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 答友人 (芙蓉国里尽朝晖)
 9.18万

七律 答友人 (芙蓉国里尽朝晖)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27

      1961年,毛泽东收到了老同学、老朋友乐天宇、李达、周世钊送来的斑竹和诗文,睹物思人,想念家乡,怀念往事,思绪飞扬。提笔回复了这首《七律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老同学乐天宇曾用“九嶷山人”作署名,写了一首七言诗《九嶷山颂》赠给毛泽东。 这九嶷山,又叫苍梧山,在湖南南部永州境内。在《史记五帝本纪》有记载,“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意思是舜帝在南巡时死在苍梧山,也就是九嶷山,并在这里安葬。

       因此,毛泽东起笔就有了“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其中,诗人用“白云飞”来营造出九嶷山作为舜帝落葬之地,飘渺般的仙境,接下来又自然联想到了舜帝相关的人,两位妃子娥皇和女英。并用帝子代指这两位妃子,想象她们也下凡至此,更增添了一份深蕴的人文色采,使景致更加如梦似幻。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这样如梦似幻的风景中,有雨滴不停落在翠绿的斑竹之上,就好象一滴滴滑落的眼泪,这情景勾起了诗人对逝去的爱人杨开慧的无限思念。诗中的红霞有双关的意思,一方面指自然风景,一方面指的就是杨开慧,毛泽东在多首诗词中都提到过杨开慧,象贺新郎别友、七律答李淑一、虞美人枕上等,可见杨开慧在毛泽东感情世界里的份量,让他一生思念。这其中,有思念的伤感“千滴泪”,有敬佩的赞扬,把烈士置于“红霞万朵百重衣”的壮丽背景之中,使怀念之情更加深沉崇高。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站高望远,万里江山鸟瞰,是毛泽东诗词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在湘乡大地,从永州的九嶷山一笔就写到了洞庭湖,写到了长沙城,并赋于其瑰丽壮阔的万千气象和惊天动地的浩瀚博大。“连天雪”让洞庭湖生动辽阔,“动地诗”让长岛,也就是橘子洲增添了无限深沉的情感。在这样的氛围中,诗人仍旧是一贯式的,从伤感中找寻力量,从悲伤里生出乐观和豪情,忆往昔深沉怀念,看未来激情乐观豪迈。情感又一次自然过渡到收尾两句。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这地,这人,这景,这情,让我的思绪奔涌,浮想联翩,眼前的芙蓉国,指家乡湖南,也指华夏大地,在新时代洒满阳光,充满生机和希望。

      在毛泽东诗词中,所有的悲伤都真挚深沉、心如刀绞;所有的困境都生死攸关、万劫难复;所有的喜悦都春风得意、傲视寰宇,但不管是何种境况,毛泽东总是以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乐观精神笑看风云,始终怀着对未来必胜、前景广阔的信心,这就是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代伟人的魅力胸怀!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