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其实你食嘅唔系荔枝肉
 8000

【美】其实你食嘅唔系荔枝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3




但保鲜却是一直以来的头号难题,为了延长它的赏味期限,人们采取了怎样的加工方式,又发明出怎样的另类吃法呢?










荔枝成熟于高温高湿的盛夏,呼吸代谢极为旺盛,采摘后生理变化剧烈。它的果皮较薄,水分容易流失,养分十分丰富又容易招微生物的侵害,因此荔枝很难保鲜。为了能够长时间品尝到如此美味的“南国佳果”,在没有冰箱和高速交通工具的古代,人们想出了这样的好办法:











荔枝干


从鲜荔枝到荔枝干,可以说是啖荔爱好者退而求其次的办法,但经过加工处理的荔枝干,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荔肉厚、味香甜,还能满足长时间保存和远距离运送,让荔枝的“圈粉”范围越来越广。


民国“万诚兴”荔枝干商标



民国“粤东广奇昌罐头庄”

黑叶荔枝商标纸


糖水罐头、蜜饯荔枝肉也有一群拥趸。这样的制作方式食用起来方便、美味,自尝、请客、送人都是不错的选择。在民国至上世纪有不少生产荔枝罐头或干果的品牌,有些你是否曾有印象?


20世纪红旗牌糖水荔枝商标纸


20世纪路桥牌糖水荔枝商标纸


荔枝酒


“红透蝉纱裹玉肤,酿成香味胜芙蕖。”这是诗人形容荔枝酒的佳句。荔枝酒酸甜适中,带有独特的荔枝果香,同时又具有理气健脾、养血益肝之功效,好喝又健康。


而据《岭南荔枝谱》记载,早在唐代,便有岭南人偶然制成荔枝酒。这种酒以荔枝为原料,自然发酵而成,芳香浓烈。至明清,广东荔枝酒酿制技术提高,采用烧酒配制工艺,把荔枝原浆浸泡在烧酒中,既有烧酒之烈,又含荔枝之味,深受广东人喜爱。



“漏影春”材料

荔枝肉、松子、鸭脚(银杏)


此外,荔枝也曾是茶文化里的一部分,作为一种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茶果,出现在宋代“漏影春”里。这是一种别致的戏茶之法,也是古人对饮茶方式极致追求的一种体现。


据北宋陶谷《清异录》记载:“漏影春法,用镂纸贴盏,糁茶而去纸,伪为花身,别以荔肉为叶,松实、鸭脚之类珍物为蕊,沸汤点搅。”即将镂空之纸贴在茶盏上,再撒上茶末,取纸后便形成花朵状,作为花身,然后以荔枝肉为叶,松实、鸭脚(即银杏)等为花蕊,构成一幅精致奇妙的花图。观赏一番之后,再用沸水冲饮。有没有觉得小小的荔枝肉顿时变高大上了呢?


“漏影春”示意图

(图来源于网络)


但到了明代,提倡从简,受到开千古清饮之源的影响,过去作为茶果的荔枝等果品,被认为是夺味之物,不宜配茶。


此外,荔枝醋、荔枝汁等衍生制品也成为人们想念甚至取代吃鲜荔枝的一种替代品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






荔枝蘸酱油


据传这是闽粤一代部分地区非常特殊的吃荔枝方法,剥去壳蘸酱油直接吃,酸甜咸的口感杂陈一起,实在不可描述。曾有网友这样形容吃“荔枝蘸酱油”的体验:“味道形容起来就是你在大海里游泳呛了一口水,又突然有人往你嘴里放了一勺糖,就是这样。”

不过,专家认为少量食用无大碍,但消化不好的人切勿轻易尝试,避免引发肠胃疾病。如果实在想尝试甜咸搭配的吃法,荔枝泡盐水是不错的选择,不仅能提鲜增味,还能平衡体内电解质。

其实,荔枝蘸酱油还不算“可怕”,进阶版的还有荔枝虾球、糯米荔枝扣等,让荔枝与各类食材一起烹煮,成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你敢尝试吗?


如果这些“奇葩”吃法已超出你对荔枝的认知范围,别走,更另(kě)类(pà)的还在后头!那就是:



如此独特的吃法来自清代广东人李倩。据《清稗类钞·饮食类》记载,“粤中荔枝,必俟五六月红熟,方以甘鲜擅名。非其候,则攒眉螯口,不可下咽。”但李倩唯独喜欢吃未熟的青荔枝,食用时蘸以香山盐虾酱,一次可吃上百枚,称其“人间至味”。


能接受这般独特吃法的其实都不是一般人,如果你知道李倩心中的其它“人间至味”,也许就恍然大悟了。他超级爱吃醃鸭屁股,而且是“每膳必需”,还曾发出这样的感叹:“世不爱宝,我不忍其弃于地也。”


这些荔枝的另类吃法,也许对一些人来说是嗤之以鼻难以接受的,但对部分人而言却是找到了吃荔枝的另一种滋味和乐趣。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