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央行与通胀】全球进入加息周期了吗?投资者小心4大风险
 1.37万

试听904-14【央行与通胀】全球进入加息周期了吗?投资者小心4大风险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0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今天我要跟大家谈的这个话题,做投资、做全球资产配置的朋友们可能会非常关心。


这个话题就是:现在全球的货币政策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向?全球的货币政策是不是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加息或者相对紧缩的周期?这个问题很重要,对于我们理解大宗商品价格、理解各国的股票走势、理解全球资金的流动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2017年全球货币政策迎来重要转折

在前面我们提到了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全球货币政策进入到一个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阶段。当时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等等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通过定量向市场购买资产、投放基础货币,挽救经济危机,试图恢复和刺激经济增长。


当然,量化宽松政策确实起到了刺激金融市场的作用,最终也帮助了美、欧、日经济逐渐实现了复苏,并且某些地方还出现了比较强劲的增长。从2015年开始,美国经济持续复苏,2017年,特别是2018年,美国经济的复苏力度更为强劲。2018年二季度,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达到创记录的4.1%,这是过去13年以来最快的增速。与此同时,美国失业率下降到只有3.8%,达到了二战以来最低水平。当然,美、欧、日经济的强劲复苏,量化宽松只是一个辅助支持的作用,最重要的还是靠市场经济的内在调节和自我修复机制。

 市场经济的内在调节和自我修复机制:在市场经济中,金融危机的爆发加速了落后企业的破产,资源向新兴企业和龙头企业倾斜,通过新陈代谢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现在美国的经济更多的是依靠高科技行业和金融业,从道琼斯工业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可以看到,高科技企业在美国股票市场中所占的比值已经达到40%,同时美国还拥有不少世界著名的科技公司,如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等。


所以在全球经济逐渐复苏,并开始出现比较强劲增长的背景下,2017年确实出现了全球货币政策的转折。所以,我们通常认为2017年是全球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在2017年,很多国家开始宣布要正式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要逐渐实施正常化。


美联储之前已经正式宣布,要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并且已经宣布要持续加息。按照美联储自己的公告,在2019年末时,联邦基金利率要上调至3.5%到3.75%之间。目前的联邦基金利率水平仍然在1.75%到2%之间,也就是说至少还需要上调五次以上


从时间上来说,美联储的加息要持续五个季度,甚至六个季度和七个季度。所以可以讲,美联储已经决定性地进入了加息周期。


除了美联储以外,欧洲和日本也在2017年宣布,货币政策要走向正常化,不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


中国也在2017年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了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治乱象的金融工作新方针。那么,由于这些主要的国家带头,所以全球普遍预期,世界已经进入到一个稳健中性,甚至会进入到加息和货币政策紧缩的时期。


在2017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年会上,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先生在内的很多央行的官员都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全球的货币政策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从过去持续多年的量化宽松政策开始转向正常的货币政策。正常的货币政策就是我们之前讲过的,央行主要是利用比较正规的、比较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来调节市场、管理流动性。


所以有一点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各位朋友,货币政策的转向是确定的,这主要是因为全球的经济,特别是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复苏势头比较好,甚至还出现了强劲的增长。我们中国总结过去这么多年的经验教训,也不可能再用大水漫灌的办法来刺激经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货币政策的转向,应该是比较一致的。


但是,在我看来,虽然全球的货币政策确实出现了决定性的转向,但这一转向只是告别量化宽松政策,进入到正常的轨道,我们还不能说,全球是进入到了一个普遍的加息周期。因为无论是美联储,还是欧央行,还是中国,其实都要根据自己国内的情况来决定货币政策的调整,决定加息的步骤,决定其他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力度,所以各国货币政策的步伐很难保持完全一致。


投资者未来面临四大风险

那么展望未来,随着全球的货币政策开始步入正常的轨道,全球经济的主要风险都有哪些呢?


我想,全球经济在未来主要有四大风险,是需要我们投资者,特别是做国际投资,包括外汇买卖的朋友要高度重视的。


第一个是美联储的加息,有可能会引发新兴市场国家出现汇率危机,甚至是金融危机。因为美元所拥有的特殊地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会对全球的资金流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市场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随着美联储的不断加息,再加上特朗普总统推出的大幅减税政策,全球资金正加速的向美国市场流入,资金流入规模不断加大。


据不完全统计,特朗普总统减税之后,2018年上半年,海外的美国公司资金回流到美国本土,已经接近5000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资金回流,有部分新兴的市场经济国家外汇储备已经告急,甚至开始出现金融危机的迹象。比如说巴基斯坦、委内瑞拉,还有其它一些发展中国家。所以主要国家的加息,尤其是美国加息,很可能会导致一些国家资产泡沫破灭,出现汇率危机、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这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


第二大风险,那就是特朗普挑起的全球贸易战,将会严重影响全球贸易的增长,拖累全球的经济复苏和经济增长


第三大风险是地缘政治的冲突,特别是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会造成的油价大幅波动。油价大幅波动,同时也会引发全球资金的大幅波动。


第四大风险,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股市和其他的资产价格有可能会出现大幅回调,面临泡沫破灭的风险。一些国家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促进了这些国家股票指数的大幅上涨。这就是上节课讲到的流动性泛滥的一大表现。流动性的泛滥,要么表现为实体经济中物价的快速上涨,要么表现为股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


比如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道琼斯工业指数直线下跌,到09年3月份时,跌到最低点6400点,但是到现在,最高点已经超过26000点。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年间,道琼斯工业指数上涨了四倍还要多。但其实美国的实体经济在2009年之后总体增速很低,有两年还是负增长。


所以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主要表现在资产价格的快速上涨。现在很多人在警告,美国股市价格太高,也有很多人在警告,中国房地产的泡沫会面临破灭的风险。


所以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并不意味着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风险有所缓解。面向未来,各国央行,市场投资者,第一要务仍然是关注市场风险,特别是资产价格和资金流动的风险。


本节目由喜马拉雅FM和财新视听联合出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