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雪江归棹图》:难得一见的徽宗山水墨迹
 1780

试听180赵佶《雪江归棹图》:难得一见的徽宗山水墨迹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2:3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44.jpg

                                              

45.jpg


46.jpg


宋徽宗赵佶不仅是一国之君,还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在中外的历史上,一个人又是帝王又是画家,这样的人太少了。据学者们看来,赵佶留下的作品还是很多的,《雪江归棹图》就是其中的一幅。这幅画为长长的手卷式装裱,画面描绘江南的雪景,整个画面的气息空灵、通透、淡雅。


中国的文人艺术家对大自然都有着非常深厚的热爱,春夏秋冬不同季节的景物都被他们写入画卷。冬季的雪景也是艺术家们经常创作的题材之一。我们纵览古代的山水画,会发现表现雪景的画作大多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敷粉法”,就是以白粉来表现洁白的雪花,白粉敷染在画面上,借以表现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一种是“借地为白法”,也就是用淡墨渲染水面、天空等大面积的空白背景,留出山石、草木、房屋等的位置。天空、水面被用淡墨渲染以后,呈现出淡淡的灰色,山峰、树木、房屋上露出的纸绢的白色底子,看起来就像覆盖了一层白雪一样。这样就形成了雪景。宋徽宗的这幅《雪江归棹图》就是以“借地为白法”进行创作的。当画幅展开的时候,我们好像走入了一个抒情的带有音韵美的冰雪世界。


从画幅右侧的起首处看过去,作者先描绘了雪覆盖下的江河、远山和近景的河岸土坡。既然题目叫《雪江归棹图》,“棹”是船桨的意思,在这里借指船只。画中的江面上有点点的小船。虽然天气寒冷,但江上的船只带给人生活和劳作的气息。有了人的生活,画面就有了动感和生气,让人感受到在冰冷的江面上,在白雪覆盖下,有了生命的存在。由于天气寒冷,作者用淡墨把天空和江面进行渲染,让人感受到阴冷的自然环境。但是画家处理得并不压抑。可以看到,在洲岛上、山坡上、江岸上,用重墨点出来的一层一层的树林。画家所描绘的并不是北方肃杀的雪景,而是江南,雪下得不是很大,在白雪覆盖的山河之中还隐含着微微的生气。


47_副本.jpg

雪江归棹图(局部)

48_副本.jpg

雪江归棹图(局部)


《雪江归棹图》的画面布局起承转合带有音乐一般的韵律感。画面的起首就像乐曲的开始,缓慢流畅的旋律引领着看画人的视线往下进行。当看到画幅三分二的时候渐近高潮,也体现出用心的地方。突起的密集的树木丛林,在山峰和山麓中形成了点子,这些点子呈现出画面的韵律和节奏感。随着江水的向前延伸,顺着山势,山峰越来越高,甚至达到了画幅的顶端。在山的左右两侧分别展现出了江水的阳面与阴面。朝阳的一面,流水从宽到窄,形成了有缓有急的状态,背阴的一面,在冰雪覆盖之下,山中仍然草木葱茏,生机勃勃。随着高潮的渐尽,气势向画幅的结尾走去。在画幅左侧的三分之一位置形成了“音乐”的休止。此时,山坡、江河的气势向右回环,好像歌曲的副歌,让我们感受到画面气势有开有合。如果把《雪江归棹图》比喻成一首乐曲的话,它具有缓起、渐进、高潮和回复四个部分,韵味悠长。900多年来,它的颜色渐渐的消退,却更平添了一种古意。


宋徽宗赵佶素以善画花鸟画著称,我们能见到他的山水画却少之又少。除了《雪江归棹图》以外,台北故宫博物院还有一幅《溪山秋色图》,但《溪山秋色图》有争议。这幅《雪江归棹图》是赵佶留下来的既可靠又精彩的一幅。


49_副本.jpg

雪江归棹图(局部)

50.jpg

蔡京题记


《雪江归棹图》的画幅的左侧,有宋徽宗的宣和殿制四个字,下面的是他的“天下一人”的花押。除此而外,也没有太多的宋徽宗本人的文字信息。画的后面有当朝宰相,权臣蔡京的一段长题,蔡京不仅是北宋时候一个权倾朝野的宰相。同时他也是大书法家,他的书法和苏轼、黄庭坚、米芾相齐名。


臣伏观,御制雪江归棹。水远无波,天长一色。群山皎洁,行客萧条。鼓棹中流,片帆天际,雪江归棹之意尽矣。天地四时之气不同,万物生天地间随气所运,炎凉晦明,生息荣枯,飞走蠢动,变化无方。莫之能穷。皇帝陛下以丹青妙笔,备四时之景色,究万物之情态,于四图之内,盖神智与造 化等也。大观庚寅季春朔太师楚国公致仕臣京谨记。


这简短的几句话犹如一篇骈体文把画幅所要表现的内容概括出来了。最后赞美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没有人能够穷尽,而凭着皇帝的画笔,就把大自然的魅力与造化全都表现出来了。皇帝的绘画造诣,可与自然相匹敌。可以看出,蔡京对徽宗皇帝极尽阿谀之能事。


这段题记透露出两个信息,一个是蔡京在文字中说“四图之内,盖神智与造化等也”。可能徽宗皇帝曾经画了春、夏、秋、冬四幅作品,而那三幅作品都没有流传下来。能见到的只有这一幅表现冬景的《雪江归棹图》了。另外一个信息是徽宗皇帝画这幅画的时间是大观庚寅年(公元1110年),赵佶18岁登上皇位,那一年是公元1100年。而他画这幅《雪江归棹图》的时候正好是28岁。作为一个28岁的年轻人,能够创造出这样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杰作,就是放在今天,也是难以想象的。当这幅画画好以后,他让权臣蔡京题记,堪称“天下第一书法配天下第一江山图”。如果当时宋徽宗确实画了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色,再配有蔡京的书法,那四幅图画应当充分地表达了登上皇位不久的徽宗皇帝,对国家,对江山的期望和情感。好景不长,当宋徽宗44岁的时候,也就是他画完这幅作品后,又过了16年,就由于靖康之变他和儿子钦宗皇帝就被金兵虏到了北方,最后死在了五国城。他再也没有机会亲眼看到他的大好江山最后是一个什么样子了。


一幅书、画俱佳的作品背后,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历史问题,这也是我们欣赏古代艺术品的乐趣所在。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