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一讲:韦伯和他的时代
 9.84万

试听180《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一讲:韦伯和他的时代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0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用50本书构筑你的商业知识图谱。

大家好,我是吴晓波。

今天我们开讲《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这本书并不太厚,可以说是我们推荐的50本书里面最薄的几本,它试图回答一个非常根本性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从事商业活动,他的根本动力是什么?也就是说,这本书解释了人类从事商业活动的正当性和内在信仰的关系。


它的作者叫马克斯·韦伯,他出生在1864年,去世于1920年,他经历了资本主义早期最繁荣的阶段。


他目睹了机器怎么样把城市一个又一个地繁荣起来,然后他又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看到了武器怎么又把这些已经繁荣的城市变成了废墟。


资本主义这个词诞生在1848年前后,也就是马克思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当资本主义这个幽灵出现的时候,全世界最聪明的大脑都在想一个问题:这个怪兽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它跟我们人、跟社会,和对世界未来的影响到底是怎样的?它是正当的,还是具有巨大的摧毁性?


马克思后来跑到英国的大英博物馆,花了30多年时间写了一本书叫做《资本论》,在他写《资本论》的同时,这个世界上起码有一千个脑袋跟马克思一样,同时在想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在思想界就形成了两派,我们今天把它叫什么呢?

叫做左翼和右翼。

左翼又有中左翼,右翼又有中右翼,又有极左翼和极右翼,人类就因此而分成了不同的思想的阵营。


左翼的人相对来讲比较激进,他们认为说,资本主义的存在具有很大的反人类性,所以我们需要通过暴力革命、通过摧毁的方式让这个世界能够再造。

右翼相对温和一点,相对理性一点。


所以一百多年来,人就被分成了左翼和右翼,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血腥,很多冲突都是因此而产生的。


马克斯·韦伯出生在一个律师的家庭,他非常早慧,他在25岁的时候就获得了哲学博士,他所在的那个大学叫海德堡大学。


我记得七八年前我去德国的时候专门坐了火车去这所大学。


这是欧洲非常古老的大学,是德国的第一所大学。它出现在1386年,那是什么年份呢?明朝诞生在1368年,也就是海德堡大学诞生在中国朱元璋的那个时期,它今天也是德国排名第一的大学。


大家知道德国在思想市场上贡献了两个东西,第一叫做哲学家,第二叫做音乐家。海德堡大学诞生了很多非常杰出的德国哲学家,比如黑格尔、费尔巴哈、雅斯贝尔斯,包括今天我们要讲的马克斯·韦伯。我们可以说,德国哲学的思想范式就是在这所小小的海德堡大学所慢慢形成的。


马克斯·韦伯25岁得了哲学博士以后,接着又生病了,生什么病呢?抑郁症。就是每天看着天上的树枝,然后看树枝里面一个鸟窝,这个鸟早上离开,黄昏回来,然后每天拨着自己的手指头。他在回忆录里说,我这样过了大概有七八年的时间。


可能哲学家都会得抑郁症,要么就像尼采这样变成一个疯子,抱着一个马头开始哭,因为他们的内心非常得脆弱,所以他们对世界的理解和对人类行为的看法,跟我们一般人就会有不一样。


马克斯·韦伯他所在这个时代又是一个被资本主义和商业文明不断推进的时代,所以这一些对他的思想有非常大的影响。


他曾经讲过一句很有趣的话,他说,生活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我们这一代人,他说,他对世界的看法,只要看你对两个人的看法就可以:一个,你对马克思的态度;第二,你对尼采的态度。


因为马克思和尼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对当今的资本主义世界非常地不满,然后马克思希望在人间重建一个绝对真理,希望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能够让资本主义成为历史,然后我们最终走向共产主义,他是一个先摧毁、再建设这样的一个思想的提供者。


马克思是工业革命以后第一个整体德地、用经济学的思想来思考世界前途的那个人,所以你对马克思的态度就代表着你对人类文明进步的某一种立场。

那么尼采呢?尼采也对资本主义有巨大的痛恨,对现实社会有巨大的痛恨。尼采说,上帝死了,不会再有一个天堂了,偶像进入了黄昏期。所以整个世界将由一个结构的时代进入到一个解构的时代。


所以马克斯·韦伯说,你对马克思怎么看和你对尼采怎么看,代表着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马克斯·韦伯在30多岁的时候,曾经比较积极地参与到了社会的生活中。


比如很有趣的是,这么一个得过抑郁症的哲学博士,居然曾经参加过海德堡大学所在州的一个议会的选举,他到公开场合选举议员,他还在一战结束的时候,德国是战败国,他曾经参加了德国的代表团,去法国参加了《凡尔赛合约》的谈判。


如果回到历史的话,你会发觉当年在凡尔赛合议中,英国代表团有另外一个年轻人叫做凯恩斯,所以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在凡尔赛的某个空间曾经擦肩而过。


在1904年的时候,马克斯·韦伯第一次出国,他去了哪里?他远渡重洋去了美国,他到美国的圣路易斯参加了当时的世界博览会。1904年在圣路易斯举办了世界博览会,也是在那一年,清政府派了一个亲王贝勒跑到美国去参加了圣路易斯的这次世界博览会,而且还搞了一个中国展馆,叫做China village,就是中国村,这个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参加国际性的博览会。


马克斯·韦伯也赶到了圣路易斯,然后他在美国考察了三个月。


到1904年的时候,美国的钢铁产量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的经济体,所以他在美国考察了很多的企业,走访了很多的城市。


我想那一段经历对他的思想有很大的改变,所以他回国以后一年,在1905年的时候,他写作了我们今天推荐的这本书,叫做《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这本书他试图回答一个问题:就是人从事商业活动的根本动力到底是什么?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在前面的亚当·斯密的那几课里面讲过一个问题,就是,长期以来在农耕文明时期,商业被认为是末业,人从事商业并不具有很大的正当性,而且一个商人要上天堂,按基督教的说法,比一个骆驼要穿过一个针孔还要难。几乎所有的民族,它的宗教信仰和它的初始的民族性都对商业有很大的一个反感。


在咱们中国,在咱们儒家文化中有句话“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是为了仁义道德而存在的,那么小人都是看在钱的份上。


这就是很长时间以来人类文明跟商业之间的关系。


但是到了资本主义时期,你会发觉说,商业成为推动社会、城市、国家和个人、家庭变化的最大的动力。


这个时候人从事商业的根本动力是什么呢?


马克斯·韦伯一个好朋友叫做桑巴特,他也是海德堡大学的教授,在1902年的时候,他曾经写过一本书,第一次研究了这个问题,他说一个人从事商业,它的内在动力是什么?他提了一个词叫做“获利欲”。


就是你对金钱有一种获得的欲望,这个欲望推动你去从事商业,叫获利欲。这个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人从事商业的内在动力和欲望结合起来,并赋予了它一定的正当性。


而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本书中,韦伯把他这个老朋友的思想又往前推了一步。


这一节我们先讲到这里,下一节继续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