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古人大智与大慧
 2.01万

2. 古人大智与大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15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不断的变迁谓之“时”,凡事经过时间的变迁就会产生新的时机与时事。孟子说“虽有智慧不如乘势”,圣贤之所以成为圣贤,就是因为他们能正确地掌握时、了解时、运用时


学而时习之的时,我们看这个字。


不断的变迁,谓之时。春天,接下来是什么季节?就夏天。夏天再来就秋天,秋天再来就冬天,冬天再来就春天。总是不断地变迁,这个就是所谓的


凡是经过时间的变迁,便会产生新的时机、新的时事,可以让我们去把握跟应用,或者去休息,这个便是的价值。一出现就表示我们有新的契机,可以掌握,可以应用,我们有新的作为,可以上场了,这就是它的价值。


时不同则作为便大不相同,就如农夫下田去耕种一样,必须要随顺着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时节,才能够事半功倍,这是一样的道理。


好比随卦的象辞是这么说的,《易经》六十四卦,随卦就是其中的一卦,随卦象辞说以向晦入宴息这个向就是响午、中午。晦就是黑暗、傍晚。中午的时间就应该去吃饭,傍晚的时间,晚上就应该去休息,所以叫向晦入宴息。宴就是吃,息就是休息。向应该吃,晦应该息,向晦入宴息。那你怎么样去订定我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休息?随着谁?随着时间,看着太阳,那就是时间。随着这个时去调整你的作息,你不能中午去休息,然后晚上开始去工作,他是颠倒过来了。唯有懂得依时而作、而息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这个就是“时”的价值。


而随卦彖词是这么说的, 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 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之义大矣哉。现在不是讲《易经》,我们前面这一段把它省过。因为现在谈学而时习之,我们谈时的部分,说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为什么说天下随时,为什么全天下都得要随时呢?试想天下哪一个人想要成就一个什么事业,可以不必随着时机去调整作为呢,各位想想看对不对?因此,孟子说: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说智慧再怎么高那个时势没有出来,智慧再怎么高用不上;时势如果出来,把你的智慧用上去,那会如虎添翼。虽有镃基,不如待时。说有锄头有畚箕,但是马上去工作吗?不是这样,还要看看现在是哪个季节。如果在东北,冬天,然后你却很勤快地的想要赶快出去工作,有用吗?没用的,因为大地都是盖满了雪。所以虽然我有努力,我想努力,我有勤快,我愿意吃苦,我有畚箕我有锄头,我有种子,可是你还要等一个什么,等一个。那个时没有到,你空努力是没有用的,那并不是聪明人,并不是代表你现在就赶快拿着锄头出去努力叫做勤快的人,有时候时机不对,会叫做什么?人家说这个人不聪明,怎么笨笨的呢,现在大风雪的天怎么在耕种呢?不如待时。


任何人若不能掌握“时”这个字,任你再怎么样努力,也无法有一丁点收获。因此这个,在古人的心目中有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实际上,古圣先贤的所有学问,都维系在这个字上面。因此《易经》的彖辞,刚刚有示范一段给各位看,彖辞通常都像这样,不会很长,短短的一段,以及《易经》的传,还有爻辞,在这些里面,这个字经常出现。


在《易经》里面,谈到时义的有五个卦,例如随卦、姤卦、旅卦,这一些它的义理上是不可苟且的。碰到随的时,随着什么不一定,他只是占到这个卦,告诉你你的时,现在就在随,也许你随着一个人,也许你随的是一个欲望不一定,也许你随的是一个钱,也许是一个目标,而你正一股脑儿往那边冲,而这里面或者有非常令一个人动心处,所以那个义,在当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像姤卦,阴阳一刹那的交媾,像人与人的忽然的邂逅,这当下,或者有非常令人动心处,因此,胸中的那个义就显得非常重要。所以有讲到时义的,像随卦,姤卦,旅卦。尤其在外不在正殿厅堂处,它有可能会发生一些别的事情,这是不可苟,所以说时义。而豫卦,这是轻松的卦,玩乐的卦,更容易令人在我们的言行品格上有所逾矩,所以义维系在这个豫卦上面。还有遁卦,也有义理存在,正当一个什么样的困境需要你伸出援手的时候,而你却跑的远远的,这个遁显然是不义。但有些时候,功成而身退,看看时势已经是该倒退的时候了,已经是该新人出头的时候,这也有一个义的存在,所以在遁卦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占到这个卦,时已经走到了遁,怎么样遁呢?里面还有义存在。所以这五个卦,都谈到时义这个词,这个特别要注重“义”的这个气节。


言 “时用”者有三卦,益卦损上益下的时机,有坎卦,是陷入危险、重重危险的时机,它有忌险之用。例如说丛山峻岭,非常的危险的地方,但是打仗却是最有利的地方。它有忌险的一个效用在,所以叫时用。睽卦,有忌睽之用,睽,自家人的背离,这就叫做睽,错乱,这叫做睽。在这个睽里面也有“时用”用在,它虽然是不好的时,但它未必都不可用,有可以用之处,所以这个时谈到用。蹇有忌蹇之用。所以这三卦以言。


而单言“时”,有四卦。颐者饮食之事,有一定的时;大过有大过之时,必须要超过常情很多的,世界上有时候会不会有这种事啊?有时候会有这种事,例如说舜不告而娶,娶老婆没有告诉他父母,这就是叫做大过。按君子以为犹告也,君子认为这是可以的,为什么?因为告诉他老爸就不用娶了。所以大大的超过,超过常情很多,必须有这样的事情。有时候说顺乎长上是应该的,可是有时候,又必须逆乎长上,有没有这可能?有啊。曾子他老爸拿着棍子把曾子打昏了,孔夫子好生气,说“我没有这个徒弟,你给我出去。”曾子很害怕,就问他到底为什么。他说,小杖则受大杖则走,小的棍子打你当然就接受了,这么大,大大的,大过不大过?大过了,超过常情太多了,这也有大过的时,就逃。解有解的时;革,革命的革,有革命的时,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有没有革命的时?有革命的时。这些都有它的时用,所以单言一个时,不知道是义还是用,先谈一个时,你好好的去品味这个时。


乾卦二爻曰时舍。时舍还不可全力的去放开,因为他不是真正的飞龙在天。三爻曰因时而惕,在下面的干部的头,但他又不是上层领导阶级的头,要上不上,要下不下,很危险的境地,非常小心,有惕的时。四爻曰逾吉时,像个宰相,不好好的去辅佐,浪费了时机。五爻曰奉天时,五爻就是九五之尊,整个局面他在掌控,要好要坏都是他的责任,应该奉着天时,他有这个位置,有这个时机,有位就是有时了,他应该好好的冲刺。上爻曰与时偕极,已经到最上面最上面了,该是功成身退的一个时刻了,这都是时。初爻呢,潜龙勿用,潜有潜的时,刚进了一个公司,然后还是一个菜鸟,站在讲台上,大放他的言辞,大谈公司怎么改革如何才能进步,他才来上班三天,恰不恰当?不恰当的。因为他还不了解,他现在就算个龙,他应该算哪一条龙?潜龙。潜有潜的时,你学问再高,你读到博士来公司三天先不要说了,因为你还要再看,看三个月还不一定能说,这是潜的时。见有见的时,见龙在田,下面的工作人员的干部,那他刚升干部,就是显现,显现他的位置就有他的时。惕有惕的时,上不上,下不下的时。跃有跃的时,四爻或跃在渊,有跃的时。飞龙在天有飞的时,九五至尊有飞的时。亢龙有悔有他该收敛的时,这都是时。


所以一个卦占下去,六个爻,占到哪一个爻动,就是那个时,那个是现在你的时,里面的爻辞会告诉你,你现在是什么时。位置会告诉你现在怎么做。如果你有疑问,爻辞会告诉你说怎么做可以趋吉避凶,这个就是所谓的时位。六爻,各有其时,顺时则吉。譬如说,当潜我们就要潜,当飞你就要飞。你已经是堂堂公司的最高主管,你却在那边荒废待时,不做任何事情,这行吗?这就不行了。背时则凶,故乾卦文言说,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所以圣贤之所以称为圣贤,就是因为他掌握时,他了解时,他运用这个时,所以当其时。


因此,在《易经》六十四卦里面,一卦一时,那么六十四卦有六十四时,是不同的。一爻一时,那么三百八十四爻里面有三百八十四个时。而卦之交迭变化,始于乾之乾,就是乾卦六爻都不动,这乾卦如果初爻动变什么卦?就天风姤,就开始变了。如果二爻动呢?就天火同人,就开始动了。所以六十四卦的六个爻都可以动,六十四乘六十四这样总共几卦,几个变化?就有四千零九十六时。如果我占一个事件,老天爷已经准备了四千零九十六种状况,不同状况哦,其中的有一条,将要来解释你现在的处境,各位找得到找不到一个很恰当的?已经太多了,用四千多种的不同状况要来符合你现在的状况。现在我要问说,我买这部车好不好,有四千多种状况可以挑,这样了解意思吗?我问说,我跟这个人交往好不好,占下去有四千多种状况,里面挑一条出来,就是你的状况。太多了,你的状况很少有四千多种,所以它的学问是非常非常细腻的,它有四千多时,各有所执。所以引伸触类而“时”之百千万变无穷,加上天干地支的变化,四千多种,年有天干地支的变化,你还要乘以二,月有天干地支的变化再乘以二,日时各有天干地支的变化再乘以二,有月破有空亡,再把它加上去,还有六个神煞再乘上去,各位你就知道同一件事情占下去会有几种变化啊?我大略给它算了一下,大概十二万多种变化,来诉说你现在的时,这样够不够精密?非常非常精密。


吾之所以时用其时者,则一而已矣。“一”是什么呢?就是进退存亡,各种的时之中,仍不失其中和的心性,那这样讲就不好讲,就是《中庸》所说的诚,不诚无物的诚。在各种的“时”里面,如何永远握住那个诚。现在非常的伤心,诚不诚?诚已经不见了,那个诚是非常中和,非常畅然,非常喜悦,非常安心,非常安定,这是所谓的诚。但我受喜怒哀乐情绪的枷锁的时候,这个诚已经不见了。所以所谓的时习,是用其时者则一而已矣,就是在各种万变的“时”里面,如何还保有一个非常平和安宁的心境,愉悦的心境,解脱的心境。这就是所谓时习的它主要的目的。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