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刊词】名侦探的盛宴:以推理之名
 5801

【发刊词】名侦探的盛宴:以推理之名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40

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

我是褚盟,做过编辑,写过书,当过编剧。现在能在喜马拉雅跟大家聊一聊推理小说,非常高兴。希望我的分享,能给大家带来些许乐趣和帮助。

“推理小说”是什么?是小说;“小说”又是什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理解,小说就是“小道”。即便有趣,也是“小道”;是“小道”,就上不了台面,私下读一读图个乐儿也就算了,怎么还拿到这里当课来上?

首先必须声明的是,即便是我自己,也并不想在这里一味拔高推理小说的意义。在这个时代,和听众讲“意义”是对大家的侮辱,我们还是来说说推理小说的“意思”吧——毕竟,有意思要比有意义重要得多,而推理小说无疑是有意思的。


我的推理启蒙和很多朋友一样,就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一次读它是初中一年级,记得很清楚,上中下三厚本,算得上是我读到的第一个大部头。读后感是什么?三个字概括——“入迷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正好期末考试。第一天上午考完语文,下午休息,第二天考数学。本来打算读个一两页就去复习,结果一口气读了四百多页,把考试完全放在了脑后——那个故事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血字的研究》。那个暑假,我读过了全部60篇福尔摩斯故事,从此成了那位伟大侦探的铁粉。

当时只是觉得福尔摩斯和华生在一起很默契,后来发现这个叫“CP”;

当时觉得福尔摩斯没能和艾琳·艾德勒在一起很可惜,后来发现这个叫“虐恋”;

当时觉得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是死对头,后来发现这个叫“相爱相杀”……

福尔摩斯原著小说诞生于1887年,可即便到了今天,我们惊讶地发现,里面最熟悉的人物和桥段,依然可以成为最热门的梗——我们发现,这个就叫做“经典”。

时光流转,1887年留着维多利亚时代经典直发的福尔摩斯,变成了2017年的卷福;

当时的7%可卡因溶液,变成了今天的三张尼古丁贴片;

当时的头等车厢和报纸启事,变成了今天的头等舱客机和推特;

当时无处不在电报,变成了今天更加无处不在微信;

当时故事里被打碎的六尊拿破仑像,变成了今天同样被打碎的六尊撒切尔夫人像;

当时从阿富汗战场回来的伤兵,变成了今天从伊拉克回来的心理患者……

很明显,一切都变了;不变的,只有福尔摩斯历经百年而不褪色的魅力。而这种魅力,恰恰就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推理小说的魅力。

推理小说的魅力,绝不是传统意义的文学历史可以体现的。因此,我们的讲座绝不是“推理文学史”,更不是“某某作品创作于某某某某年”这样的堆砌。我们所分享的,是通过经典作家经典作品经典桥段,体味推理小说的乐趣,让每个人体会到它的故事是怎样的百转千回,它的诡计是怎样的石破天惊,它的寓意又是多么的意味深长。听一些精彩的梗,然后在聚会时把它将给朋友——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大学毕业后,我有幸进入出版业,成为当时最大推理小说出版平台的负责人。8年下来盘点了一些,自己前前后后总共出版了将近500本推理小说,涉及古今中外推理作家超过50人,还忙里偷闲写了一本世界推理小说简史。

这样的历经无疑是独特的,可以让我最充分地领略到推理小说的魅力。

推理小说首先是有趣的,其次是刺激的。在我们的时代,有趣的东西不少,刺激的东西也不少,但像推理小说这样有趣而刺激,且获得成本如此廉价的方式,还真是不多见。

因为工作缘故,我和易中天老师聊过推理小说。易老师说过:“我要是开书单,第一本就是《希腊棺材之谜》! ”什么是《希腊棺材之谜》?一本美国人写的推理小说。

故事开场,一位富翁死去,遗嘱不翼而飞。大家焦头烂额的时候,侦探利用逻辑推理找到了遗嘱——它只能在死者的棺材里!打开棺材,众人瞠目结舌:竟然还有一具尸体和富翁躺在一起!一棺两命,悬念徒生!故事展开,更加精彩——神奇的侦探先后给出了四重解答,每层都让人叹为观止,而真相却永远比推理高出半格!读者伴随故事起承转合,很难不把它一口气读完!

“都这样的故事,可以让你忘记身边的一切!”这就是易老师对经典推理的总结。


除了有趣和刺激,推理小说还有别的魅力吗?当然!

有趣和刺激的东西,往往是快消品,往往是动心而不动脑的。比如漫威电影,有趣固然有趣,刺激也肯定刺激,但那仅仅是两个小时的感官冲击,很难说它还会有什么其他收益。推理小说则不然,它的冲击既来自于感官,更来自于头脑。

我有幸和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外孙马修做过交流。这个可爱的老头说,外婆最喜欢放上一缸热水,摆上五六个苹果,然后跳到浴缸里,一边吃苹果一边构思作品。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外婆从浴室出来,兴致勃勃地对他说:“我刚刚构思了一个小故事,愿不愿意做第一个读者,猜猜谁是真凶?”马修当然愿意,于是推理女王开始了讲述——

暴雪之夜,一列快车从伊斯坦布尔出发开往巴黎。第二天,一个有钱人死在了车厢里,身上居然有十二处刀伤。侦探波洛经过一番调查,发现了十二位嫌疑人……

“外婆把十二个人列成一个表格,让我猜谁是凶手?我在之后的两天里猜了十二回,可是她却告诉我,全都不对!我问到,只有十二个嫌疑人,不可能猜十二次还不对!外婆笑了笑,只是说,我会把结局写在书里。”

这部书,就是举世闻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

书里有不在场证明、有死亡留言,车厢是一间大号密室,整列火车还是一座暴风雪中孤立的“山庄”——所有推理小说的经典模式和经典诡计,在这部作品里被有机融合,足以烧穿所有“好事者”的大脑!

推理小说中有逻辑,有诡计,有精彩的套路,有精妙的谜题——这些东西,看在眼里足够精彩;拿到聚会上当段子讲,绝对在不经意间抬高自己的格调。今天的受众无疑是挑剔的,这种挑剔来源于自身水准的增进。拿一些纯娱乐的东西在喜马拉雅收费,简直令人发指。唯有拿出技术含量,才会让大家买单——而推理小说,无疑是有技术含量的。

我有幸带大家便览170年世界推理小说史上的经典桥段,会肆无忌惮的“旁征博引”以及“炫技”,因为我坚信,我们的受众比我更聪明。


最后,那些写推理的人无疑是有性格的。日本推理岛田庄司是和我交流最多的作家,他可以不停顿地聊十个小时推理诡计,却对小说的文学性不屑一顾;与之相反的是另一位天王级的人物——东野圭吾。我无数次提交访问邀请,却无一例外地被拒绝。后来我才知道,成名后的东野不接受任何访问,不举办签售,甚至不要出版社把样书寄给自己,理由是“回家后看到自己的书摆在柜子里,很奇怪!”

可以写推理小说的,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一群人。他们的传奇经历,应该尽可能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连通两个最聪明的群体,将会是我最荣幸的任务。


推理小说是什么?

悖论。

一名凶手,聪明到可以想出一个无人破解的诡计,却傻到只会用犯罪来解决问题。

一名侦探,聪明到可以洞穿世间所有骗局,却傻到只会依靠一桩桩极其危险的委托养家糊口。

一名作家,聪明到可以创作出一部传世经典,却傻到只会撰写这种向来被主流声音鄙视的快消文学。

一名读者,每每声称一切人为设计都存在致命漏洞,绝对逃不过自己的眼睛,却一次次捧着推理小说如痴如醉,赞叹这场彻头彻尾的设计真是完美无缺。

推理小说就是悖论,无论戏里戏外,都充斥着徘徊在悖论中的疯子和傻子——而且,这群疯子和傻子,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又是一个悖论。该死的悖论。

可是,这丝毫不影响我们喜爱推理小说。

大幕拉开,名侦探登场。

以推理之名,为您效劳。

我是褚盟,我在喜马拉雅讲推理。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