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第二讲:他帮肯尼迪成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
 6.82万

试听177《经济学》第二讲:他帮肯尼迪成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讲萨缪尔森和他的《经济学》。

 

萨缪尔森和肯尼迪


萨缪尔森在经济学理论中有那么大的构建,在现实生活中,在实际的国民经济治理中,他到底有没有作用呢?


在1961年的时候,美国当时新当选的总统叫肯尼迪。肯尼迪当选总统的时候,美国经济正陷入1929年大萧条之后的另一个经济萧条时期。肯尼迪在当美国总统的第一次的国情咨文中说什么呢?说,我们今天的美国经济是令人不安的,我是在经历了七个月的衰退、三年半的萧条、七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降低、九年的农业收入下降之后,当上了美国的总统。所以,我今天日子非常难过,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共渡难关。


肯尼迪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有个老师,就是萨缪尔森,所以他当总统的时候就去请教他的老师萨缪尔森,他说:“你看我今天当总统了,对吧?我手上拿着一把烂牌,我怎么能够让陷入萧条的美国经济重新复苏呢?”


萨缪尔森跟他讲说:“你要减税。”

肯尼迪就蒙掉了,说:“老师,我们经济在萧条,财政收入在下降,政府都要破产了,你还叫我减税?”


萨缪尔森说:“你看,我教了你四年的经济学,对不对?税收和国民经济的增长有一条曲线,它有一种对应关系。国家是不是税赋越高,收入税越多呢?不一定的。因为收的税越高,你会打击企业家创新的积极性,大量的钱都给政府了,所以企业就不愿意创新。当企业不愿意创新,不愿意投入的时候,政府的税其实会下降,所以税负如果高到一定地步的时候,税收反倒会下降。


但是如果减税,如果让企业家的每年交的税收开始下降,让老百姓每年交的税下降,那会产生什么情况呢?


第一,老百姓会愿意消费,因为我多了点钱出来,我愿意消费;第二,因为企业家交的税少了,所以愿意投入。


所以税收如果减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反向效应,就会激活民间的投资和消费的热情。”


我们前面讲过凯恩斯,凯恩斯从供给的角度,比如说货币的政策、货币的投放,比如说信贷政策、利率和汇率的调整,通过供给的方式来解决就业和失业的问题。


但你看,今天萨缪尔森呢?萨缪尔森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凯恩斯主义者,他自己不承认,他说:“我不是凯恩斯主义者,我是后凯恩斯主义者,我搞的这个东西叫做新经典综合学派。”他总的一个指导的思想跟凯恩斯是一样的,就是政府看得见的这只手,当国民经济陷入到一个低迷的时候,一定要去调控它。那所不同的是,凯恩斯是从供给的角度去调控,那么萨缪尔森希望从需求的角度来进行调控。


经济学就是两件事,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均衡的一个关系。


肯尼迪听完萨缪尔森这段话,觉得萨缪尔森老师好像挺有道理的,所以肯尼迪总统当选以后,1962年,推动了美国经济史上非常著名的肯尼迪减税运动。


今天如果你让一个美国人评选说,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有哪几个?第一个可能是华盛顿,第二个可能就是罗斯福或者是肯尼迪。


肯尼迪为什么地位会那么高呢?除了他长得比较帅以外,最大的问题是他通过减税的方式在1960年代激活了美国经济,虽然他后来遇刺身亡了,但是肯尼迪减税在美国经济上保持了8到10年的可持续成长。


萨缪尔森和肯尼迪的对话在经济史上给人们一个很大的启发,所以到了1970年代的时候,有另外一个经济学家叫做拉弗。有一次他在一个咖啡馆里,他讨论说,当年肯尼迪和萨缪尔森搞减税运动激活了美国经济,讲到这的时候,拉弗拿了一张餐巾纸,在餐巾纸上面画了一条曲线,说,当年萨缪尔森跟肯尼迪讲的时候,实际上讲的是这条曲线。就是,当政府减税的时候有可能刺激消费和投资,但是如果政府的税赋大规模增加,会降低企业家的投资热情,这条曲线叫做“拉弗曲线”。


实际上我们也可以把它换算成说,这实际上就是一个萨缪尔森曲线,它解释了税赋和需求刺激跟供给之间的关系,我们在经济学上叫“拉弗曲线”。它的原理就来自于萨缪尔森当年对肯尼迪做的那个政策性的建议。

 

和弗里德曼吵了一辈子


萨缪尔森是芝加哥大学毕业的,毕业以后就离开了美国中部,他到了东北部的麻省理工大学。


麻省是美国工科特别发达的一个学院,他去的时候经济系是非常小的一个系,但是他在这个系里面待了40多年,他终生在麻省理工大学当教授。当他老年的时候,麻省理工大学的经济系成为了美国最显赫的一个学科门派。


曾经有一次,芝加哥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就找萨缪尔森,说:“你看,你是咱们学院毕业的,我们现在学院里面有一个跟你同样厉害的人叫做米尔顿·弗里德曼,他的观点跟你不一样”——我们前面讲过一期弗里德曼的观点,他是一个完全市场自由主义的旗手性的人物。他认为在市场运营中应该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和企业家的创新作用,政府这只手最好能够退回来。所以这个院长就跟萨缪尔森说:“你看,我们已经有了弗里德曼了,然后你的观点是凯恩斯主义,或者说是后凯恩斯主义,你能不能回到我们芝加哥大学来?”


萨缪尔森听完以后说,挺有道理的,答应完以后24小时就反悔了,就给院长打电话说:“你前面讲的很有道理,我热血沸腾,但是我还是不来了吧,我还是待在我的麻省MIT继续当我的教授,叫弗里德曼在那待着。” 


在后来的二三十年里面,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吵架吵了一辈子,吵了30年,因为他们的理论观点南辕北辙,一直吵到什么时候呢?吵到2008年。


2008年的时候,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随后转化为全球金融危机。


萨缪尔森认为说什么呢?你看,今天美国经济出乱子了吧,全球经济出乱子了吧,乱子来自哪?来自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长期的宽松和放任政策,而这个政策背后的理论供给者是谁?是你,弗里德曼。


到2008年的时候,弗里德曼已经去世了,萨缪尔森还在写文章嘲笑去世的弗里德曼,他说,“今天我们见识了弗里德曼的一个市场能够调节它自身的观点有多么错误,我希望他仍然活着,这样他就能够见证他观点中的极端主义是如何导致自身的失败的。” 


写完这段话以后的一年多,萨缪尔森也去世了,世界经济学界的两颗巨星都在90多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是我在想,他们到了天堂的时候,到今天可能还在吵个不休,因为,在经济学界其实是没有绝对的真理的。没有一个理论可以持续地管理一个国家的产业、经济的政策,它永远在不断的讨论过程中。

 

经济学没有永恒的真理


所以你看,经济学的教材到了萨缪尔森以后,出现了函数,出现了数学模式。所以在我看来,经济学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像科学的艺术门类,它需要不断地通过人进行微观的调整——虽然建立在一些公式和基本理论基础下。没有一个理论适用于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或者说一套理论适用于经济的成长期、停滞期或者苦闷期,这是经济学不断的进步,它一定是跟经济实际发展有强大的一个勾连度,包括在我们今天。


我当年,在1985年的时候,在复旦大学的图书馆非常惊艳地看到了萨缪尔森的《经济学》,我会发觉说,他跟蒋学模他们所写的政治经济学教材是如此不同,这本书是多么性感,充满了无数新的理念。


但是你想,我们也没有办法在后来的30多年里用萨缪尔森或者用弗里德曼的经济学来完全地指导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国经济的发展仍然有它自己的特点,无论是宏观经济的调控、产业经济的发展、区域经济的兴衰等等都具有很大的本土化的特点。这也是经济学真正的魅力所在,它来自历史、来自公式,但需要一代一代人的智慧不断地创新,它才能够保持理论之树的常青。


关于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就解读到这里。

我是吴晓波,我们下一本书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