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 | 倪妮演播】死去的双胞胎妹妹说,她不习惯一个人
 19.49万

【双子 | 倪妮演播】死去的双胞胎妹妹说,她不习惯一个人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03

点击“免费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更新信息和独家福利

【更新提醒】每天21:30持续更新中!


我:你是姐姐?

她:对。

我:我曾经听说过双胞胎都有心灵感应,是吗?

她:心灵感应这词儿挺虚的,没那么奇妙。但是吧,这么多年来,我不用什么特别的方式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干什么、身体是不是很好、情绪是不是有问题。

我:这还不够奇妙吗?

她:我不觉得。我们从没出生就在一起,对彼此了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就像咱小时候没手机没网,有了就特稀奇。但现在小孩早早的就开始戳那个小屏幕,他们习以为常,一个道理。

我:那你们的生活状况相似吗?

她:虽然她情感上不是很顺利,不过其他的还好。但是后来……你也知道,他前夫把她杀了。

我:呃……我想确认一个问题,可以吗?

她:你想问我那天有没有感觉对吧?有,我梦到了。

我:梦到她前夫……

她:对,她的惨叫和挣扎,我都在梦里看到了。

我:给您水。

她:谢谢。

我:如果您不想说,或者到一半的时候改主意了,随时可以停下。

她:不,不会的。

我:好,那么,当时的情况是……

她:我先要告诉你一件事,这个是比较……说巧合也好、注定也好、命运也好、遗传也好,反正这是我母亲家族的一个特点。

我:遗传病吗?

她:不,不是病。我母亲那边的家族,只要是女性,都是双胞胎。我的妈妈是,我的外婆是,一直往上算,有家谱记载的,到一百多年前都是。

我:双胞胎的确有遗传因素……不过您这个概率也太大了……那么您有小孩了?

她:嗯,我的两个女儿15岁,都很漂亮。

 

第一眼看见她,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出生于那种衣食无忧、家教良好、父母关系融洽的家庭,因为她的镇定和自信——就算穿着病号服也掩饰不住。但一说起她的这个双胞胎姐妹,她就像蒙上了一层雾气,变得阴郁。

 

我是那种不大爱说话的人,我妹妹和我正相反。虽然我们长得很像,但是性格是完全相反的。她开朗外向,我不是。人家都说双胞胎各方面都很像,但是我们只有长得像。仅仅是看外表,相像到我女儿都分不清的地步。但细看还是能分清的,因为我们是镜像双胞胎。我头上的旋偏左,她偏右。我有点习惯用右手,她用左手……我们的生活也不一样,她结婚又离婚,没有孩子。 至于那天晚上……

 

中年男:怎么了?

她:老公,我好像,我妹可能,我妹可能出事儿了。

中年男:啊?说什么呢?

她:我妹!我妹肯定出事儿了!我刚刚在梦里看到她前夫了,她被杀了!

中年男:别瞎说了,梦里的东西怎么能信!

她:绝对有问题!快,快报警。

中年男:诶呀你别哭了,孩子该吵醒了。

她:喂?110吗?青花小区82单元3楼,你们快去看一下,出人命了!我不是目击者,我是她姐姐你们快去啊先别问我了。你们快去啊求求你们了,晚了可能就完蛋了。

 

我:不好意思,让您又回忆起了这个。

她:没什么,过去了。 

我:那么后来呢?

她:后来警方去了,但我妹妹她,她已经没了。那事儿之后的半年,我突然梦到我妹妹了,她说不习惯一个人。我一下子就醒了,之后事情开始不一样了。

我:例如?

她:你相信鬼吗?

 

说实话我对这个问题一直很困惑很费解,因为目前的说法极其混乱——虽然有很多说法能说明鬼不存在。比方说有个朋友就说过:见鬼的那些人都是看到穿着衣服的鬼吧?难道说衣服也变成了鬼?所以那个朋友断定鬼是人们一厢情愿的幻觉。而且的确没办法直接证明鬼存在。但大多数人说起鬼,都会信誓旦旦地说身边某个很亲近的人见过或者怎么怎么过,所以我对这种事情是中立态度。就算我有过类似的经历,可是,至今我没办法确认那是什么。所以我只能、也只好用不置可否的态度去看待这件事。

 

我:嗯……不是太信……

她:我原本不知道是不是该去信,但是我见过了。我知道你不相信,有些医生也不相信,他们认为我受了刺激。但是我不是那么脆弱的人。生活中的打击我可以承受,但是超出想象的那些,我承受不了。

我:好吧,对不起,我放下我的观点和态度。你来说吧。

她:记不清在哪一天了,我早上起来洗脸,侧过身去拿洗面奶,眼角余光看到镜子里的我虽然动了,但是还有个跟我的影像重叠的影像。

我:……什么?我没听明白。

她:镜子里,我有两个影像。我照镜子的时候,和我的影像重叠了,我看不出来。但是我的影像随着我侧过身;另一个却没有,还是原来的姿势,并且看着我。我几乎立刻就知道那是我妹妹。

我:嗯,是这样,我对眼角余光问题知道一些。因为所谓的余光其实是视觉边缘,那个边缘是没有色彩感的,因为也不需要有色彩感。所以很多时候用余光去看,会出现模糊的一团,正经看却没有了。正是如此,才有相当多的人对此疑神疑鬼。

她:我能理解你的解释,而且最初我也认为只是眼花了。毕竟我妹妹不在了是个事实,加上我不久前又做的那个梦,所以也没太在意。但是那种事情频繁地发生。

我:嗯,就算您没有特别强调,但是我知道您和您妹妹的感情很好。

她:是,如果不发生另一件事,我会认为自己不正常了,我也会承认我精神上出问题了。但是那件事,让我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确认我精神有问题,就算我现在自愿住院观察。

我:什么事情?

 

她:老公,最近你陪我去医院看看牙吧,最后那个大牙老疼。

中年男:行,咱周四调休的时候去吧。我也顺便去看看眼睛。

她:啊?你眼睛怎么了?

中年男: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老花了。我经常看到你走过镜子前,人已经过去了,但是……算了没事,不说了。快睡吧。

她:说嘛,怎么了?有话不说很烦人的!

中年男:我说了你别放在心上啊,我经常看到你走过去了,但镜子里还有一个你,定睛仔细看,又什么都没有了。

她:……不止一两次吧?

中年男:其实也没什么。

她:其实我也发现了,但是,但是我以为是我太紧张,太想她了。

 

我:您确定不是您告诉过他的?

她:我确定,而且我没有说梦话的毛病。

我:会不会您有其他方面的暗示给过您先生?

她:不会的,我不是那种随便乱讲的人,我先生也不是那种乱开玩笑的人,暗示一类的,更没必要。

我:之后呢?

她:之后我经常故意对着镜子,晚上或者夜里不敢,只敢白天,有时候故意动一下身体,看看到底是不是精神过于紧张了。其实,就是想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

我:有结果吗?

她:有的时候,的确不是一个影像,不用余光就能看见。

我:那么,您最后跟您先生说了吗?

她:又过了一个多月我才说的,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您先生的态度是……

她:我先生傻了,因为他这辈子都是那种很严肃的人,不信这些东西。甚至我打电话报警那会儿,他也只认为是亲人之间那种特别的关注造成的,而不会往别的地方解释。但是镜子里的影子这件事,他也见过不是一两次了。所以他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您的女儿见过吗?

她:我妹出事儿以后我心里老是乱糟糟的,就让她们住校了。

我:后来呢?

她:后来就是来医院看了,在介绍你来的许医师之前,还有一个医师看过,你知道那件事吧?

我:我不知道,没听说有什么事。

她:那个医师说我是幻觉,我先生问如果是幻觉,那么在两个人没有交流这件事的情况下,为什么他自己也看到了?那个医师解释说是什么幻觉症候群。我先生脾气很好的一个人,那天是真的急了,差点儿跟医师打起来,说那个医师胡说八道。后来才换的许医师。

我:原来是这样……那我的朋友……呃,许医师怎么说的?

她:他问了情况后,又问了好多别的,什么有没有听见不存在的人说话,家族有没有病史,最近工作生活如何一类的。之后带我们做了一些检查,说初步看没什么问题,所以也不用害怕,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选择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是这样。

我:明白了。

她: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嗯,因为我不是医师,所以我无责任的就这么一说,您不妨这么一听,好吗?

她:你说吧。

我:您,不管是梦里也好,镜子里也好,尝试过跟您妹妹沟通吗?

她:没有,没有……为什么没有呢?

 

见面结束后的几天,我抽空去找了一趟许医师,告诉了他我们的聊天进展。突然,他眉头一皱,用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和我说……

 

医生:你觉得那样好吗?

我:什么好吗?

医生:我怎么觉得你把患者往多重人格上诱导了?

我:……对啊,怎么让她去对话了!糟了,那怎么办?

医生:倒不是不可以,有过这样的先例……最后如果能人格统一化倒是也有过……不过,你最好以后不要说太多,你不是医师,你也没那个把握可以做到正向的暗示。

 

后来那个患者出院了,出院后还特地打过电话给我,听得出她很感激我提示她要和“妹妹”沟通,现在“妹妹”和她在一起。我吓坏了,没敢问是不是共用一个身体那种“在一起”。


让我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她的情况都很稳定,没再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有点故意逃避的意思。


逃避些什么呢?是我给她的那种不恰当的引导?还是这种诡异的心灵感应?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完全相信并且尊重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样的默契,这样的共鸣,也算是宇宙中的一种浪漫吧。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