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登推荐|庄子之博:才极高,无所不窥,胸怀广,远慕高举(下)
 1936

试听90樊登推荐|庄子之博:才极高,无所不窥,胸怀广,远慕高举(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37

有人生的这种博大的格局包括最难最难的事情也可以坦然面对最难最难的事情是什么便是死亡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谁都逃脱不了一死那怎么样来对待死亡呢所以庄子对待死亡的态度那是一种真正的旷达在我们中国文化中庄子是真正的敢于直面死亡的人因为历史上很多哲人对死这个字都很忌讳去谈未知生焉知死

但庄子不一样庄子觉得死亡就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面对死亡的时候也可以把它当作一种休息于是我们来看在《列御冦》这篇文章里边所记载的庄子临终的时候那段放论闻一多先生说这一段也许完全可靠虽然未必是实际发生的但是这段更能够表现出他的这种特点和形象我们来看一下这段

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

《列御冦》篇所记载的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他的学生们呢想把他厚葬厚葬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传统视死如生庄子就说吾以天地为棺椁日月为连璧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你给我厚葬什么呢

天地就是我的棺椁日月都是连璧这送葬品还不是最好的了星辰都是送来陪葬的吾葬具岂不备邪我这个葬具岂不是非常完备了

这弟子就说说老师我们把你厚葬把你埋到地底下是害怕你被这个天上飞的鹰被这秃鹫把你肉给吃了只剩个骨头剩一具白骨弟子说我担心这个别被鹰秃鹫把你这肉都吃完了

庄子就说你把我埋在地底下那棺材烂了我还不是被地下的蝼蚁把我的肉都吃没了不还是终剩下一具白骨你放在外面为鹰鹫食放在地底下为蝼蚁食你为什么把这个蝼蚁的嘴边的食夺了给秃鹫你不是很偏心吗这话很幽默反正都一样被秃鹫食被蝼蚁食都一样的话你们这样做不是想不开吗

这一段在我们中国的文化里边大概是对待死亡最超迈的最豁达的这样的一种态度

所以我就说有这样的一种格局胸怀博大那我们对这人世间很多的看法也就有了一个更好的更深刻的理解

当然在庄子文章中关于这个大的这种博大的这种格局的故事和观点几乎比比皆是有的是滑稽有的是激烈有的是高超有的甚至很辛辣但是每一个都象征着庄子的这种博大的人格与胸怀既然人格博大胸怀超迈就未必大家都能理解所以有人就说庄子的东西我不懂

庄子的世界我们很多人都不懂原来民国的时候一个著名的教授叫刘文典刘文典就说从古到今只有两个人懂庄子一个是庄子本人一个就是所以他对这一点非常自信我们要的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能够懂庄子的人确实不多你看那个大鹏一飞九万里飞到什么地方都已经成了太空人了所以他的世界我们有的时候很难够得着很难理解

所以庄子有时也很感觉到寂寞让我来评价庄子的这种感觉博大的这种感觉胸怀以及他的那种孤单那我觉得这样一句话非常适合

庄子说人生的这杯酒我的庄子的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

因为你未必懂他的这个思想越不懂我们也就越应该努力地去研究去学习

我是韩鹏杰 我们下期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