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3:戴建业|如何良好保持自身感性与理性的平衡
 6.47万

杜甫3:戴建业|如何良好保持自身感性与理性的平衡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6:00

喜马拉雅的朋友,我是华中师范大学的戴建业。上两讲跟大家讲了杜甫的人生道路以及性格的形成,讲了杜甫的思想信仰与社会关怀,我这一讲要和你一起交流聊一聊杜甫的精神结构


信奉儒家思想,给杜甫另外一个深刻的影响就是儒家强大的实用理性,塑造了杜甫的精神结构。就是说杜甫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的感性和理性保持了非常好的平衡。在这点上我要和大家一起比较三位伟大的诗人,屈原、李白、杜甫,在比较中间,你就看看杜甫和他们有哪些不一样?


在精神结构上,他们三个人都曾经在朝廷做官,后来又都被赶出了朝廷。为了说明问题,我们不妨把他们三个人做一个比较。杜甫从来没有像李白那样杀人红尘里,他也没有像李白那样毫无目的的痛饮狂歌,更没有李白那种宗教的狂热,他敏感的心灵,浓烈的情感与稳健的理性总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感性中凝聚着理性。


屈原虽然也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但他身上还保留有楚文化中间那种原始的宗教的特点,《九歌》中间就有很强的宗教情感。杜甫虽然也像屈原一样看到了自己高洁的情怀与肮脏的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他并没有像屈原那样彻底地走向绝望的深渊,最后用毁灭自己肉体的生命来维护他灵魂的纯洁。


杜甫也像李白一样,有远大的抱负和高度的自信心,但他并没有李白那种“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得意忘形。不管黑暗势力多么强大,他仍能保持清醒的理智和强烈的热情,既不跟着屈原投江,至今也不学着李白,“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尽管他看到现实处处是穷途,不像阮籍一样穷途痛哭。


杜甫的情感是在一种崇高的道德规范制约下的情感,激情澎湃,但不过于狂热,总是显得稳健而又深沉。不管是悲情感还是喜的情感,他都受到一定的理性的制约。他的理性又不是那种抽象的思考,从来总是伴随着强烈的激情。所以在杜甫的诗歌中间,情与理总是有机地交融在一起。你分不清哪是情哪是理。这使他痛苦、失败的时候从来不绝望,欢乐顺利的时候又从来不轻浮。


所以杜甫的诗歌,他的诗情强烈深厚,他始终对社会对人生的透视又非常深刻,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用十个字,把社会的不公,上层和下层的对抗揭示的那样深刻。如果没有理性和感性的平衡,是绝对做不到的。他有一首诗叫《九日》,我把它念一遍。


去年登高郪县北,今日重在涪江滨。

苦遭白发不相放,羞见黄花无数新。

世乱郁郁久为客,路难悠悠常傍人。

酒阑却忆十年事,肠断骊山清路尘。


这首诗写763年,他流于梓州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在成都的草堂被乱军占领了。自从长安之乱以后,他一直在外面漂泊了十年。这个时候他年龄虽然还只有50多岁,但艰难的生活一直使他成了一个白头翁了,白发一直缠着他不放。大家看他怎样写,他说“去年登高郪县北,今日重在涪江滨”,他说去年今日,大家注意用这个时间反复的强调什么东西,就是他这两年一直在外面流浪。


 “苦遭白发不相放”,他说白发一直缠着他不放!“羞见黄花无数新”看到菊花每一年重开每年都是新的,而他的头发白了就不能再黑。但是,虽然他感情沉郁,但他理智又很清醒。后四句他说“世乱郁郁久为客,路难悠悠常傍人”他为什么老得这么快?为什么在长江到处流浪呢?他说有时代的动乱,是他长期依人做客,为客了不是到别人家里去吃饭,而是靠着别人吃饭。“路难悠悠常傍人”人生的道路太艰难,他一直是靠着别人吃饭,依人做客、俯首求依。


由于这种艰难的生活,九月重阳喝酒,他并没有烂醉如泥,而是他不断的他说我为什么老呢,是因为我长期在外面流浪,我的生活过的太艰难。那生活为什么过得艰难呢,他“酒阑却忆十年事,肠断骊山清路尘”。他清醒地认识到国家和自己所遭受的这一切,全部就是由于最高统治者的腐败的结果。“肠断骊山清路尘”就是华清宫。皇上和杨贵妃每一次去骊山宫的时候,都要清道,御林军前呼后拥,皇上把国家的大事扔在脑后。如今他一手造成的动乱,却要他的祖国,要他的人民为他受罪。一想起这一点,他就肝肠寸断。


我们看这首诗,一共是八句,前四句写他老了,而且老的特别快,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就老的一塌糊涂,而且到处流浪。那他为什么到处流浪呢?他说由于“世乱”,由于“路难”。“世乱”就是时代的动乱,“路难”就是自己日子过得特别艰难。他接着后面两句说为什么“世乱”?为什么“路难”呢?原来这一切全是由最高统治者造成的。“肠断骊山清路尘”我们看到他随着感情的深入,他的思考也在不断的深入,他的情和理总是有机地统一在一起,这首诗你分不出哪里是情,哪里是理。我们所以说它的感性中间凝聚着理性,理性中间又凝聚着感性,感性与理性达到了一种有机的均衡和谐。所以李白比杜甫显得风流潇洒,而杜甫比李白显得稳重深沉。


好,我们再看看他的爱情诗。在这一点上,更容易看到他的感情是在一种崇高的道德规范下的感情。他的爱情诗《月夜》被收录在唐诗三百首中,我把它念一遍。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写作时间和他的《春望》相前后。《月夜》这首诗是一首爱情诗,它的主题思想就是想老婆,我们看看他怎样想老婆。他说“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其实他在长安,他怎样说呢,他说他太太在鄜州,因为他这个时候和他太太分别了好长时间,他不知道太太的消息,非常的思念。大家知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他根本没收到他太太的消息。“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他说今天夜晚我的太太在鄜州的月亮底下看月亮,想我想的要命,这怎么办呢?我的天,明明是他想他老婆想的要命,他偏偏说他老婆想他。古人叫这叫从对面着笔,我们今天叫这种表达方式叫委婉,叫含蓄。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现在很多人把它翻译成说,可怜我那些小儿小女还不知道、还不理解,远在长安的爸爸还不懂得,其实这样的翻译全错,都是没有结过婚的男人翻译的。实际上是什么意思呢?他说可怜我那些小儿小女啊,他们还不理解他妈妈忆长安想他爸爸的心思,那些儿女都不懂,他写的太好了。


写三四句,仅写头,太太为什么是得不堪?三四句紧承第二句,五六句紧承第一句,“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紧承“今夜鄜州月”。“香雾”就是说他想象他太太在外面看月亮看很长时间,看着头发都被露珠打湿了,“云鬟”就是一头乌黑的头发。她那头乌黑的头发被露珠打湿了以后,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唐朝的女性大概也是用香东西洗头发,用什么香东西洗头发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肯定比今天要健康,肯定是有机产品。他说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他把他的太太写的特别迷人。


“清辉”就是月亮的光辉,“玉臂”就是像玉一样洁白光晕的手臂,就是写他太太的手臂。“清辉玉臂寒”,他说他太太那种像玉一样洁白光晕的手臂,在月光之中相映生辉,就是美极了。这两句把他太太写的特别美丽,特别迷人,而且很性感。


杜甫这个时候40多岁,他和她太太结婚了20多年,他太太也是三四十岁的女人,一个结婚了20多年的丈夫,还说他的太太的手臂是玉臂,他没有说他爱他太太,你想想他爱不爱他太太?爱得要死。写得真是太好了。


最后两句直抒胸臆,“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他说什么时候我们夫妻团聚,夜深人静,把窗帘一拉抱头痛哭,哭完了再把对方的眼泪擦干呢?这首诗是人类最伟大的爱情诗之一!它和“相见时难别亦难”,都不一样,为什么?那些诗都是写着销魂时刻的婚外恋,他这首诗是写的是深厚的夫妻恩爱,它符合道德规范的爱情。所以我说他的精神结构中间,理性和感性总是有有机的统一在一起。


中国古代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太太没有死或者没有礼仪的时候,一般的都不写爱情诗,我们最动人的爱情诗、爱情词包括元稹的《遣悲怀三首》,包括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都是老婆死了再写。 还有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 那是老婆离了再写。这首诗是他老婆还在的时候,他深切地怀念他老婆。


杜甫他的感情我刚才讲了,是在一种崇高的道德规范的制约下的感情,它的情与理一直达到了高度的平衡。


好,谢谢你朋友。这一讲我们讲了他的精神结构,他的精神结构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感性中凝聚着理性,理性中间凝聚着感性。既有浓烈的情感,又有深刻的理性,前后总是有机的统一在一起。 下一讲我们要讲杜甫诗歌的主导风格,沉郁顿挫。


朋友,我是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我们下一次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