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一个人讲话很肯定很绝对最后会怎样
 115.90万

【第五章】一个人讲话很肯定很绝对最后会怎样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23


第五章  一个人讲话很肯定很绝对最后会怎样


原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道德经》第五章,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刍狗”,就是用草结扎而成的祭品。


我们要祭拜天地,我们要祭拜圣人,当然过世的圣人,我们要祭拜自己的祖先,一定要些祭品,表示我们的诚意。


那不是搞形式,而是表示诚意,所以不必计较说很贵重,不需要。你就拿草来编织,你就去祭拜,最主要的在那个意,而不在那个物。

 

这个“刍狗”有意思,在没有祭拜以前非常重要,那不能乱动,尤其小孩子不能去动。你搞脏了不行,可是祭拜完了以后,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就丢掉了,这是什么意思?四个字,叫作“自生自灭”。


天地让万物自生自灭,各位看看,哪个不是自生自灭?草长长长没有了,虫出来了被吃掉了,那跟刍狗是一样的。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圣人是体会天地之心的,所以圣人大仁就好像不仁,这跟天地是一样的。


让老百姓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他存在好像不存在。实际上圣人做了很多事情,你那个圣人,他做了好像没有做一样,他不居功。


所以老百姓没有感觉到,好像你都不管我,实际上这是老百姓不对,不是圣人不对。


如果你做了很多事情,让老百姓感觉到了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就自己要反省。你给人家有压力,你给人家强制性,你要人家感谢你,这都是老子认为不自然的。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橐龠”是什么?“橐龠”就是风箱。道冲的作用,就好像风箱一样。


你看那个风箱做了什么事,没有做事,可是它的功能很大,从这边把风推进去,从那边排出气来,就可以把火引起来。


风箱所排出来的气,可以使得火焰生化,有了生化出来的火焰,就可以冶铁,做成不同的器物。人类的进化,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怎么样用火,怎么样制造器物,然后一步一步开展出来的。


火产生了很多功用,但是风箱好像没有做事一样,它没有功劳,用完你把它丢掉了。

 

虚而不屈,它是空虚的。风箱如果里面装满东西,它就不是风箱了。风箱就是一个空虚的东西,才有作用,空气进得去出得来,所以叫作不屈。


“不屈”就是不穷竭的意思,不管怎么用,它始终可以发生作用。“动而愈出”,不发动则已,一发动就越生越多,从哪里来的也没有,就是那个动作,那叫作道冲,然后作用就不停地发生。


老子希望我们,从这些现象来感悟到你做一个人应该怎么办。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多言”不是多话,而是你把话讲绝了。这就叫多言。一个人讲话很肯定、很绝对,最后就没有信用了。


“没问题,明天一定完成”,最后是完成不了,这才叫多言。“多言数穷”,数穷就是断了自己的退路,你把话讲绝、讲满了,你就后面没有退路了,那“不如守中”。

 

很多人说这个“中”,就是儒家的中道。那老子就讲了跟儒家一样的话了。不是。这个“中”就是那个“冲”,你要保持那个“冲”的功能。


那“冲”的功能是什么呢?很简单,四个字讲完了:少私寡欲。你少私寡欲,那个冲才会无穷无尽。


你看一个人,你如果说,你没有太多的欲望,你就可以去追求,你该怎么去做到前面那几章所讲的“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


现在没有,整天想东想西,连道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你保持道冲的功能,你才真正叫长进,那叫做真正的长进。


现在不是,现在是压垮自己,现在人所做的事情,都是用名、利、欲、知把自己压得好像说怎么世道越来越差,人类越来越辛苦,好像老天越来越没有眼。


其实都不是,都是自己找的麻烦。老子讲那么清楚,我们还不知道反省,还在犯这些毛病。

 

讲到这里,老子话题一转,他就提醒我们,万物都有一个原始,万物的原始,就是从于伟大的母性。我们下一集继续,谢谢大家。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