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第一品丨雪漠深解:法会因由分
 1.94万

055 第一品丨雪漠深解:法会因由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0

经分为很多种。一部经由几部分构成:一种是经的序分,相当于雪漠小说的序。序分讲的是讲经时的背景。原来的《金刚经》没有分品,整部经全是一片文字。后来,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把它分成了三十二品,分品之后,《金刚经》显得更美。今天我们诵读的《金刚经》,就是昭明太子分的三十二品讲。


第一品叫法会因由分,意思是这个法会的起因。某年某月某日来了什么人,谁在讲,为什么讲,对讲经的过程进行了描述。在每一品之前,我写了一点简单的偈子来概括每一品的主题。每一品之前,我写了一首禅诗,用诗意的现代语言讲解这一品。


托钵千家还,无语隐毫光。

收至莲台上,洗却诸尘缘。

猿啼空山乐,鹤鸣吟大缘。

秋霜洗万白,蝉鸣觉天寒。


这一品主要讲释迦牟尼化缘托钵回来,静静地坐在那里,虽然不说话,但身上散发着智慧和慈悲的气息,就像一种看不见的光芒,笼罩了他身边的人,让每个沉浸在这磁场中的人都感觉到清凉、快乐、明白。


这里的莲台,指的是释迦牟尼的坐垫,也是他的清净心。密乘会观修莲花日月轮,莲花代表清净心,如果拥有清净心,那么就算身处红尘之中,也可出污泥而不染。释迦牟尼“收至莲座上”,也就是坐到了坐垫上。虽然不是真的坐了莲花,而是普通的坐垫,但因为释迦牟尼有一颗清净心,所以他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坐着莲台。


“洗却诸尘缘”的意思是放下红尘中的人和事,放下所有的是是非非,洗掉心中的牵挂、劳累,到一个清静的地方来。


“猿啼空山乐”,空旷的大山中静寂无声,远远听到一声猿啼。那境界悠远而宁静,这里写的是释迦牟尼的心境,他无论何时何地,都处于这种宁静致远的心境之中,心里一片澄明,没有纷扰,没有烦忧,宁静似水,悠广如天,但他又是明明了了的,没有一点昏沉糊涂。


“鹤鸣吟大缘”,万籁俱静,突然听到一声鹤鸣,这场景中有一种禅意。


“秋霜洗万白,蝉鸣觉天寒”,秋天一到,秋霜一掠,所有的绿色都变白了。在那种境界中,夜里听到禅在鸣叫,让人有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笔者的这四句偈子写的都是一种境界,形容释迦牟尼乞食回来时的那份清凉和孤独。你一定要明白,释迦牟尼是非常孤独的,不要认为成就了就不孤独。最孤独的就是智者,但孤独不等于苦恼。举世皆醉我独醒,世人都被欲望和执著的烈酒给灌醉了,灵魂一睡不起,只有释迦牟尼一个人清醒着。他看着满目昏睡的人群时,他怎么能不孤独?举世皆浊我独清,整个世界的人都活在五浊恶世中,充满了痛苦和热恼,只有他一个人独享清净之乐,他怎么能不孤独?所以,智者是孤独的,他只能独自享受自己内心的一种境界,无人相知。只有能跟他心心相印的人,才能感受到他的那种境界,跟他在同一种境界中相视而笑,虽无一语,但胜千言。释迦牟尼和大迦叶就是这样。佛陀拈着花,大迦叶了然一笑。于是佛陀就知道,大迦叶见到了那个境界。这种境界虽然悠远孤清,但并不痛苦。你看这四句偈子之中,就渗透了一种山水画般的禅意之境,简单至极,又饱含了浓浓的情感。这份情感就像荡漾在文字之间的微风,你看不到,听不到,却能在心中触摸到它的存在,感受到它的抚慰,体味到它的清凉。


佛陀一直都在这种境界之中,他“有大悲悯而无热恼,有大快乐而无欲望”。所有的悲悯、快乐、孤独都夹杂在一起,复杂饱满,但非常清凉,这就是大孤独。大孤独不苦。


当一个人上升至大境界时,他不可能不孤独,因为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寥寥无几。这就像他站在高山之巅,却无人做伴,那种境界之美让他非常享受,却无人可分享。没有多少人能看到他看到的东西,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解开世界那混沌的真相。就像吕洞宾的那首诗中所写的:“独上高峰望八都,黑云散去月还孤。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这就是大孤独。当你到了一定的高度时,也就没有多少人能理解你了。因为,大部分人都被红尘的浊浪卷走了,他们看不到你看到的真相。所以,释迦牟尼一直活在一种大孤独的境界之中。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