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3夜雨述怀——宋·王十朋
 4369

2443夜雨述怀——宋·王十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1:17

夜雨述怀——宋·王十朋  

夜深风雨撼庭芭,唤起新愁乱似麻。
梦觉尚疑身似蝶,病苏方悟影非蛇。
浇肠竹叶频生晕,照眼银釭自结花。
我在故乡非逆旅,不须杜宇唤归家。

诗词文本从《宋诗鉴赏辞典》 



作者简介
    王十朋(1112-1171),字龟龄,号梅溪,南宋著名的政治家和诗人,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出生于乐清四都左原(今浙江省乐清市)梅溪村。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他以“揽权”中兴为对,中进士第一,被擢为状元,先授承事郎,兼建王府小学教授。王十朋以名节闻名于世,刚直不阿,批评朝政,直言不讳。



赏析
      这首《夜雨述怀》,是作者早期的作品,作者壮年时期,正值秦桧当政,无心出仕,隐居故乡梅溪,聚徒讲学,在病后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写下这首诗,抒吐自己忧时的心情,以及有志难酬的苦闷。

      诗的头两句,:“夜深风雨撼庭芭,唤起新愁乱似麻。”夜深了,窗外的风雨,正摧撼着院子里的芭蕉。这声音萧萧瑟瑟,唤起了诗人纷乱的新愁。他是在梦中惊醒的,清冷的环境,忧郁的愁思,使他有心绪如麻之感。接着第三四句:“梦觉尚疑身似蝶,病苏方悟影非蛇。”写的是梦醒以后心情恍惚的情况,梦醒了,自己还在疑心此身已经化成蝴蝶;病是刚刚好转的,这才悟到先前怀疑的影子并非是蛇影。从虚幻到觉醒,本是病苏梦醒以后常见的心理状态,作者是一个正直的文人,也是有志之士。他之所以有这种心理情态,显然是渗有对时事的忧虑。不过在诗句中没有直接点明而已。

      诗的第五六句:“浇肠竹叶频生晕,照眼银釭自结花。”写的是排愁自遣之情。“竹叶”,自然是指酒,诗人想借酒浇愁,酒还未入愁肠,脸上已经频频泛起了酒晕。他坐对荧荧照眼的灯光,这灯芯上已经结上了灯花,灯花是报喜的,此刻哪有什么可喜的事呢?只好任其自由结花吧。这两句可见作者是盼望有遣愁的机会和可以舒怀的喜讯的。但就是这点心愿,在当时也难以实现,正在清愁难遣的时候,作者忽然听到杜鹃鸟的啼声,他感慨万千地写下了结句:“我在故乡非逆旅,不须杜宇唤归家。”杜宇就是杜鹃,它的啼声是“不如归去”,一般有家归未得的人听了之后,会触动思乡之情,作者此时身在故乡,并非旅居在外,所以感叹地说:我并没有离开故乡,不需你唤“不如归去”,劝我回家了。作者有志用世,但当时是豺狼当道,善类遭受摧残陷害的不知多少,作者只好郁郁家居。因此最后两句,才点明胸怀,倾诉出报国无门,壮怀难展的感慨。

      全诗即景抒怀,从深宵风雨到午夜一灯、从梦觉以后的清愁,到听得杜宇啼声所引起的悲愤;步步深入,诗人的情境,自见于诗句之中,直到秦桧死后,诗人才出而应试,以经学淹通被选拔为第一,解除了长期以来内心的痛苦。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