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之方(1):积善的家庭,一定会有很多吉祥如意的事延续
 1.82万

积善之方(1):积善的家庭,一定会有很多吉祥如意的事延续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51

《周易》说,天道的规律是,盈满了,就会亏损;谦虚了,就会增益。地道的规律是改变盈满使之流向谦下。鬼神是损害盈满而福佑谦虚。人道是厌恶盈满而爱好谦虚。所以,谦卦中的六爻都是吉利的。《尚书》说:“盈满必定招来亏损,谦虚必定获益。”我多次和大家一同参加考试,每次见到寒士即将发达的时候,一定显现出谦虚的光芒。


辛未那一年(1571年),举人赴京会试,我们嘉善的同学一共十人,其中丁敬宇年龄最小,却最为谦虚。我对费锦坡说:这位仁兄今年一定会考上。费锦坡问:何以见得?我说:你看我们十人当中,有谁像丁敬宇那样温和恭敬、诚恳忠实、不为人先?有谁像丁敬宇那样毕恭毕敬、谨小慎微?有谁像丁敬宇那样受到侮辱、诽谤也不开口辩解?一个人如果能够做到那样,就是天地鬼神也要保护他,哪有不飞黄腾达的道理?


等到开榜,不出所料,丁敬宇果然考中进士。


丁丑年(1577年)我在北京,和冯开之住在一起,我发现他和少年时代的脾性完全不同了,变得非常谦和庄重。我们另一个朋友李霁岩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不会顾及别人的颜面,经常指摘冯开之的过失,但冯每次都心平气和,淡然面对,从未恶言相向过。我对冯开之说:福有福的起因,祸有祸的先兆。你这样谦虚诚恳,上天一定会帮助你。老兄今年一定会考出好的成绩。果然,不久他就考中了。


赵裕峰,字光远,山东冠县人,不满二十岁就中了举人,以后参加考试,却再也没有进步。他的父亲担任嘉善县的主簿,他随同前往。他很仰慕嘉善的名士钱明吾先生,便带着自己的文章去请教。钱明吾看了他的文章,没有一句赞词,几乎批评得一无是处。但是,赵裕峰不但不生气,反而心悦诚服地改进自己的文章。到了第二年,他就考上进士了。这就是谦虚使人进步。


壬辰年(1592年),我进京去觐见皇帝,遇到了夏建所先生,看到他虚怀若谷,整个人散发出温和包容的光芒。我对友人说:凡是上天要使某个人发达,在还没有降福给他时,会先开启他的智慧。这种智慧一旦开启,浮躁的人会变得沉稳,放肆的人会变得内敛。夏建所这样的温良恭敬,一定是上天启迪了他。等到开榜,果然考中了。


江阴的张畏岩,勤勉地追求学位,在读书人里有一定的声望。甲午那一年(1594年),他去南京参加乡试,寄宿在一家寺庙里。揭晓后他榜上无名,忍不住大骂考官有眼无珠。正好旁边有一个道人,笑着看张畏岩骂人。张看到道人在笑,又迁怒于他。道人说:相公的文章一定写得不好。


张畏岩更加愤怒,说:“你都没有读过我的文章,怎么知道我的文章不好?”


道人回答:“我听说,写文章贵在心气平和。现在看到相公在这里高声叫骂,一定是心里积了一堆不平之气,怎么可能写出好文章呢?”张畏岩听了,不由得不服,立即向这位道人讨教。


道人说:“考得中还是考不中,全在于命运,命里不该中的,就算你文章写得再好,还是没有用。你一定要自己做一个很大的转变,才能改变命运。”


张畏岩说:“既然是命,又怎么能转变呢?”


道人说:“造命的是天,而立命的是自己。只要尽力去做善事,广积阴德,什么福泽求不到呢?”


张畏岩说:“我一个贫寒的读书人,哪有什么本钱去做善事?”


道人说:“善事和阴德,都是由人的内心决定的。只要常常存有善心,就功德无量。比如谦虚,并不花费你的钱,为什么不自我反省而骂考官呢?”


从此以后,张畏岩一改从前浮躁的做派,每天都行善,每天都在增加功德。丁酉年(1597年),他梦见自己到了一所高高的房子里,看到一本考试录取的名册,中间不少是空缺的,就问房子里的人,这本名册意味着什么?有人回答:这是今年科举中第者的名册。


张畏岩问:“为什么中间的名字是空缺的?”


那人回答:“对于那些读书人,阴间每三年考察一次,必须是积累功德、不犯过错的人,才能榜上有名。像册子里空缺的,都是原来预计能够考中的,但因为近期有不端行为而被除名了。”又往后指着一行说,“你这三年来,行事勤慎,或许应当补充到这里,希望你自重自爱。”果然,在那年的考试里,张畏岩考中举人,位列第一百零五名。


从这些事看来,抬头三尺,定有神明。趋于吉祥也罢,避开凶险也罢,全在于自己。如果能够心存善念、严于律己,对天地鬼神敬重,对别人抱着谦逊的态度,那么,鬼神也会时时眷顾我们,我们才有受到福泽的根基。那些咄咄逼人的人,肯定难成大器,即使发达了也不会享受生活的乐趣和美好。稍微有见识的人,必定不会心胸狭窄,自己把福泽挡在门外。何况,谦虚的人受教的机会也多,从而获益无穷,这实在是修行者必不可少的品质。


古语说过:“有志于功名的人,一定会得到功名;有志于富贵者,一定会得到富贵。”人一旦有了坚定的志向,犹如树木有了坚实的根基。立定志向后,就应该每一个念头都不忘谦虚,处处不忘给人方便,自然就会感动天地,这就是所谓的福报是由自己造成的。


现在有些求取科举功名的人,起初也许并没有真正的志向,只是一时的兴起。兴致来了,就去追求;兴致散了,也就作罢了。


孟子对齐王说:“大王如果真正喜欢音乐,那么,齐国也就治理得差不多了。”我认为读书人之于科举,也是一样。如果你发自内心地喜欢,有坚定不移的志向,那就一定能够获得功名。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