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选择》第一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7.67万

试听90《自由选择》第一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5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米尔顿·弗里德曼和他的《自由选择》。

 

一、经济学界的矮巨人


我们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发现在武林界有各种各样的门派,比如说少林派、武当派、青城派、峨眉派……山头林立。那么在全世界所有的学界里面,小山头最多,门阀最为严重的就是经济学界。


有人算了一下,经济学界居然有超过一千个大大小小的门派,比如说经济学里面有个“古典经济学”,然后有“新古典经济学”,再接着有“新古典综合经济学”,再接着还有“新兴古典经济学”等等等等。


为什么经济学就有那么多的门派呢?


说明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理;第二件事情,这个行当里面,看来真的是没有所谓的绝对真理。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经济学界最大的山头叫做“芝加哥学派”。这个学派的大本营在美国的芝加哥大学,它的主要学术立场就是崇尚自由经济。它认为,市场是资源配置最重要也是唯一的一个因素,政府最好不要干预市场。


所以芝加哥学派是凯恩斯主义的一个对立面。同时芝加哥学派非常注重对企业的研究,它认为企业的创新精神是市场活跃和经济进步唯一的动力。


芝加哥学派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曾经诞生了七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所有学派中获得这个奖最多的门派。而这个门派的带头大哥就是米尔顿·弗里德曼。他被认为是经济学界的一个矮巨人。他是一个巨人,不过他的身材却非常矮,他只有不到一米六。


这个世界上小矮个子都有几个特点:第一,非常聪明;第二,长寿;第三,讲话的声音都特别响,因为他要跟人家讲话要抬头讲,生怕大家听不到他、看不到他。


所以米尔顿·弗里德曼非常矮,他在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做“瞎啰”。就是他自己说,我在这个班级里,人堆里面,大家都看不到我,所以我就非常地啰唆,非常喜欢讲话,非常喜欢跟人争论,争论的时候我声音还特别大,所以同学们都管我叫“瞎啰”。


米尔顿·弗里德曼跟美国的很多经济学家一样,他们在学术上非常专业,同时在他们一生中扮演了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他们善于用非常朴实的话把艰深的经济学理论告诉每一个普罗大众,同时他们也非常喜欢成为政府的顾问和决策的辅助者,对国家的进步和产业的变革经常会“指手画脚”。

 

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弗里德曼在很长时间里面是新闻周刊的撰稿者,也因此,他的名声超出了学术界,而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所知道。


他最为广为人知的一句话是什么?是1975年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新闻周刊专栏中有一篇文章叫做《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想很多同学都应该知道这句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他认为,任何商品都有一个价格,价格都是由劳动力成本、流通成本、税收成本以及企业家的对商品的出售预期所决定的。


米尔顿·弗里德曼说,任何一个商品,如果它的定价低于市场价格的话,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有人对它做了补贴。这个补贴的角色有时候是政府,有时候是企业。


如果是政府提供的一个商品,它的价格低于市场价格的话,每个老百姓觉得说,好像我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政府补贴我,让我吃了顿免费的午餐。


但是弗里德曼告诉大家说,如果政府提供的商品价格低于市场价格的话,其实你没有吃免费的午餐,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做了补贴,那么这个纳税人的钱是谁交的?兄弟,就是你交的。所以,你一方面好像吃到了一个免费的午餐,实际上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每一个纳税人因此多交了税来完成了这个补贴。所以在弗里德曼看来,这种免费的午餐是全世界最最昂贵的。


他的这个理论不仅在政府商品的供给中有效,同时在企业商品供给中也同样有效。


比如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经济有一个理论叫做“免费战略”,就是你使用一个互联网产品,你不用花钱,对不对?


比如说,在前几年中国有一个杀毒软件公司。杀毒软件本来需要收费的,然后这个兄弟跑进去跟大家说,我的杀毒软件是不要钱的,两年时间,把所有收费的杀毒软件全部干没了。同学们觉得挺高兴的,你看,我今天用杀毒软件,原来需要钱,现在不需要钱。


结果,当所有的收费的杀毒软件都消失以后,那么这家公司靠什么赚钱呢?它有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它就开始卖广告给你,开始卖游戏给你,所以看上去是一个免费的产品,其实它的背后是因为转移了一种获利的模型。


这就是弗里德曼所指出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三、两个幸运的人


弗里德曼在经济学界有非常崇高的地位。


他出生在1912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时刻,经历了整个20世纪的动荡。


他去世在2006年,在他去世的时候,他所主张的芝加哥学派的制度经济学对自由市场的崇尚被奥巴马政府当作执政的重要的纲要。


但是在他去世后的一年,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接着转化为全球经济危机。所以他的一个老朋友萨缪尔森说,很可惜,弗里德曼没有看到他的经济主张最后的一个灾难性的结果,他就及时地去世了。


但是我们知道,米尔顿·弗里德曼在经济学界是一个旗帜般的存在,他是过去半个世纪中自由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个捍卫者和战士。他非常地雄辩,在他晚年的时候,他挺寂寞的。他说,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愿意跟我来讨论,来跟我争论了,唯一一个还愿意跟我争论的人是谁呢?是我的太太,叫做罗斯。


弗里德曼在20岁的时候,他读硕士,有一天到课堂里去上课,整个班级里大家的排序是按姓氏来排的,排在他后面的是一个叫罗斯的女生,他们就因此认识了。过了几年后,他们就结为夫妻,他们共同度过了68年的美好的岁月。


在晚年的时候他们也出过一本书,这本书也非常值得向大家推荐,叫做《两个幸运的人》,它描写了两个经济学家相濡以沫的一生。


罗斯也是一个经济学家,她说,我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我无论从学识上还是智力上都比不过米尔顿·弗里德曼,但是我并不因此而感到很遗憾。幸运的是,我生来就不爱竞争,因此他的声誉就是我的荣耀,或许我永远都拿不到诺贝尔奖,但是我为自己是一位诺贝尔奖得主的妻子而感到自豪。另外,他比我更爱交际、更开朗、更大方,因此他更适合站在聚光灯下。


这一节先讲到这里,下一节继续——《自由选择》。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