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苏轼:北宋第一美食博主的吃货清单(上)
 2.89万

24. 苏轼:北宋第一美食博主的吃货清单(上)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04


大多数人印象中的苏轼,也就是苏东坡,是大文豪、大书法家、工程师,政治家,是高高在上的传奇人物。而今天我要带你见到的苏东坡,是一个位段子手,大吃货,生活艺术家,也是接地气儿的可爱大叔!毫不夸张地说,苏东坡是北宋第一美食博主!而这一切得从他的仕途说起。

 

1056年苏轼十九岁,在老爹期盼的目光中昂首迈入了考场。当时的题目是《刑赏忠厚之至论》,主考官是欧阳修,助手则是国子监的大师傅梅尧臣,两人批卷子正批得头昏脑胀。

 

【演绎】

欧阳修:诶呦老梅,看了半天,这些文章怎么都差不多啊!

梅尧臣:嗨,一届不如一届!要我说,咱直接去吃饭吧,这些人都不能给过!不判卷子了!

欧阳修:诶等等,等等!快来看看这篇!大神出现了!我的妈啊,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啊!

梅尧臣:确实好,确实好!诶?欧阳,这个典故“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听起来是关于尧舜禹的是吧?但是这个,我咋没见过出自哪儿啊?

欧阳修:等等,我在大脑里检索一下。诶?我也没听过!啧,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孩子看书看得多啊!甭说了!说多了显得咱俩没文化!我看直接定成前三名吧!

当时但凡考中的人,都要先拜见一下主考官,绑定师生关系。知道那篇发着金光的文章是来自一个四川叫苏轼的小娃子以后,这两人拿着卷子暗搓搓地去问典故出处。

(转场)

欧阳修:小苏,你这个典故,我多年前似乎是听过,肯定听过,听过。怎么说我也是个大文人不能露怯啊,我真的应该听过。我就是问一下你啊,这个,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啊?

苏轼:哈哈,额,一个名字很奇怪的人,叫,沃兹基硕德。

欧阳修:嗨!原来是沃兹基...等等,哪里不对!敢情是你小子自己编的啊!还真有胆量!你啊,有朝一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十九岁的苏轼就这么从文圈儿小透明一步登顶,成为新进红人,每每作词肯定都能上热门。按理来说,人生已经顺风顺水,他马上就会升职加薪、当上大文官、出任大宰相、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都有点小激动。但现实情况是,自己的人生的转折,像九曲十八弯似的来了。

 

三年以后,苏轼22岁,就在他想要在职场上也一鸣惊人的时候,忽然听闻家乡传来噩耗。母亲去世了,他不得不中断仕途,回家守孝。两年以后苏轼重新杀回来,参加了制科考试,什么是制科考试?就是特殊的公务员考试,选拔“特殊人才”,顾名思义,比人才更人才,比高考难十倍。

 

学霸就是学霸,苏轼不仅考中了,还被誉为“百年第一”。当他再次准备一鸣惊人,没想到家中噩耗又接连传来,他的夫人和他父亲苏洵去世了!苏轼又离开京城,守了三年孝。来回一去,就已经过了好几年。苏轼怀着丧亲之痛再回京城,只看见风云变幻,昔日的恩师欧阳修已经离开了朝廷,已经是王安石做新宰相了。王安石也是在课本上时常出现的人物之一。这位政治家自诩“宋朝救星”,颁布了许多变法。但他只看到了美好的想象,没看到底层百姓身处的现实并不适合这样的制度改革。

 

王安石没看到,不代表苏轼也没看到。他没有技术性屏蔽自己的目光,而是将眼见的这些化作一腔愤怒,直接上书抨击了这场变法。那王安石是不是会恍然大悟,感谢这位新人指正自己的问题呢?呵呵,当然不会。苏轼只能收拾收拾行李,从京城走人。苏轼在瑟瑟的风中回头看一眼他曾无限向往的京城,叹了口气,走远了,没有回头。如果当年有社交网络,你就会看到苏轼发了条朋友圈。不是哪首诗,而是:我走了,不回头。朋友们,谁推荐一下杭州和密州有啥好吃的啊?

 

【演绎】

苏轼去密州的时候,政敌美滋滋问: “哎,那个苏轼,是不是以泪洗面求着回来呢?”

小兵:“报,苏大人打猎去了!”

政敌:“啊?过的比我在京城都潇洒……???”

 

那首出名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就是他在密州时所写的。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如果说宋朝流行低吟浅唱的词风,那么苏轼的这首词便是绝对的“非主流”。真正直接开创了一个派别——“葬爱家(族)”不是,是“豪放词派”。同样在密州期间写出的词里,还有一些硬汉背后的柔情。比如大热门金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诶?怎么还唱上了?被贬到小地方,但不哭不闹不上吊,除了做出政绩以外,还打猎赏月。苏轼简直就是个拿了虐文剧本的开心果,剧本往死里虐,他就往死里开心。

 

【演绎】

苏轼:我是美食主角,开心。

老天:你知不知道你是虐文主角?

苏轼:啊?我是虐文主角吗?

苏轼:我是虐文主角,我开心。

 

老天决定再重重敲他一下。又过了几年,苏轼去湖州当知州,上任之后按着规矩给皇帝写了封《湖州谢表》,递上去不久,一个消息忽然传过来:苏轼你被查水表了!原来里面有句“陛下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当时朝廷圈子正鸡飞狗跳,苏轼把自己和“新进党派”相对立,说自己不生事。坏事了。

 

御史台说了,“等等,你说你不生事,你还跟“新进党派”不一样,那就是说我们这些‘新进’的人生事喽?”在杠精这词没出现之前,他们管这个情况叫文字狱。苏轼就这么被御史台揪了小辫子,新党斥责苏轼“愚弄朝廷”。这在当时是很重的罪,苏轼稀里糊涂地被扔进大牢整整一百零三天,受尽苦难,坐地等死。这也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大牢里只能啃窝窝头,苏轼不开心。就在他胡子拉碴放弃希望的时候,外面又传出消息“出来吧,你水表修好了!”

 

原来这事儿到底太荒唐,这方要杀,那方要救,两方在朝廷展开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已经退休的老干部王安石看不下去,虽然曾经与苏轼有过政见不合,但老干部到底是惜才,拍案上奏“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

 

宋神宗被这句话戳心了,不杀了!好皇帝确实不能杀大才子!但你没说不能贬谪啊!嘿嘿,继续贬!国家有多大,就把他贬多远!苏轼马上又发朋友圈了:别担心,我活着呢!我到黄州了,诶呦!朋友们,有空你们都来吧!黄州的鱼真好吃啊,黄州的竹笋真香啊。苏轼的朋友在下面回复: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可没你那么刚,我们不想被贬!

 

在黄州,苏轼因为俸禄很少,很快就领悟了技能“种地”,成功转职东坡居士!生活的窘迫,并没有耽误苏轼发挥自己“吃货”的潜能。早上吃“东坡羹”,就是把白菜、萝卜等便宜的食材跟生米、生姜一起煮,营养!中午,吃“东坡肉”,猪肉在当时非常便宜,五花肉切成见方,放入砂锅,加白糖、酱油、黄酒,小火慢炖再大火蒸熟。美味!晚上,晚上就别吃了,每天中午吃这么油腻的两大碗,晚上还能吃的下什么啊?苏轼的段子手属性也在这个时候疯狂发挥。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