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小猪 | 郭晓东演播】我的身体里住着三个人(下)| 分裂指数:★★★★★
 15.73万

【三只小猪 | 郭晓东演播】我的身体里住着三个人(下)| 分裂指数:★★★★★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05

点击“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和独家福利!

【更新提醒】每天21:30更新1集有声剧+1集解读


大约一个月后,患者体内小女孩的人格突然消失了。医生很欣慰,这证明药物治疗有效了。但我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么短的时间里,能让一个人完全回归正常?那个所谓的“三只小猪”的故事,他就这么彻底忘了?


我坚持要再回到医院见他一次——即便那不是同一个人。 

 

他:他们以前很少放我出来走,现在有机会了,我恨不得一直呆在外面。

我:嗯,新的环境,我面对着一个新的你。等一下,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

他:可以,我知道自己是多重人格。我也知道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杀人的事儿。至于那个女孩儿的人格还在不在,就不要管了吧。

我:你很急于被法律制裁?

他:是。

我:为什么?

他:因为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行,并且知道不能挽回任何事情,但是我的内心又非常痛苦,所以真心期盼着对我的惩罚,好让我早点儿脱离这种忏悔的痛苦。这理由成立吗?别那么严肃,难道你希望我装作神经病,然后逃脱法律制裁?

我:是精神病,你也许可以不受法律的制裁,你可以利用所有尽心尽职的医生和心理医师,但是即便你成功地活下来了,你终有一天也逃脱不了良心的制裁。

他:为什么要装圣人呢?你们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杀了我呢?说我一切正常,是丧心病狂的杀人犯不就可以了吗?

我:谁都不是圣人,但是我们会尽本分,而不是由着感情下定义。你先说,你身体里的女孩去哪儿了?

他:我把她杀了。

   

我依旧冷冷地看着他,但是,强烈的愤懑就是我当时全部的情绪。

 

他也在看着我。 


几分钟后,我冷静下来了。我发现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会急于被法律制裁?他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罪行结局肯定是死刑,那么他为什么这么期盼着死呢? 

 

我:说吧,你的动机。 

他:你够聪明,被你看穿了。如果我说了,你能帮助我死吗?

   

如果他不杀了那个女孩,那么他们共用一个身体就构成了多重人格。多重人格这种比较特殊的“病例”肯定是量刑考虑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最终的判决结果极可能会有利于他。但是现在他却杀了那个女孩,也就是说,不管什么手段,人格上获得统一。统一了就可以独自操控这个身体,却是为了死。


这就好比一个人一门心思先造反再打仗,很幸运地夺取了天下却不是为了当皇帝而是为了彻底毁灭这个国家一样荒谬。而且,从经验上来讲,如果看不到动机,那么一定会在更深的地方藏有更大的动机。这就是我疑惑的最根本所在。 

   

我:告诉我吧,你的动机。 

他:如果我说了,你能帮助我死吗?

我:我没办法给你这个保证,即便那是你我都希望的,我也不能那么做。

他: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给她讲《三只小猪》的故事吗?

我:这里面有原因吗?

他:我即将告诉你的,是真实的。虽然你可能会觉得很离奇,但是我认为你还是会相信,所以我选择告诉你。也许你只看到了我和妹妹,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们曾经是三个人。最初的那个人,也已经死了,但不是我杀死的。我给你讲个真实版《三只小猪》的故事吧。

 

三只小猪住在一栋很大的宫殿里,开始的生活很快乐,大家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情。有一天其中的两只小猪发现一个可怕的怪物进来了,于是那两只小猪一起和怪物搏斗,但是怪物太强大了,一只小猪死掉了。在死前,他告诉参加搏斗的兄弟,希望他能打败怪物,尽力保护最小的那只小猪妹妹。此时最小的那只小猪还不知道怪物的存在。于是没有战死的这只小猪利用宫殿的复杂结构和怪物周旋,同时还要保护最小的那只小猪,甚至依旧隐瞒着怪物的存在,这样过去了很久。但是,他太弱了,根本不可能战胜怪物。而怪物一天天地越来越强大,以至于他一切工作都不能再做了,专心地和怪物周旋。有一天,怪物占据了宫殿最重要的一个房间,虽然最后终于被引出去了,但是那个重要的房间还是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宫殿出了问题,事情再也藏不住了。但是最小的那只小猪很天真,不懂到底是怎么了,于是肩负嘱托的那只小猪撒谎说宫殿在维修,就快没事了。他还在尽可能地保护着她,并且经常会利用很短的一点儿时间去看望、安慰最小的那只小猪,不让她知道残酷的真相……这不是一个喜剧……终于怪物还是发现了最小的那只小猪,并且杀死了她……最后那只,也是唯一的那只小猪发誓不惜一切代价复仇,他决定要烧毁这座宫殿,和怪物同归于尽……

 

他:这就是《三只小猪》真正的故事。这就是我的动机。

我:但是你妹妹……但是她没有提到过有两个哥哥……

他:大哥死的时候,她很小,还分不太清楚我们,而且我们很像……

我:这不合情理,没有必要分裂出和自己很像的人格来。 

他:因为他寂寞,父亲死于醉酒,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他身边的人都不同情他,反而嘲笑他,所以他创造了我。他发誓将来会对自己的小孩很好,但是他等不及了,所以单纯的她才会在我之后出现。

我:那你说的怪物,是怎么进来的?我费解这种……人格入侵?解释不通。 

他:不知道,有些事情可能永远没有答案了……也许这是一个噩梦吧?我明白这听上去可能很可笑,自己陪伴自己,自己疼爱自己。但是如果你是我,你不会觉得可笑。

我:如果……你能让那个怪物……成为性格浮现出来,也许医生有办法治疗……

他:那是残忍的野兽,他从来都带着伤痛。

 

我听得口干舌燥,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他。

 

不久后,就在我绞尽脑汁考虑该怎么写下这些的时候,得知他自杀了。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他没有征兆地突然用头拼命地撞墙,直到鲜血淋漓地瘫倒在地上。 

   

医生:来啦?

我:医生,我心里一直很乱,没敢来见您。我跟他聊天的内容给您发来以后,您听了吗?

医生:听了,你说你想问我个问题?什么问题?

我:他是不是在用他的方式向我证明,他没有说谎,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疯了。是不是我辜负了他的那种,相信。

医生: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其实那个所谓追杀的才是本人格,他们几个,包括大哥,都不是真实的人格,都是衍生出来的。所谓的追杀,不过是想夺回属于自己的躯体。而他说的带着伤痛,也合理了。

我:是这样的吗?诶,您诊断是这样?

医生:不,这也只是一种猜测,随着他离开,这些猜测永远不能被证实了。

 

经历这个事件后,时常有个问题会困扰着我:真实的界限到底是怎样的?有没有一个适合所有人的界定?该拿什么去衡量呢?


我始终记得他在录音笔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你怎么知道现在的你,就是真正的你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