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如何通过货币发行量来判断资产价格走势?
 12.94万

【特辑】如何通过货币发行量来判断资产价格走势?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25

本期文稿 


我们之所以关心央行的货币政策,特别是关心央行货币政策是宽松还是紧缩,主要是因为它会影响经济体系的三大指标,经济增长速度、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的走势。

央行货币政策和资产价格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也就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如何影响房地产和股票的走势?


一般而言,央行降息或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资产价格会出现上涨的趋势,这听起来非常简单。然而如何根据央行的货币政策来准确判断资产价格走势,却又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


因为你首先要预判和猜准央行的货币政策如何调整,提前做好投资决策,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次,央行加息和减息与资产价格之间的关系并非是一一对应,不是说加息,资产价格就一定下降,减息资产价格就一定上涨,这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还有我们现在所说的资产,特别是金融资产的种类是非常多,包括股票、债券、房地产等等。货币政策对这些资产价格的走势的影响往往是很不相同的。


广义货币M2和资产价格之间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经验法则,依照法则来判断资产价格走势,能够把握基本的趋势。在货币理论里面,我们通常将经济体系里的货币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叫M0流通中的现金。第二个层面叫M1狭义货币,这就是流通中的现金加上机构的活期存款,机构的主体是企业。第三个层面,广义货币M2等于M1再加上机构,也就是主要是企业的定期存款和居民的储蓄存款。这是一个大体的划分。


简单来说,M1减去M0,这之间的差额主要是企业的活期存款。M2减M1,也就是M2和M1之间的差距,主要是企业的定期存款和居民的储蓄存款。通常来说M1主要衡量经济体系里最终商品市场的买卖活动,M2主要衡量经济体系里投资市场和资产市场的买卖活动。如果M1增长过快,就可能出现通货膨胀,如果M2增长过快,可能出现资产价格快速上涨,甚至出现资产价格的泡沫。M1和M2之间的关系当然也不是一一对应,有时M1增长快,M2增长慢,有时M2增长快M1增长慢。

根据最基本的货币数量论,我们可以推导出一个将经济增速通胀率和资产价格增速联系起来的基本公式,或者我们叫基本法则。简单说一下,就是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通货膨胀的增长率(CPI的增长率)+资产价格的增长率。


那么把这公式倒过来,我们就得到资产价格增长率的算法,也就是资产价格的增长率=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通货膨胀增长率(CPI的增长率)。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某一年,M2的增长率是27.7%,当年GDP的增长率是11%,CPI的增长率是5%。那么资产价格的增长率至少是多少?就是27.7-11-5就等于11.7%。这个例子也不是随便取的,中国2009年的情况大体就是这样。


所以掌握了基本的法则和简单的公式,你就可以根据M2的增速,广义货币的增速来判断资产价格的走势。比如说中央银行要宣布明年M2增长率是15%,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7%,CPI增长3%,那么15-7-3就等于5,也就是明年资产价格至少将上涨5%。反过来,如果中央银行宣布M2的增长率只有10%,GDP增长率7%,CPI增长4%,10-7-4就等于-1了,那资产价格至少将下降1%。

注意,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这只是一个大体的法则呢?因为人类的经济体系并不像物理学的机械体系,可以用数学公式准确推测。经济体系各个指标之间的关系,也不像机械体系那样可以精确地预测,我们只能大体推断一个趋势。所以用M2的增速来判断资产价格的走势也是如此。我一再强调资产价格至少增长多少、至少下降多少,为什么要加至少?因为资产价格实际上涨和下降的幅度,可能远远超过广义货币M2的增速。这里面有货币流通速度的问题,有资产价格本身会出现过度反应或超调的问题,就是超出调整。


有时候中央银行只要表明一个态度就可能改变货币政策,有可能改变货币政策,股市就有可能出现大幅上涨和大幅下降、大幅下降,这就是资产价格的超调。汇率也经常出现超调。上述关系只是一个基本的经验的法则,实际情况有可能偏离、甚至完全偏离基本的法则。


所以我们虽然大体方向是对的,但不一定那么准确。我们去观察货币政策,最重要的实际是它告诉我们一个方向,这个方向是很重要。


我们现在笼统说的资产价格,到底是房地产还是股票还是其他资产价格,有时也是很难准确判断。你比如说中国2009年以来,M2增长非常快,但是它主要的价格上涨是房地产,股市上涨并不多,股市甚至还出现大幅的下降,还有股灾。所以我们要判断广义货币二的增长,主要是导致房地产价格上涨,还是股票价格上涨,还是其他资产价格上涨,还要分析其他资产市场的情况。


但是有一点非常肯定,就是无论股票还是房地产还是其它资产在内,从长期趋势来看,广义货币M2的高速增长和快速增长,一定会导致资产价格普遍的快速上涨,这是非常肯定的一个大趋势。能掌握这个大趋势非常关键,因为投资理财看准大趋势是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如果方向搞错了,具体的技术分析再厉害也是白搭。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人类进入到所谓的叫无锚的信用货币时代,也就是任何中央银行货币的创造、货币的投放,没有任何的外部约束。如果我们把整个地球当做一个经济体系来看,1971年全球的基础货币当年才480亿美元。增长到现在已经是超过15万亿美元,增长了数百倍!那么相应的广义货币增速也是非常快。


虽然有一些个别的国家和实体经济还出现了高速的增长,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但是从全球整体来看,从人类整体来看,过去半个世纪人类整体的实体经济的增速是非常低的,特别是发达国家,普遍都是实体经济增速大幅放缓。


但是与此同时,全人类尤其是发达国家的金融资产的价格和金融资产总量却是飞速增长,现在全球金融资产的总量已经超过了GDP的五倍,有些国家超过十倍、甚至达到数十倍。所以从M2的过快增速上,我们可以看出,会不会出现资产泡沫,它与资产、资本价格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以美国为例,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美国的经济增速是非常慢的,实际上只有0.5%,有几年还是负增长。但是美国的股市,从最低的6000多点一路上升到25000点左右,增长了四倍多。

当然美国的货币供应的增速是非常快,这里面主要就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起作用。这方面有很多具体指标我们以后还会谈到。


中国也有类似的现象,从2009年以来,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长了近十倍,中国很多地方的房地产价格平均也增长了十倍,特大型城市甚至超过了十倍,形成了现在至少部分城市的房地产的泡沫。

注:这段话老师想强调,这些年来中国M2和房价增长的幅度大、速度快,并非实际数据。

【M2:2009年末中国广义货币(M2)为61.02万亿元,2018年9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为180.17万亿元,增长近3倍。】

【房价:2008年—2018年,一线城市平均房价增长近3-5倍;部分楼盘价格增长超10倍】


所以如果我们从长远的历史角度来看待这个关系,那么广义货币增长和资产价格之间的关系就不是一件小事情,而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情。


广义货币的快速增长会导致资产价格的快速增长,资产价格快速上涨以后,它会导致实体经济、整体经济脱实向虚,越来越多的人去搞金融资产的投机,去追逐金融资产的泡沫,金融资产的收益会远远超过投资实体经济的收益。这样造成的直接结果是什么?就是实体经济会相对萎缩,制造业赚不到钱,普通劳动者收入难以增长,甚至没有增长,而搞金融投机的人则成为巨富,贫富悬殊和收入差距的问题愈演愈烈。


2014年我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叫《新资本论》,主要就是讨论人类的货币体系成为完全无锚的信用货币之后,所有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没有外部约束之后,人类的经济就开始出现日益严重的脱实向虚的现象。


其实这也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最重要的、最严峻的经济问题。所以当我们明白了广义货币M2的增速和资产价格走势之间的关系之后,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判断货币政策如何影响资产价格的走势,而且还可以帮助我们透彻地了解当今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困境和最大的麻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