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天堂,窥探生命和生死
 113.95万

试听180一花一天堂,窥探生命和生死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2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09.一花一天堂,窥探生命和生死

随着我们对自我的认识层层深入,我们终将面对一个人人都无法回避的深沉而严肃的命题——生命与死亡。很遗憾,由于在生死问题上社会教育的不足和社会舆论的误导,再加上我们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忌讳谈论生死,所以人人都在学习科学,学习技术,学习知识,却很少有人会真正静下心来,凝视我们这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从中去学习点什么,领会点什么,以此来化解那时不时会向我们袭来的负面情绪,以及常常提醒我们自己世界终究是可爱的,生命终究是宝贵的,我们当认真对待,否则便是对人生的一种辜负。


事实上,今天我们所谈论的那些伟大的哲学、宗教与艺术,追根溯源,无一不是起源于人类对生命的热忱,以及人类对死亡饱含敬意的宣讲。从今天起,我将跟大家谈谈,有关生命与死亡的命题,首先来看看,一个人觉悟的高低会带来怎样不同的对生命的见地,以及从自然万物中每一朵小花、每一只昆虫、每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生命里,我们能发现一个怎样不同寻常的美丽世界。


为什么要讨论“对于生死的那些觉悟”这个话题?因为近期看到新闻里面也好,然后我所熟知的人也好,好像年轻人自杀的事件频频发生,然后我身边的同事、朋友当中,也时不时会有一些人出现一些突然的疾病,然后让人措手不及,突然间猛然提醒你,原来死亡跟你离得这些近。


我们所有的人都共同拥有一样东西,在拥有这样东西的同时,我们是平等的。那就是我们拥有生命。同时我们还共同面对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就是既然你拥有生命,你就会有离开世界的这一天,对于这么重要的一个命题,却很少有人会去说,很少有人会去谈些什么。生和死,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却没有在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上投入最多的时间和精力,我希望跟大家来共同探讨一下我们的生死问题。


所谓的世界观,世界在哪里?世界一定在宇宙当中。所以世界观是离不开一个更广阔的背景,那就是宇宙观。然后你的人生在世界当中,但是你的人生所面临的一个最深刻的忧虑,那就是死亡问题。如果我们不去探讨宇宙观,不去谈论生死观的话,你会发现,我们的所谓三观,缺乏广阔度,同时也缺乏众生。


死亡问题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你会发现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世界上所有的哲学,都发端于对于死亡的深邃思考。你会发现那个苏格拉底说什么是哲学,他说哲学就是习死之学,如果你把死亡也看明白了,这生命当中还有什么东西你会放不下?


对于生命与死亡的一些觉悟,一般情况下,当我们说到觉悟这个词的时候,人们总会产生这样的误解,我们大多数人都觉得觉悟它是一个非常高深的境界,绝非常人所能及,绝非常人可以获得,我们很多时候都说这个人开悟了,了不得了,他一定是某位高僧大德,他一定是某位一代宗师,他一定是某一个即将要成为的圣人或先哲。很多时候当我们谈到觉悟的时候,我们总觉得像佛祖式的人,或者说耶稣式的人,或者是孔子、老子这样的人,从来就是天赋异禀,然后天份特别高,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有觉悟,这是我们常规的思路。事实上是这样吗?其实并非如此,因为人人都可以有觉悟,你也会有觉悟。人人皆有觉悟,觉悟并不是属于什么异乎导常的高深修行,其实每个人内在都有非常丰厚的悟性。


很多年以前学宗教哲学的时候,看了一本《六祖坛经》。里面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叫做:“下下人有上上智”。什么叫下下人?就是按照我们这个社会阶层来分,就是那些不起眼的人,那些稀松平常的人,那些普通的劳动者。下下人,千万不要看不起这些不起眼的人,这些稀松平常的人,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掌握了生命的智慧。


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就是六祖慧能。六祖慧能是谁呢?他是一个中国禅宗的创始人,他从来都是目不识丁的,没有任何文化,连字都不识的,然后当时他去拜见他的师傅五祖弘忍的时候,派他的任务是让他到一个柴房里面去,在里面专门舂米。就是把那个谷子外面的这层皮给剥掉。六祖慧能就在那里做这件事。但是你看这样的一个人,他却有了异乎寻常的觉悟。因为自觉是有迟有早,觉察有快有慢,所以这个觉悟都显示出来,有高有低。有意思的是,这个觉悟的高低是怎么来评判的?换言之,这个精神境界的高低是怎么来评判的?


有句话叫做:“站得高看得远”。一般而言,你会发现,住在三楼的人,他看得到的风景往往住在十楼的人也看得见,而且看到的是更加清楚,看到的是更加完整,看到的是更加全面。但是,住到楼层十楼的人他看得见的风景,往往三楼的人未必看得见,因为这个视野高度决定了他们的视野不一样。住在十楼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的风景——远方的一栋楼,或者远方的一座小山,往往住在三楼的人,哪怕你跳起来你也看不见。


住在三楼的人他看到了一条小河在流淌,结果小河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到了尽头,流不过去了,于是住在三楼的人心生哀愁,一声叹息:小河被阻断了!但是住在十楼的人,他住得足够高,他的那个十楼竟然超过了大山,所以他住在十楼的时候,他能够越过山边,看到山的那一边,他看到那条小河并没有被大山阻断,而是那个小河绕过了大山,依然在远方绵延流淌。甚至那个小河,越流越迅猛,以致于纳百川而汇成大河,奔腾不止,东流入海。


当住在三楼的人为了小河的悲惨命运而感觉到悲伤的时候,你会发现住在十楼的人因为他看到了更多的风景,他看到了小河的全貌,所以他反而是充满了希望,无比的乐观。觉悟这个东西,精神境界这个东西,其实就像一个人精神上的楼层一样,你往往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当你站到足够高,你就能看到足够远。当你站到至高,你能够看清一切。


这就很有意思的是,为什么在西方世界里,那些特别的人,我们通常把他叫做超人,superman。但是你会发现在东方文化当中那些特别的人,我们把他称之为高人。超人,超出了人,就不是人了,但是高人高人,他还是个人,只不过他是在精神的楼层上站得更高的一个人,他的觉悟要比别人更高一点而已,他能够超越世俗生活,看到更多东西。这就是觉悟的高下,精神境界的高下。


毫无疑问,顺着这个逻辑,我们就会追问,那最高的觉悟到底是什么?最高的精神境界会是什么?因为我们,在各大宗教当中,常常会听到一个词叫做这个人大彻大悟,然后你接着觉得他接下来就是立地成佛了。我们就想了解一下,什么叫做最高的觉悟?一个人大彻大悟的时候他到底彻悟了什么东西?这个世界上到最后,最彻底的东西只有两样——生或死。当我们说一个人大彻大悟的时候,当然指的是他已经彻底觉悟了所有,无一例外,而无一例外当中到底什么是最彻底的东西?那就是他已经觉悟了生命,同时他已经觉悟了死亡。看透了生命,看破了死亡。我们来乘机看一看,前人们是如何从这个朴素平凡的生活内容当中来觉悟世上最大的谜团之一——生命。


我们首先进入生命的觉悟环节,代表了一些人的觉悟,跟大家分享一下,英国有一个著名的诗人,你未必知道他的很多作品,但我相信大多数人知道他的这首诗——威廉·布莱克《天真的预示》:“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握无限,刹那即永恒”。这墙角的小花,在我们平常人眼里,它算得了什么?如此稀松平常,看似结构这么简单。这墙角的小花,何以值得一提?在那些觉悟高的人眼里,这墙角的小花,却是耐人寻味,如果你细细探究之下,你会发现,这朵平凡无奇的小花,其实自成一个复杂世界,别有一番洞天。


很多年以前,我跟一个学生在分享这些东西的时候,这个学生刚好是生命科学院植物学系的,然后他后来回去之后就做了一个实验——解剖了一朵墙角的小花。后来给我写了一个邮件,他说,陈老师,陈果,你跟你讲,当我解剖了这朵小花,我发现这朵小花轻薄的花瓣包裹起来的生命,竟然是那样的精美有序,那样的有条不紊。它的构思是这样的巧妙,它的所有是那样的符合逻辑。这个墙角的小花,它的色彩也好,形态比例也好,气味也好,都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雕琢,但是它竟然天然搭配的那样的和谐、相衬,不可思议,美不胜收。


这位生命科学院的同学,他当时解剖了那朵墙角的小花之后,他就深受感动,他就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无独有偶,有段时间读歌德谈话录的时候,歌德说,他常常喜欢在山后去散步,一座大山,他在山后散步。散步着,散步着,走累了,他就会坐到一个丛林里的一个大石头上休息,然后他能够看他脚边的那一朵小花能看很久很久,若干个小时。所以呀,这就是觉悟高的人跟我们平凡人的差别。我们看一朵小花,我们看到的只是这朵小花,但是歌德看这朵小花,他看到的是一个世界。每一朵小花自成一个世界。


你会发现,时尚潮流换了一波又一波,但你会发现这个时尚潮流千变万化,最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还是来自于自然界此一簇彼一簇看似平凡无奇的墙角的小花,像香奈尔,它能够红这么多年,然后它就是凭了一朵山茶花,山茶花不就是自成一个世界的某一朵墙角的小花吗?你会发现这个时尚界千变万化,你再怎么变化,最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灵感还是来自于此一簇彼一簇墙角的昆虫、墙角的蝴蝶、墙角的小鸟、那些已经被我们当面错过了无数回的自然的小生命。


在所有的汽车车型当中,有一款汽车车型一直很好卖,甲壳虫。当时你要知道当这个设计甲壳虫的人,我们从甲壳虫当中看到了是一只不起眼的昆虫,但是那个设计甲壳虫车型的人他在其中看到的是让人类快乐的力量。他当时设计甲壳虫车的时候,他就说:“他要发明一种让人类快乐的力量。”


我有几个画家朋友,常常跑到他们的画室里面去参观,然后他们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杂志,一般情况下我跑到他们那边去,也不太看他们的画,就看他们的杂志,因为那些带画的杂志都特别贵,一般我不会买的,所以跑到他们那边去当成一个免费的阅览室。然后有一次跑到一个画家朋友那个书架上面,看到一本杂志叫Jewellery,珠宝。我也是一个woman,珠宝还是喜欢的呀,买不起看看也可以,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那点对于bling bling的期待。然后当我打开了这本杂志Jewellery之后,让我非常吃惊,这本杂志里面竟然是几千只昆虫,几千只昆虫的图片,然后每一只昆虫都是放大了的图片,然后这些昆虫都经历了几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进化演变。


当时我打开这本杂志的时候,我非常震惊。但是刚开始我就在想,它是不是书皮套错了,它不应该叫作Jewellery,它应该叫Insect? No!它就应该叫Jewellery,这就是天然的宝石,在时间当中打磨了几百万年的宝石,这不是人类足以佩戴的宝石,它是镶嵌在自然华袍上的一些宝石,它确实就是珍宝,一次性的珍宝,永恒的珍宝。


如果这墙角的一朵小花当中,它可以隐藏这样一个趣味横生、自成系统的世界,那么我们这个生活在其中的趣味横生、自成系统的偌大的生活世界,其实是不是也就是大自然眼中,老天眼中,某一个不起眼的某一朵墙角的小花?然后我们的整个世界,我们看到的那一朵小花,很有可能它内藏了一个世界,而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它会不会就是大自然当中的一朵小花而已?而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我们就是暂时附着在这一朵小花上的一粒粉尘,时间如风,风一吹,我们随风而去,会不会是这样?


很多年以前,看这个霍金的书——《果壳里的宇宙》,对于物理学,我只能看这种普及性读物了,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我们单看这个书名——果壳里的宇宙。对我们而言,放眼望去,包罗万象的宇宙,它会不会其实就是一颗在显微镜下被无限被放大的果壳而已?而其实我们就是这个果壳的世界当中,那些更加微不足道的微生物而已?所以很多时候觉得,人类,真的应该拿自己当回事,因为人类的智商很伟大。但是人类真不应该拿自己太当回事,如果世界只不过是放大镜下的果壳,而我们只不过是果壳当中更微不足道的微生物,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谦逊?还有什么理由自大骄傲?所以我觉得凡是具有宇宙观的人他一定是伟大的,而凡事伟大的具有宇宙观的人,一定是谦逊的。


我们人类已经习以为常,将自然万物当成是我们的生活背景、消费对象、生产资料或者旅游景点,却忽略了大自然才是一本最大的生命教科书。我们人类作为自然的一个分支,万象的一个局部,真的应该时时心怀一片诚意,去向大自然学习。如果一颗沙粒自成一个世界,一朵小花内存一个天堂,沙粒小花、草木鱼虫尚且如此,那么你呢?你何尝不是芸芸众生当中一颗沙粒?何尝不是自然万象中的一朵小花?


而我们这个世界,又何尝这是万千世界当中的一颗沙粒,又何尝不是浩淼宇宙间的一朵小花?如果你屏息凝神,看懂了墙角足边的这一朵小花,或许一不小心,你会发现,你看懂了你自己,也看懂了这个世界。下一次课,我们将继续翻开大自然课本的书页,再度去审视那一朵绽放当中的小花,来看看我们对生命的意义,又会有怎样的一种馈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