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作为中学老师,学生课堂上用手机,我是这么做的
 4465

【启】作为中学老师,学生课堂上用手机,我是这么做的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07

正上着课,有人手机响了。学生很小心地把手机调成了震动,以为这样可以不被注意。然而很显然全体师生都听到了,只是猜不出是谁。

那个面色尴尬的学生在悄悄地折腾自己的书包,其他学生在看着我。

我停下了讲课的步骤,对着空气说:“赶紧把手机关掉,不要打扰同学学习。”

大家紧张的心都瞬间松弛了下来,包括那个悄悄关手机的同学。她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看见了她。

我工作过的学校有好几所,对于手机的规定,他们有的松有的严。最严格的学校规定:一旦发现随身携带手机,哪怕是关机状态,也要开除学籍留校察看!而松一点的学校则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只是各班班主任进行相应的约束。也因为这种经历,关于手机问题,我产生了一些有趣的看法。

第一,管理严格并不能杜绝学生使用手机。比如那所开除学籍留校察看的学校,其实全校绝大多数同学都有手机。大家在地下偷偷摸摸,抓住一个倒霉一个。有时候还未必,因为老师爱惜学生,知道一旦上报就会导致学生被开除,所以很多时候最多嘴上批评一下,或者把手机暂时没收,周末的时候再还给他们。

同时,这种变态规定把家长也逼到了学校的反面。他们不放心孩子,宁可帮学生保密也要拿手机给他们。而且在老师问到的时候,可能还会替孩子撒谎。本来可以多方联合、合理疏导的事情,变成了学校的孤军奋战。甚至内部也有叛变,因为有些年轻的科任老师不赞同这种规定,反而和学生彼此记了手机号,经常短信交流。

第二,管理松懈并不必然导致学生滥用手机。我现在工作的学校对于学生使用手机没有严格的规定,班上好多同学手机比我的还高级。然而除了极个别同学,几乎没有在教学场所使用手机的现象。大家一般是下课用、放学用、周末用。全年级接近两千人,学习压力极大,他们自己也舍不得把太多时间花在玩手机上。

有没有克制不住的?当然有。比如上一篇专栏文章提到的那个女孩儿。但说实在的,明知道当前压力却不能自拔地投入到了手机玩乐上,多半是生活状态或者心理状态上出了点问题,根子不在手机上。而那些“我就是不爱学习,我就是爱玩手机”的人,你没收了他的手机他也不会学习的。只不过让没收手机的老师有了点心里安慰。

为什么管理严格的学校学生反而大规模玩手机、而相对松懈的学校却没有成为重灾区呢?我想,大概是因为手机时时刻刻都在身边,反而没那么渴望了吧?当我们确定了对一个东西的拥有和控制权的时候,它才能真正成为我们的工具;否则,它就会演化成一种吞噬人心的欲望。

在之前那个严格的学校时,我是班主任。我对学生们说:“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有手机,放你们放弃手机是不现实的。但是我有几个要求。第一,要严格控制自己玩手机的时间,要明白自己的重点是什么;第二,不要被我现场撞到。毕竟学校有规定,你们要是都嚣张到当面挑衅了,我肯定还是要没收的;第三,我相信你们不会用手机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把电话号码告诉我,考试的时候我会随机打一些同学的电话,这期间你们必须关机,否则视为作弊;第四,如果你们真的信得过我,建议你们平时把手机放在我这里保管,周末的时候再拿回去。毕竟,一旦被学校相关领导抓住,我也帮不了你们。”

那几年,我抽屉里随时是几十部手机,不是没收的,全部是主动上交的。同时,全班每个同学的电话号码我都有,也都是他们主动告诉我的。

师生之间建立起信任的关系不容易,我没有用这些号码去随时查岗,而是在他们请假之后询问人身安全问题,或者偶尔在深夜回复他们发来的短信。

谁不想认真学习?谁不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这个班、这个年级最优秀的学生?

可是,当一个老师操心过分的时候,学生自己也就懒得慌张,反而把一切精力都拿来和老师对抗了。

管理,到底是松一点好还是紧一点好?我天性不喜欢紧张的人际氛围,特别讨厌为了一个形而上的道理夸夸其谈。所以很多时候,当我发现一个规定如果除了制造紧张氛围、增加教师威严之外不能起到任何实质作用的时候,我宁可没有这个规定。

教育教学,最好还是针针见血、招招到肉的好。如果一个规则还没有想清楚,不如先不去实施,让学生和老师都能有观察探讨和改进的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在本文开头,我明明发现了那个女生,却没有把她点出来的原因。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今天我的 timeline 被某中学开出十二个携带手机的同学的新闻刷屏了。我想可能很多老师也有这方面的疑惑,便写出来探讨一下。

教育管理是一个动态的、复杂的问题,如果不是置身其中,大家很难理解我到底在表达什么。所以一般评论中那些一眼看去就不是老师的人说的话,我一般是不予回复的。但对于老师们来说,手机这个问题心里应该要有个谱,不能用力过猛,但也最好不要放任自流。某中学之所以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做得太过了。其实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没收了某个孩子的手机,他最多也就是心里不爽,完全不至于到这种民怨沸腾的地步。

所以,如果老师真的决定要没收学生的手机,相应的心理工作一定要做好。你觉得学生就该爱学习,他们天生就该明白手机的危害。可是他们却只会觉得天赋人权,你这么做就是在干涉他们的生活昭示你的权威。你必须要让他自己明白:交出手机,是他自己的选择,你只是负责监督和执行。你不能是那个用“没收手机”作为惩罚手段的人。

曾经,我的学生很喜欢打篮球,距离高考一百天的时候,还在为学校禁止他们参加篮球联赛而抗议。学校虽然让步了,我却在班上问他们:“假如一百天以后,你考砸了,你能不能拍着胸膛说:‘我没有遗憾了,虽然高考考得不好,但是高考前一百天,我们成功地参加了校园篮球联赛,还拿了冠军呢!’我不需要你们回答我,你们只需要自己回答自己就够了。”

后来,我也用这个问题问过无数学生:“假如你高考考得不好,你能不能拍着胸膛说:‘我不后悔,因为我曾经在某堂课上和我的同桌聊得非常愉快、我曾经想出了一个不做作业的绝妙理由把语文老师驳得哑口无言……’你能吗?如果不能,那么请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而不是对立的敌人。”




他们也许没有自制力,但他们却不是毫无理智的人。

PS: 以上言论并不完全适用于目前的中职类院校和生源较差的私立学校。那些地方情况更为复杂,我并不敢冒昧揣测。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