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了知天下万物要从哪里下工夫?
 6306

004 了知天下万物要从哪里下工夫?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53



        为何求学问的第一步不是钻研字里行间?朱熹说:先立起根本,什么才是根本?朱熹晚年反省自己中年的学说有支离之病而无法通透,欲了得天下万物,日常又该从哪儿下工夫呢?


答黄直卿书

为学直是先要立本。文义却可且与说出正意,令其宽心玩味;未可便令考校同异,研究纤密,恐其意思促迫,难得长进。将见得大意,略举一二节目,渐次理会,盖未晚也。此是向来定本之误,今幸见得,却烦勇革。不可苟避讥笑,却误人也


答吕子约

日用工夫,比复何如?文字虽不可废,然涵养本原而察于天理人欲之判,此是日用动静之间,不可顷刻间底事。若于此处见得分明,自然不到得流入世俗功利权谋里去矣。熹亦近日方实见得向日支离之病,虽与彼中证候不同,然忘己逐物,贪外虚内之失,则一而已。程子说“不得以天下万物挠己,己立后自能了得天下万物”,今自家一个身心不知安顿去处,而谈王说伯,将经世事业别作一个伎俩商量讲究,不亦误乎!相去远,不得面论。书问终说不尽,临风叹息而已。

        各位好!我们继续欣赏《朱子晚年定论》,那么现在我们就看《朱子晚年定论》的朱子跟弟子之间的书信往来的第一封——答黄直卿书

 

        黄直卿是谁呢?黄直卿叫黄干,字直卿,号勉斋。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就拜见了这个儒者刘子澄,跟他求学。刘子澄也是个大儒,当时的朱子跟陆九渊的鹅湖会的时候,刘子澄也是参与其会的其中一员,就知道说他这个儒者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那么刘子澄也崇尚朱熹,知道朱熹是个很好、很有名的学者。他就叫黄直卿去授业于朱熹,就是做朱熹的弟子。那么朱熹也看这个小孩子是个很诚信正直的人,后来就把他的第二个女儿嫁给了黄直卿,简单说黄直卿就是朱熹的女婿。

 

       我们看本文。各位在读《朱熹晚年定论》的时候,它都是书信。书信就是来信是写什么,在里面没有呈现,只呈现朱熹怎么回答。那么朱熹答黄直卿的书,答任何人的书都一样,他答的时候是很长的,那王阳明是节录的,节录其中一段,来看出朱熹对他某一部分有反省,而不去管说黄直卿当时来书问了哪一些问题。所以我们要先有这个认识,才不会忽然觉得说,嗯?怎么无头无尾?怎么忽然出现这个话从这里开始?这个我要先说明的。

 

        我们看本文。为学直是先要立本。文义却可且与说出正意,令其宽心玩味;未可便令考校同异,研究纤密,恐其意思促迫,难得长进。这段大略意思就是说,为学,做这个学问,诚意正心的学问,先要立本,立本什么意思?在一切经书里面所写的,各位你把它围绕在内心的心体上来解释,八九不离十都不会错的。为学,你一定要先立本,要围绕在心体上来体会。各位心体在身中,把这个字里行间所有的意义都回到心中来体会。比如说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各位这个不能作白话翻译。喜怒哀乐没发的时候那个感觉,那个感觉在哪里?在身中。喜怒哀乐发,你必须在身中感觉,这个不能够离开心体。所以为学直是先要立本一定要先立本。至于文义指的是什么呢?朱子所有的很多的翻译。还有朱子当然提出这个学问的时候,动不动就要引二程的话,引延平先生的话,引周敦颐的话,来互相参证。就变成做朱熹的弟子也很辛苦,为什么很辛苦?就是你要参考很多家。因为朱熹提出的东西跟大家不尽相同,又要表现出对的地方跟人家相同,某些部分又要自己很不同,所以非常辛苦。变成作他的弟子要读好多书。各位我们对的书拿来读就好啦,我们那一些不太对的东西我们读它干嘛,对不对?那你说不太对的里面也有对的,问题你怎么挑里面对的挑出来,不对的丢掉呢?你没有这个能耐,这就变成很麻烦。 

 

       文义却可且与说出正意说这个各类的文章,包括大体上是指朱熹的翻译。因为弟子写信问朱熹的时候都会就朱熹在某一个经典的注释,哪一句话它是怎么说的?因为他看不太懂所以就写信去问朱熹。那这一问一答、一问一答都会在文字上。所以朱熹说这个文义的解释是勉强可以说出心体。内心的心法里面让你好好地体会,令其宽心玩味让你好好体会。

 

       未可便令考校同异研究纤密不可以这样拿来一字一字比对,然后钻研到字里行间里面去。恐其意思促迫,难得长进恐怕你离了这个心体之后,完全是文义的翻译,白话的翻译,跟文学素养有关而已,跟心体无关,跟心的自在也无关,跟你认识本心本性是完全无关的。那这样来讲的话,虽然你可以跟朱熹一样,你很会写文章。可是你的心法,诚意正心格物你完全不会长进的。

 

       将见得大意,略举一二节目,渐次理会,盖未晚也。等你返观觉照,观察你的心体,先立这个本,心体稍有体会之后,再从文章里面略举一二节目渐次来稍微比对一下看看对不对。各位我们就可以从《大学》里面,我们可以从《孟子》里面,我们可以去撷取一些文字章句,从《金刚经》里面,从《庄子》里面,从《道德经》里面,你就会撷取到。拿来跟你的内心印证看看,看对不对。渐次理会,慢慢地比对。盖未晚也,那个时候还未晚。你要先把本立好,文章是末节的事情。

 

       此是向来定本之误,今幸见得,却烦勇革。说你问的问题,前面他问什么?黄直卿问什么,这里并没有写。他说你会这么问,是因为向来定本之误定本是什么呢?就是朱熹把《大学》的旧本,认为它错了,把它重编,重编之后朱熹的版本叫定本。这就是一直以来我所编的定本的错误。他到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说他编错了,要回到《大学》旧的版本才是对的。今幸见得却烦勇革不可苟避讥笑,却误人也。说你今天已经提出了这个质疑,你已经看到了我写的定本里面是有这个端倪是错的。却烦勇革,就要麻烦你勇于改正。不可苟避讥笑,不可以苟且地怕人家讥笑说,我的岳父朱熹犯错了。我写信告诉你说,你应该帮我改正。不可以苟避讥笑怕人家笑。却误人也,那以后误人不浅啊。

 

        各位,所以黄直卿接到这个书信,他要负好大责任。为什么呢?朱子亲口跟他讲说,定本是错的。所以我们现在大家都还在用定本,那是谁的错误呢?那就是黄直卿的错误,等于黄直卿没有公布。各位那也未必,因为黄直卿这个书信最后会流出来,那就可以证明他当时是有宣扬出来,不过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最后并没有说全天下朱熹的版本都给它改过来。所以到现在我们所看的都还是朱熹的定本。

 

        这个短短的书信的回信里面,我们看到了两个重点:第一个,朱熹的意思是说,我所以前注释这么多汗牛充栋的这些文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立本。将来见得大意,稍微对心体有所体会,其他的文字略举一二来证明就可以了。就是告诉他说其实我以前解释的是有问题,你不必在那边钻研比对了。第二个重点是什么呢?就是说我的定本是错的。所以给黄直卿的书信里面,点出这两个重点,你不要埋守在文字堆里面,不要在那边比对来比对去。各位如果我们要比对,可以,都是圣人的学问我们就拿来比对。过去一开始,我是从三教经典比对开始的,但是我拿的都是经典,已经早就被编录为经的,我才敢去比对它。我们如果把诸子百家都拿来比对,那你是自寻死路,是稳死无疑的。为什么?因为它们都是未定,都不是开悟之说。或有一两句是对的,你怎么知道哪两句是对的?或有十几句是错的,问题你也看不出来,十几句是错的,对不对?所以从这一句里面就可以知道说,这一点最重要。

 

        朱熹承认,亲自承认他的定本是错的,而且告诉谁呢?最信任的女婿。而且还告诉他说,却烦勇革不可苟避讥笑却误人也那这样也够清楚了。以后如果误了人都是你的责任。所以现在这有一部分的责任要算在黄直卿身上。

 

        好,我们看第二封信答吕子约。各位我们现在看到的答黄直卿也好,答吕子约也好,后面还有答很多人,对不对?各位都是浓缩的、节录的,如果你要看全文,你要找什么呢?找《朱子的晚年全论》,全论就是比这个王阳明搜罗的定论范围要大很多。而且还有好多好多的,其实全论里面还有很多,都是朱熹承认自己错误,其实是没有被王阳明节录。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阳明当时节录的心思就是,这些已经够用了,不需要再多了。其实全论里面几乎每一篇都有他的反省就对啦。很多的,但是那个书信非常的长。各位有兴趣的话坊间是可以买得到的。

 

        好,我们看答吕子约这个吕子约,在《传习录》里面也常出现,他是做到太府丞。当时因为得罪了宰相也被贬了,后来就住在那个大愚寺,自称为大愚叟。

 

       我们看朱熹回给吕子约的书信,日用工夫,比复何如?就说子约,我已经给你提醒说,不要在文章里面做功夫了,我写太多了。你们要跌入我的文章堆里,那是大大的陷阱,你们一辈子精力都不够的。因为以朱熹的气魄、智慧、精力,他一辈子都写书,各位他写是直接落笔就写,一句话以他的了解智慧落笔就写,不一定正确。以你的智慧比朱熹差很多,你要来理解他的一句话比对他的三句话,你要花的时间是三十倍、五十倍。不是朱熹落笔写了就算哦,所以朱熹花一辈子注解你要花几辈子来了解朱熹的话,况且大半都是错的,悲不悲哀啊?很悲哀。所以朱熹到晚年的时候一直提笔就提醒弟子说,日用工夫!日用工夫!日用的时候去观照,不要跌到文字堆里面,这种例子很多,我们慢慢往下讲各位就会知道了。

 

        说我告诉你要在日用时常观察你的心性。诚意正心格物致知何如 到现在,怎么样呢,最近怎么样呢?那个比就是最近,昨天跟今天相接近叫做比,前天跟昨天接近。一天一天,最近的意思,说最近练习得怎么样啊?

 

       文字虽不可废,然涵养本原而察于天理人欲之判,此是日用动静之间,不可顷刻间底事。说这个文字虽不可废 虽然我写了那么多,虽然四书五经都不可废,我们要了解一下这些义理,这些圣人到底讲了什么。然涵养本原,本原是什么呢?涵养心体,涵养我们的心体,涵养什么意思?时时的关注、常常的关注、常常的注意它。操则存舍则亡。常常返观觉照,就是所谓的涵养,涵养本原,本原是什么呢?根本,根本就是心,万法惟心。而察于天理人欲之判,涵养本原而且要察心意,在发动的时候到底是在天理,为人好为己好;还是在人欲,人欲只有为己好。学员常问我,说老师啊,这个文明跟野蛮怎么分?其实答案很简单,为人设想就是文明,完全自私就是野蛮。各位你看动物界,为了争一块肉,恨不得把对方杀死,这就是野蛮。人为什么可以成为万物之灵?因为文明,怎么文明法呢?我们会互相礼让,这就是文明。而察于天理人欲之判,人欲就野蛮的。天理呢?就廓然大公,光明磊落,公平无私。说你要察于我这个心意发动,那个心体涵养久了。喜怒哀乐未发,一股气是怎么样?什么感觉?还有个感觉在。喜怒哀乐未发,心体不是没有感觉,有感觉的。各位我们在禅修班的进阶,我们就讲得很明白。那么,喜怒哀乐已发,诶?怎么转?一转到底是天理还是人欲,你很清楚。要分别得开,叫做人欲之判,天理人欲之判此是日用动静之间就在与人应对进退之中,而不只是在静坐里面,各位王阳明特别会专注在与人应对之间,去落实学问,而不是只有静坐。你看朱熹,此是日用动静之间他虽然静坐,朱熹也静坐,后文都会证明到。但是他更着重的是什么,这个学问要能够用在日常之间。我们现在很多学佛的弟子也是有这个毛病,一直以为要用功就是开始打坐,要无念就是都没有念头,那你没有念头怎么用在日用之间,怎么在动静之间呢?这说不通的。不可顷刻间底事察你的心、涵养你的心、到底是天理还是人欲?这是在静中动中任何的时刻只要它一发生,你都要非常明白的事情,这边讲涵养本原。

 

       若于此处见得分明,自然不到得流入世俗功利权谋里去矣。现在他讲的就是说,心一定要先明白,如果心明白了此处见得分明心到底是天理还是人欲?你搞得很清楚了,那学了那么多,不就是告诉你去人欲存天理。阳明先生所提倡不就是去人欲存天理吗?所以自然不到得流入世俗功利权谋里面。就是大家都在做官,为什么现在贪官污吏这么多?因为心已经偏了还不知道,心在哪里偏也不知道,心在哪里也不知道,心一团气也不知道,喜怒哀乐有没有发也不知道,发了在心中什么样的状态根本就毫无所悉。所以你有没有流落到世俗的功利权谋里面去,你根本不知道。实际上你很清楚,但是你对它又莫可奈何,对不对?

 

       熹亦近日方实见得向日支离之病这个熹就是朱熹。说我一直到最近生病了,眼睛已经花了没有再看文字了,然后现在也有很多时间可以静坐了,我才实实在在地见证到我过去的注释是支离破碎的,跟心体无关的。东一句西一句,凑得琳琅满目,跟心体是无关的。各位他为什么朱熹会讲支离之病?原因是这样,陆九渊跟朱熹他们在鹅湖之会的时候,在辩论。辩论完了之后不欢而散的时候,这个陆九渊兄弟,就是讥讽朱子说:你呀,你的学问,你这么出名,你这么会写注释,你的学问支离破碎。就是讲他支离,就是支离破碎。所以到这个时候朱熹才反省,才承认,没有错,这个陆氏二兄弟说的都没错。我到现在才实实在在发现,我过去学说真的支离破碎。

 

        虽与彼中证候不同,然忘己逐物,贪外虚内之失,则一而已。这个虽与彼中证候不同,那个彼中,我虽然跟他们症状不一样,他们是谁呢?在这里并没有说,为什么呢?各位,这是一个书信往来,吕子约写信过来,到底说了什么,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原信,那么现在朱子是回信,回信是就他所提到的人物来回信。我的支离之病跟你所提到的那些事情那些人,虽然是症状不同,但是,忘己逐物贪外虚内之失则一也我不知道他提了谁,但是我跟那个人,虽然症状不同,但是我们都一样,忘己逐物。我们忘了观照自己的心性,我们不断地往外追寻。各位朱熹是很出名,他的学问大家都知道。要说要求名的话,那没有人比朱熹更成功。那就是逐物了,对不对?贪外虚内里面空虚了然后外面的声名却很大,这个过失则是一致的。

 

        程子说:不得以天下万物挠己,己立后自能了得天下万物”。各位这句话是程子说的,《二程遗书》里面所说的。不得以天下万物挠己挠就是屈挠、阻碍的意思。天下万物再怎么多,再怎么琳琅满目,千万不要阻碍了我们的心性。己立后自能了得天下万物那自己的心性能够站立得起来,光明磊落之后,天下万物怎么样处理才妥当呢?自自然然就能够妥当,为什么?因为一个公正无私的人,他就会摆出公正无私、光明磊落的处事的办法来。一个内心阴私满腔的人,他办法虽然处理得好像让大家没话说,久而久之就会发现当时被他设计了,对不对?纵使一个人光明磊落处理事情,纵使程序有点错误,久了大家发现他当时其实是大公无私,或者偶尔有一点什么闪失,这个并不值得我们去批判他。最后这一个事情处理得好不好,是用什么来批判呢?就是我们的内心啊。

 

        今自家一个身心不知安顿去处,而谈王说伯说我们连自己的心性都不知道怎么样安顿,从哪里安顿?连这个都未曾体会,整天谈王说伯。各位王道伯道,伯道就是霸道。却整天扯谈王道霸道,各位这个朱熹就是在骂自己,因为他的著述里面,整天谈王道霸道,可是连自己的身心都不知道安顿。为什么他知道?因为他生病之后发现他的心里非常浮躁,他的心里非常动荡,他心里非常不安。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哦,原来我的内心未曾安顿。

 

       将经世事业别作一个伎俩商量讲究,不亦误乎!把这个谈王说伯,把这个经世的事业,当做一种技术去研究而忘了心术是最重要的。各位一个人存心是最重要的,但他却把谈王说伯当做世事业,这是不对的。为什么?因为身外物你总带不走。

 

        相去远,不得面论;书问终说不尽,临风叹息而已。哎,说我跟你住得相隔这么远,没有办法当面跟您谈论呀。书问终说不尽你来一封书,我回答一下,你来一封书,我回答一下,总是说不完!临风叹息而已说哎,我只有独自叹息啊、哀叹啊、莫可奈何啊!希望他身体如果还有那份精力的话,我愿意跟你直接见个面,我去找你都没有关系,我把我以前错误都改正,我要把我现在所得全交给你。但是他当时已经卧病,他甚至当时写信是在床上趴着写的。好,很多是这个情况完成的,我们就知道说他已经病笃了,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面时段了才豁然开通。我们这一节就讲到这。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