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特辑】倒春寒来袭,如何抵御病邪入体
 30.72万

【防疫特辑】倒春寒来袭,如何抵御病邪入体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2:06

【新课上线】2020开年好课——不生病的智慧:曲黎敏精讲《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现已上线!

戳此直达,前排抢座→→

大家好,大家要求我谈一谈近期疫情的问题。首先,关于病毒治疗有几个要点,我们要永远牢记在心:


1)人类对病毒没有永久性的免疫。

2)抗病毒真正起作用的是自己的免疫能力。


可是,一旦出现非典或新冠肺炎这种这种大规模传染的疫情时,人们还是惊恐地蜂拥而至医院,或四处逃窜,殊不知,自古阻断疫情的最佳手段就一条:隔离!要么主动自我隔离,或被人为隔离。


在隔离中保持安静的心态,有人会说:怎么保持安静的心态呢?在汉代的一场大瘟疫中,出现了很多事情,包括道教的产生,《伤寒论》的出现。


当时,人们在隔离状态下读《道德经》、《太平经》,这跟当时“五斗米道”的产生有关。《太平经》强调逆转阴阳生化的唯一途径,就是行至静之道。“守神”的方法,就是百日一小静,三百日大静。现在,人们若能花几周的时间静一下心和神,或补补觉,或靠读书等分散下精力,可能是对当下最大的自救。


但是,现在人们资讯太多,由此造成的恐慌恐怕比疫情还惊心,从来都是,再精密的仪器也只能看到肉体的伤痛,而无法看到我们内心的恐惧和伤痛。


我说过,人,只要得病,就会紧张,听到稀奇古怪的病名就更慌乱。为什么很多人一听说自己患了癌症,没多长时间就全身心崩塌了?其实这些信息、这些意识直接捣毁的不仅是身体,而是五藏神明。而且首先崩塌的是心之神、肾之志,这两个生命大伽一旦倒下,导致的就是心神散乱,和肾之恐惶。


“五藏神”实质上是生命最重要的能量源和坐镇者,一旦他们散乱崩溃了,生命就坍塌了。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先要知道一点:不能恐慌。


咱们先了解一下肺病怕什么。


肺,怕什么呢,怕寒,怕忧虑,怕恐惧。


今年这场疫情比非典时更可怕的就是各种资讯的惊涛骇浪,脆弱的人是担不起这些的。


恐伤肾,越恐惧,人的免疫力就越低,所以,疫情,除了隔离外,还应该有一套安抚人类情绪的方法,情绪稳定,气血就稳定。


为什么都是肺病?


这两次疫情,都是肺病,都是年前12月出现,都有感冒发热症状及咳嗽。《内经》认为,疫病的流行都跟天地气机有关。


比如,2003年非典爆发高峰期是第二步气(从春分-清明-谷雨-立夏),也就是3月20日左右-5月21日间,为少阴君火主气,同时少阴君火为客气,大火当令,火气太过则瘟疫流行,火克金,应在肺。


2019年新冠肺炎出现是六之气,也就是最后一气,11月23日-2012年1月21日(小雪-大雪-冬至-小寒)主气为太阳寒水,客气为少阳相火。


冬天出现相火,就是冬行夏令,阳气不藏,津液外泄。发瘟疠。


咱们现在总结一下,所以,这两次都在节气上有火象,火熔金,对肺部不利。而且肺为娇脏,为五藏之最上源,会首先得到病邪的攻击。从小在我们身体里就是很弱的象。


但到底是肺寒还是肺热呢?因为这个概念搞清楚,就涉及了中医治疗的方向性问题。寒和热完全是相反的,分析错了,方向就错了。


我们来分析一下,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是在大寒(2020年1月20日)一之气,庚子年之第一气亦从大寒起。这一轮主气为厥阴风木,客气为太阳寒水。春天阳气该生发了,但突然遭遇到寒水的攻击。本来水克火,此轮疫情当渐渐消退,但这时出现太阳寒水,出现倒春寒,肺是很怕寒凉的,大部分肺病都是出现在秋冬时节,寒气所致。出现了“倒春寒”,对肺部更是危险,于是有了加剧的态势。


总结一下,节气当中火熔金,本身就销伐了肺气,肺气弱,人就全身无力,再外加风寒,再有所谓传染源,人的性命就脆弱不堪了。


往往疫情到高潮时,各种中医小药方就出来了,百姓又趋之若鹜。关于这一点我要讲一下,我为什么不主张吃这些呢?


首先有个方向问题,如果是肺寒,吃板蓝根冲剂、双黄连口服液、或含有金银花、鱼腥草等的方子就是方向性错误,就是寒上加寒。这些不仅不能预防疫情,还可能会造成病情。


作为没病的人,我也不主张大家吃,为什么呢?因为它不是一个预防的方子,为什么这么讲,如果你没有出现症状,服用了这些方子以后,会导致津液耗散太过。我已经讲了一年的《黄帝内经》课程了,大家都记住那句话,就是“大汗亡阳”。如果平常你没病,开始吃药,这个时候津液耗散太过了,真有病的时候,救都救不得了!也就是说与其乱吃药,不如不吃,乱了气机,更麻烦。


现在大家都知道《伤寒论》了,但《伤寒论》是怎样产生的,大家可能有所不知。


在《伤寒论自序》中,张仲景说: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


由此可知,2000年前,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就是产自一次长达10年瘟疫,这场瘟疫夺走了他三分之二的家人,他的结论是:病邪的根源在于寒邪。于是,先师张仲景感慨家人的沦丧,痛恨无法救助亲人,才奋而苦学,参照前人的经典,而著述了《伤寒杂病论》。


其中,他的分析是,因为寒邪先攻击的是人体体表,而导致病人发热、头痛、浑身肌肉酸痛等。所以,《伤寒论》先以太阳病证开始,逐步论述了病邪深入身体的表现,及其治疗方法。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对付各种疾患,有一个重要的思想:一定要先培元固本,温化寒邪,以先不伤元气为根本。在解决发热的同时,也要提防人体津液的流失。


《伤寒论》的总体思想是,一定要先增强人体的免疫力,靠人体的元气治病,而药物只是帮助元气治病的辅助,而这,也正是注意对付疫病流行的根本方法。要想对付疫病,先要培元固本,作为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讲,不要先急着上什么药,没有得病的人要先要注意别恐慌,不会伤肾;别天天乱服用药物,就不会伤害你自己身体的气机。经脉只要畅通,人体的元气就更容易发挥作用,更容易驱邪散寒,你先要固摄你身体的根本。


那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怎么预防呢?


预防小方法

1, 要强壮身体,可以多做八段锦的头两个动作:双手托天理三焦,和左右开弓似射雕。家人之间,可以彼此按摩按摩后背,肩颈;


2,不乱吃外面的东西,不要叫外卖了,家人聚在一起,做点饭,多喝热水;


3,保持房间通风


4,出门除了戴口罩,嘴里可以含片生姜;


5,适时增减衣物,别感冒;


6,多晒晒太阳


7,保持情绪的平稳,事态越乱时,越要保持镇定,因为慌乱并不能解决问题。趁着自我隔离这段时间,好好养精蓄锐。高高兴兴地,自然百毒不侵。家人彼此在一起,也不要闹情绪。


总而言之,所有疫病最终的解决还是靠病人的自身免疫力,靠自愈。


有人会说,要不要杀死病毒啊?其实,病毒和细菌比人类出现的都早、都顽强,杀是杀不完的。但《内经》会分析病毒和细菌会在什么环境、什么“气”中出现和活跃,天地自然之气,自有五行生克。


那么,我们再分析一下,因为现在的中国人,对疫情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非典和这次的新冠肺炎了。


《黄帝内经·素问》后面有一个“七篇大论”,专门总结了六十年疾病变化规律。比如说,讲到癸未年,就是当年的2003年。《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明确地说:“癸未之纪,太阴湿土司天……二之气,大火正,其病温厉大行,远近咸若”。


翻译过来就是,(二之气)3月21日-5月21日间,会有瘟疫流行,如今看来,无论远近都有此难。这简直是具有预言般的魔力。但是到了第三步气(从小满-芒种-夏至-小暑),也就是5月21日-7月23日间,主气为少阳相火,客气为太阴湿土。风热渐起,湿气大盛,此病会渐渐隐匿。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当年疫情最厉害时是在3、4月份,5月底至6月初全然消失匿迹了……这期间什么变了呢?气变了。从火气变成了风气、湿气,SARS病毒喜欢火气,一见湿气,自然就泄气了。


这次是这样,《黄帝内经》怎么说呢?在这我不多说原文了,直接翻译给大家:


按内经言,己亥年当是暖冬。因阳气不藏,人易躁狂,多意外杀戮之事。同时,会突发一些奇怪病症,寒热交集,上有咽喉阴寒肿痛,下有湿疮淋漓。会有疫情发生,并且明确指明了方向,且灾五宫,湿化五,疫情从中土起。


这些,《内经》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大家听过我讲的《黄帝内经》就会明白,古代的九宫图中,“九”意味着“南方”,而“五”意味着“中央”,这一次的疫情就会从中土起,而武汉又是九州通衢。


可是这场疫情却在刚刚进入新年时的大寒时节井喷了。《内经》以大寒为一年之始,庚子年之第一气亦从大寒起。这一轮主气为厥阴风木,客气为太阳寒水。此时,己亥的暖冬结束了,一轮倒春寒来了。那么,一切当从躁狂转抑郁才是。“倒春寒”显然不利于疫情的结束。而且,这一年的上半年,基本是寒热凌犯争于中焦。


那么,今年的疫病到了二之气时能否好些呢?我们看庚子年第二步气:3月20日-5月21日(从春分-清明-谷雨-立夏),主气为少阴君火,客气为厥阴风木。风火相煽,自然之气,已全然大变。如果处理得好的话,从天地自然气来讲,应该就没事了,所以大家要心安!


我们现在要向那些在一线的医生致以崇高的敬意!


今天就讲到这里,祝大家吉祥安康!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