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星球 | 解读】真实的“灭绝男人计划”
 13.70万

【女人的星球 | 解读】真实的“灭绝男人计划”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34

点击“免费订

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和独家福利

【更新提醒】每天21:30持续更新中!


各位喜马拉雅的朋友,你们好,我是魏知超。


在《女人的星球》这个故事里,主人公对女性有一种病态的恐惧。在他眼里,女人是一种进化得比男人高级得多的生物。女人们正在秘密计划灭绝男人,而发现这个秘密的主人公自然就成了被她们追杀的对象。


女人打算灭绝男人?你是不是觉得主人公的想象力有点太丰富了?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等你听完我下面要跟你讲的这个真实的历史故事,再回头听一次《女人的星球》,你也许就会有另一番感慨了。


我要跟你说的,是一个真实的灭绝男人计划

 

制定了这个灭绝男人计划的,是一位女性,名叫瓦莱丽·索拉纳斯(Valerie Solanas)。要说清楚她的这个灭绝男人计划呢,我们得从她的童年开始讲起。

 

瓦莱丽·索拉纳斯1936年的时候出生在美国的新泽西州。她的童年经历非常不幸。她父亲酗酒,打他;被寄养在爷爷家,爷爷也酗酒,打他;青春期的时候爱上一个水手,结果怀孕堕胎,被爷爷赶出家门。成长经历中的这群渣男,对她构成了人生中的第一轮暴击,在她内心里种下了不信任男人、厌恶男人的种子。


没想到的是,后来对她进行第二轮暴击、让她内心里厌恶男人的种子发芽的,居然是心理学。瓦莱丽在大学里读的是心理学专业。不巧的是,那时候在心理学界占主流地位的,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

 

我们知道,弗洛伊德提出的很多观点都相当不待见女性。比如说,弗洛伊德提出,女孩子在成长的过程里会发现自己没有男性生殖器,然后会以为自己是不完整的男人,产生一种所谓的阴茎嫉妒

 

当然,这种观点我们今天听起来已经是很扯淡的了。瓦莱丽当年显然也对这种贬低女性的理论感到非常不爽,于是,她就开始着手写一本非常激进的小册子。这就是后来非常著名的《灭绝男人协会宣言》(Society for Cutting Up Men Manifesto, SCUM Manifesto)。

  

在这份宣言的开篇,瓦莱丽写到,灭绝男人协会的宗旨是要构建一个理想的女性社会,而其中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消灭男性。

 

为什么非要把男人除之而后快呢?宣言里说,这是因为男人是不完整的女人

 

瓦莱丽说,男人的基因里有Y染色体,上面带有很多缺陷。这些缺陷会让男人以自我为中心、缺乏感情、没有同情心。那么这样的残次品呢,索性就灭绝掉算了。

 

而女人,只有X染色体,所以女人没有这些缺陷。——你听听,是不是跟《女人的星球》主人公的论调如出一撤?

 

总之,因为男人有这么多的缺陷,所以他们其实是嫉妒女人的,他们终其一生都在试图把自己变成女人。男人其实都有阴部嫉妒,也就是嫉妒自己没有女性的生殖器官。

 

说到这里,你应该听出来了,瓦莱丽在这个《灭绝男人协会宣言》里,其实是把弗洛伊德理论里的男性和女性掉了个个。她用这种方式来讽刺弗洛伊德是个直男癌,讽刺当时的主流言论对女性的不公平态度。所以呢,这份宣言与其说是一份严肃的行动纲领,还不如说更像是一本充满讽刺意味的文学作品。瓦莱丽其实并不是真的号召女性同胞去灭绝男人。

 

《灭绝男人协会宣言》在被创作出来的很长时间里,其实都处在无人问津的状态,毕竟那时候的瓦莱丽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可后来,这本宣言却因为一起轰动世界的大案名声大噪。

 

这件大案就是著名的先锋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被刺杀事件。

 

196863日,安迪·沃霍尔在他的办公室里被一位闯进门来的女刺客用手枪击中,肺部、肝脏、胃和食管全都打穿。他被送到附近的医院里,做了五个小时手术后才终于脱险。

 

那么,这个差点杀死安迪·沃霍尔的女刺客是谁呢?没错,就是写出《灭绝男人协会宣言》的这位瓦莱丽。

 

瓦莱丽离开大学校园来到纽约后,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安迪·沃霍尔。她把自己的一个话剧剧本交给安迪·沃霍尔,期望借助他的资源把这个剧给制作出来。结果却完全没有受到重视。而正好在这个时期,瓦莱丽的精神状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开始产生一些受迫害妄想,渐渐地把自己前半生积累下来的那些对男人的仇恨,都一股脑投射到了安迪·沃霍尔身上,最后情绪崩溃,发起了那起刺杀事件。

 

在后来的案件审理中,瓦莱丽被诊断出患有妄想型精神分裂症。考虑到她的精神状态,法庭作出了轻判,她在监狱和精神病院坐了三年牢之后就出狱了。

 

有点讽刺的是,这起刺杀案件间接成就了瓦莱丽。她的作品在刺杀事件之前无人问津,在这之后却成了人们热烈关注的焦点,尤其是那本号召灭绝男人的《宣言》,一度成了畅销书,反复再版。

 

借着这股势头,出狱之后的瓦莱丽真的组织过几次聚会,去为她幻想出来的这个灭绝男人协会招募会员,但估计是没有什么成果。后来瓦莱丽自己也说,这个协会最终也只是个纸面上的东西,从来没有真的成立起来过。对于瓦莱丽自己来说,直到1988年去世,《宣言》里的那一切也终究就只是一个虚幻的泡沫而已,她至死也没有看到一个女性时代的来临。

 

《女人的星球》这个故事,仿佛就像是对瓦莱丽和他的灭绝男人协会的一个遥远的回响。在《女人的星球》主人公的脑海里,瓦莱丽未竟的目标已然实现,女性时代的降临已经指日可待。

 

让我很感慨的是,当我们把瓦莱丽的这段真实历史和《女人的星球》这个故事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男性对女性的这种恐惧心理,源头其实正好就是它的反面,也就是男性对女性的贬低和蔑视。正是因为再也忍受不了男性的蔑视,有些像瓦莱丽这样的女性才发出了一些激进的反击,而这最后又引发了男性的恐惧。

 

所以呢,女人的星球这种恐惧里本身就蕴含着一点反讽的味道,之所以会有女人的星球这种恐惧,难道不正是因为这个现实世界仍然是一个男人的星球吗?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