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小猪 | 解读】到底是谁制造了“多重人格”?
 10.62万

【三只小猪 | 解读】到底是谁制造了“多重人格”?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54

点击“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和独家福利!

【更新信息】每天21:30更新1集有声剧+1集解读



各位喜马拉雅的朋友,你们好,我是魏知超。


《三只小猪》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患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多重人格。大哥、二哥和小妹这三个人格住在同一个身体里,彼此相依为命,像三只小猪对抗恶狼那样,一同对抗野兽。而这个野兽呢,我估计,很有可能也是主人公身体里的其中一个人格。


多重人格这个话题是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好奇和讨论的,因为它听起来特别地超现实——一个身体里住着几个不同的灵魂,这简直就像是奇幻小说里的设定。除了几个人格之间如何互动的这一点本身就很让人好奇之外呢,最容易引起我们兴趣的,大概就是:多重人格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像《三只小猪》里的主人公,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在一个身体里分裂出几个不同的人格呢?下面呢,我就想跟你来聊一聊多重人格到底是怎样形成的。


在《三只小猪》这个故事里有不少暗示,让我们不难猜出来,主人公小时候可能有过非常严重的精神创伤。他身上的那几个人格,很可能都是被最早的那个人格创造出来,用来帮他抚平那些创伤的。


那么多重人格是不是被童年创伤诱发出来的呢?有一些精神病学家的确是这么认为的。最主要的一个证据就是,有很多多重人格患者都能回忆起自己童年曾经遭受过虐待。那么,一个很顺理成章的推论就是,有些孩子在受不了虐待的时候,就在头脑里创造出了那些替身人格,用来给自己提供保护和抚慰,就像是很多孩子无聊的时候会创造出那种想象中的玩伴来陪自己玩一样。

 

这种解释听起来挺合理的,是吧?如果你也挺认同这种解释的,那接下来的另一种解释就很颠覆啦。

 

事实上,在精神病学界,多重人格的形成原因是一个争议非常大的话题。精神病学家分成了两个针锋相对的阵营。刚才说的童年创伤导致多重人格,这只是其中第一个阵营的观点。而第二个阵营的专家却认为,多重人格其实本来并不存在,可以说呢,它是一种被人认为创造出来的疾病

 

那到底是谁人为地造出了多重人格呢?

心理治疗师文化氛围

 

你没有听错。创造出多重人格的首要嫌疑犯,居然是心理治疗师。唉?心理治疗师难道不是去解决心理问题的吗?他们怎么可能反过来制造出一种心理问题呢?

 

第二阵营的专家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指控,是因为他们发现了很多围绕着多重人格的疑点,而这些疑点大多指向了心理治疗师。我这里跟你说说其中的一个疑点。

 

这个疑点是,绝大多数多重人格患者都不是先出现多重人格的症状,然后才去接受心理治疗的。实际的顺序正好颠倒过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患者先因为别的原因去接受心理治疗,然后在治疗的过程中才出现多重人格的症状。

 

尤其是他们在接受了催眠治疗之后,多重人格就会特别频繁地出现。而且,随着治疗的进行,人格的数量还会不断地增加。

 

这就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样一种可能:心理治疗师可能在催眠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诱导患者去想象自己身体里存在另一个人格,患者可能是顺着这种诱导,把那个人格给创造出来的。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有心理学家验证过这种推测,结果他们真的用催眠在正常大学生身上诱发出了非常类似于多重人格的反应。

 

基于各种类似的疑点,第二阵营的这些精神病学家就向我们描绘出了另一幅图景:多重人格并不是由童年创伤引起的,它其实是在一些心理治疗师有意无意的诱导之下产生的。所以它是一种人造疾病

 

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些治疗师要去诱发多重人格呢?他们难道是成心要祸害这些患者吗?

 

当然不是的。

 

一个更合理的推测是,这些治疗师自己也受到了某种暗示和诱导之后,相信多重人格是存在的。他们带着这样的观念去诊断患者,于是就有意无意地把患者引导到了多重人格这个方向上。

 

那么,又是什么东西在诱导这些治疗师,让他们相信多重人格确实存在呢?

 

答案很可能是——流行文化

 

1973年的时候,美国记者弗洛拉.施莱伯(Flora Rheta Schreiber)出版了一本纪实文学《西比尔》(Sybil)。《西比尔》这本书里详细记录了一个化名叫西比尔的多重人格患者接受治疗的过程。这本书出版后在美国引起轰动,几年后还被改编成电视剧,进一步扩大了影响。虽然后来有很多证据发现,现实中西比尔的原型未必患有多重人格,她可能只是有歇斯底里——也就是情绪非常容易失控,经常大吵大闹加胡言乱语。歇斯底里其实是挺常见的一种精神障碍,但这位患者的治疗师以及《西比尔》那本书的作者很可能是为了博眼球,把她的病情有意夸大了。

 

但是,这些证据也无法阻止多重人格这个概念随着这本书的热卖在美国深入人心。

 

正是从《西比尔》开始产生巨大影响的80年代初开始,多重人格的病例就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到今天为止,历史上绝大部分多重人格病例都是在那之后的十几年里被确诊的。

 

所以,很可能正是因为受到那个时代的文化氛围潜移默化的影响,不少治疗师就接受了多重人格的概念,于是在自己的治疗里真的诱导出了多重人格。

 

于是,追根溯源的话,文化氛围就是制造多重人格的另一个嫌疑人。

 

文化氛围可能还不止是通过治疗师传导给患者的。有的时候,患者自己也会直接被文化氛围左右。比如说,印度的多重人格患者只有在睡了一段时间起床之后才会改变人格。为什么这么特别呢?答案让人啼笑皆非,这是因为当时印度的电视上就是这么宣传的。

 

我们平时总爱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看起来多重人格可能是一个诡异的特例。这一次,也许是艺术创造了生活,是先有了人们对多重人格的幻想,它才从幻想变成了现实。

 

如果《三只小猪》的主人公是生活在多重人格的文化还没有流行起来的时代里,那也许,二哥与小妹这些人格就不会有机会诞生。我不知道在那个时空里,主人公的悲剧是不是能够避免,但在那里,他的人生际遇肯定会是另一幅完全不同的面貌。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