢?


德鲁克就问他一个问题,他说,韦尔奇,如果你是一个投资人,今天你不是通用的CEO,你是一个投资人,美国通用那么多产业中,哪一个产业你愿意花钱去购买?


韦尔奇说,这个问题让我醍醐灌顶,我离开德鲁克以后回到通用,我开董事会、开总裁班说,从今往后,我们美国通用所有的产业必须符合一条,就是我在这个行业中,要么是第一,要么是第二,要么是第三,如果是第四的话,这个产品,这个业务我就必须清除掉。因为没有投资者会买第四名,只有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有存在的价值。


所以他说,我在通用实行的战略决策,就是当年德鲁克跟我一起吃中饭的时候,问我那个问题所给我的一个启发。


这一节先讲到这里, 下一节继续《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