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命之学(1): 只有凡夫俗子才会有所谓的命数
 4.37万

立命之学(1): 只有凡夫俗子才会有所谓的命数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6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让我放弃科举,不要走当官的路,而去学医。母亲的想法是,学医既可以养活自己,又可以帮助别人。况且,通过一种技艺成就自己的名声,也是我父亲的心愿。


不久,我在慈云寺遇到一位老人,胡子修长,身躯伟岸,仙风道骨,我向他行礼表示敬意。老人对我说:“年轻人,你是当官的命啊,如果你明年去参加考试,一定可以考取秀才。这么好的当官的命,你为什么不去读书呢?”我把自己的情况老实告诉了他,并询问他尊姓大名以及来自哪里。老人回答:“我姓孔,云南人。我已经得到了邵雍先生的《皇极经世书》的正传,从运数上看,我应该传授给你。”


我觉得这个孔先生很有来头,就把他请到家里,并告诉了母亲。母亲一听,也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高人,就让我好好招待孔先生。孔先生住在家里的日子,我又用很多问题试了他的术数,没有一次不灵验的。于是,我相信了孔先生对我的劝导,起了读书的念想。但我的家境要供我读书,有一定困难,就和表兄沈称商量,表兄说:“郁海谷先生在沈友夫家里授课教学,我送你去那里寄读很是方便。”这样,我就拜了郁先生为老师。


孔先生通过占卜,把我第二年要参加的考试结果预测如下:参加县一级的考试,会得第十四名;参加府一级的考试,会得第七十一名;参加提学一级的考试,会得第九名。第二年去考试,果然如此。于是,我就请求孔先生把我一生的命数算一算。孔先生算了一会儿,就一一告诉我,哪一年考试会考第几名,哪一年成为廪生,哪一年当上贡生,在贡生之后哪一年会当上四川某个县的县长。当县长三年半后,应该辞官还乡。


孔先生还算出,在五十三岁那一年的八月十四日丑时,我会辞别这个世界,寿终正寝。最后,他又说我命中没有子女。我把孔先生说的,都一一记录下来。


从此以后,凡是遇到考试,得到的名次,都不出孔先生的预料。唯独错了一点,就是孔先生算定我做廪生领取国家九十一石五斗粮食就能出贡,但是,我在领取米粮七十余石时,就被当时掌管教育的屠姓提学批准补贡。在这件事上他好像算错了。


但不久,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位姓杨的代理提学驳回了屠姓提学批准我补贡的批文,我只好继续贡生的生活。直到丁卯年(1567年),我已经三十四岁了,主持教育的殷秋溟宗师无意中看到我的卷文,感叹说:五篇策论,显示了广博的知识和深刻的见解,怎么能让这样的儒生老于窗下呢?于是,殷先生又为我申请补贡并获得了批准。这时我刚好领了九十一石五斗廪米。看来,还是没有逃出孔先生算出的命数。这让我对孔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更加相信命运有定数,没有必要强求。


补贡后,到了北京,整整一年,每天就是静坐,也不读什么书。己巳年(1569年)我回到南京,进入当时的国家大学——南雍。去国子监之前,我抽空去栖霞山拜谒云谷禅师,进行禅修。在一间房间里和禅师相对而坐,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睡觉,也不说一句话。


云谷禅师问我:“一般的凡夫俗子之所以不能成为圣人,成为觉悟者,是因为执着于各种妄念。你整整坐了三天三晚,不见你起心动念,是什么原因呢?”


我回答:“有一个算命的孔先生,把我一生的得失荣辱,都已经算得清楚明白,我就算是要起妄想,也已经没有什么可想的了。”云谷禅师笑着说:“我原以为你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没想到你其实还是一个凡夫。”


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说。禅师回答:“一个人如果做不到没有妄念,就会被妄念束缚,最终难逃命运的流转,怎么还可能超越命运呢?事实上,只有凡夫俗子才会有所谓的命数。非常非常善良的人,命数很难困住他;非常非常邪恶的人,命数也很难框住他;因为,善与恶积下来的种子,让命运变得很不确定。你二十年来,因为被一个算命先生算定了命运,就从此不再努力,不曾转动命运丝毫,难道不是凡夫俗子吗?”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