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昉《纨扇仕女图》:唐代宫廷女子图鉴
 3124

试听180周昉《纨扇仕女图》:唐代宫廷女子图鉴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2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大量的绘画作品中,有一部分,是专门表现女性题材的作品,这些画作为我们了解古代女子生活的真实状况,提供了非常可靠而直观的资料。唐代周昉创作的《挥扇仕女图》就是一幅非常典型的表现唐代宫廷妇女生活的作品。


周昉是唐朝非常重要的人物画家,但遗憾的是所留下来的可靠的作品几乎没有。我们现在可以见到的,在印刷品中经常出现的传为周昉的画作共有3件,一件就是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的《簪花仕女图》卷,一件是收藏在美国纳尔逊艾金森艺术博物馆的《调琴啜茗图》卷。另外还有一件就是珍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挥扇仕女图》卷。周昉的这三幅作品都展现了宫廷妇女的贵族生活。


《挥扇仕女图》长204.8厘米,高33.7厘米,画幅中共画了5组,13个人物。画幅的引首有清朝乾隆皇帝收藏这幅画作时题写的“猗兰清画”四个大字。


15.jpg

挥扇仕女图(局部)


第一段就是“挥扇”情节,宫中一位高等级的女侍者,头戴幞头,身穿紫袍束带,她手持一柄比较大的淡绿色宫扇正在挥扇,为她身前的贵妇人消暑。这位女侍者面庞丰满,表情端庄,身上的袍服绣有大团花,显示了她的地位等级。她对面的这位贵妇人,头戴高高的花冠,面庞依然很丰满,上身着大红色的上衣,双手扶在扶手上,安详地坐在一张圈椅上正在休息,两腿微微往前伸。下身的裙子上面也绣有精美的团花,可以看出服饰面料的高档华丽。



16.jpg

挥扇仕女图(局部)


下一段是“端琴”情节。这个小主题里面一共4个人物,其中有两位梳高髻的贵族女子,手里托着器具站立着,身体微微地倾斜。其中右面的女子,她身上的帔帛搭在双臂上,显得雍容华贵。紧挨着这两位的贵妇人,怀里抱着一张琴。这张琴并没有打开,而是放在琴袋里,正好有一个小丫鬟,正在帮她把琴从琴袋中取出。小丫鬟正在解开琴袋的口子。小丫的身形,比贵族妇女稍微矮小一些,头梳丫髻,半侧身对着观众。



17.jpg

挥扇仕女图(局部)


在往后是“临镜”情节。有一位身穿长裙的贵妇人双手正在梳理着自己的发髻,在她的对面,一位宫廷中的女官双手端着一面很大的铜镜,贵妇人面对着铜镜正在整理自己的妆容。贵妇人的眼眉、眼睛非常清秀,鼻子的线条表现得很清晰。她的双手轻拢发髻,显得非常的细心,而且双眉微微的颦蹙,正在对着镜子看自己的妆容,这样一个细微的面部表情就被画家抓住了。


再往后是“女红”情节。画面上出现了一张方毯,有两位身份较低的侍女坐在架子前面,正在刺绣,在她们的旁边还有一位坐在毯子上的妇女看着她们工作,这两位刺绣的女子一边刺绣一边在聊着天。这样的一个小场景很快就把我们带入了她们的宫廷生活当中。



18.jpg

挥扇仕女图(局部)


画幅的最后是“闲谈”情节,两个穿红裙的贵妇人,一个站立,一个坐着。坐着的人回头手里摇着一把小扇悠闲地和她对面的人聊天。站立的人倚靠着一棵树,两个人的眼神在顾盼。坐在椅子上的贵妇人,我们只看到她的背影,看不到她的真正表情,但是从对面这位女子的表情可以推测出她们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比较哀怨,带有忧伤的话题。


整个画面虽然表现的是贵族女子的宫廷生活。但是画家并没有刻意地以高档华丽的器物来陪衬,而是呈现出一种略带忧伤的凝重的气氛,感受到画面主人公的生活闲雅、懒散,似乎在打发时光。


周昉是陕西京兆人,出身于贵族,京兆就是唐朝的首都长安。据文献记载他的画作“初效张萱,后则小异”。周昉生活的时间大概在唐宝应元年(公元762年)至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恰恰晚于唐玄宗李隆基的天宝年间。画面上所以呈现出浓艳的色彩,哀怨的神情,和女子穿男服的真实的生活状况,是周昉在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大动荡以后,对盛唐生活的追慕。“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元稹《行宫》)。今天我们在欣赏这件作品,不仅能够体会到周昉在人物画作中的高超的成就,他学习过张萱并且有所发挥,有所创新,用写实的笔法把这一组人物,像蒙太奇一样展现在我们面前,同时还带给人一种历史的追溯。就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经历了“安史之乱”,作为画家他再现了当时的贵族生活,委婉地道出了安史之乱以后,宫廷女子们内心的苦涩。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