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末世的彷徨者
 89

溥仪——末世的彷徨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9:08

编辑:黄玲敏

审编:宋晨怡、滑钰铎、钟媛、朱润昱、方晗菲、彭心婕

总编:邓梦颖

BGM:

贾鹏芳-《睡莲》

磯村由紀子-《草原の涙》

磯村由紀子-《风居住的街道》

磯村由紀子-《サクラ

邓壬鑫 - 《夜的钢琴曲五

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 - 《松花江上

Brian Crain-《Quiet Moves》



Music on】贾鹏芳-《睡莲》


迤逦万里的古长城,挡不住西伯利亚千里迢迢而来,携沙裹石的刺骨的冬季风,也挡不住枯朽衰败的清王朝内心深处无可救药的靡败与溃烂。当清晨流霞褪尽,阳光从云霄直落在紫禁城鎏金的屋顶上时,整座迷城便散发起温婉而仁爱的光泽,大清帝国的威严与崇高便在这一刻苏醒过来,熠熠生辉。风吹窗隙,似乎呢喃着千世君王的私语,感慨着世事的变幻无常。飞檐上垂坠的铃铛也轻轻摇动,杨柳披拂,荷塘潋滟,与迟迟不愿散去的草原英灵一起,为帝国献上一曲悼亡的哀歌。寒冬,六岁的清宣统帝溥仪已经换上了夹袄,仍然终日在御花园内嬉闹,在腐败的宫廷里,日复一日地呼吸着十九世纪遗留下来的灰尘,过着荒谬的帝王生活。就在这宣统三年十二月戊午,幼年的他或许还不能领会,泪流满面、浑身颤抖的母亲隆裕太后在《退位诏书》盖上的皇帝玺印的那一刻,不仅是意味着统治中原大地两百六十八年大清王朝的终结,也是他此生身不由己,艰难曲折命途的开端。


       今天,文化地球村将带您穿过二十世纪初的战火和动荡,走向那位在彷徨无措中寻觅归途,和无数普通的中国人一起,苦苦谋求生存的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拨开历史的迷雾,与他相约在那狼烟四起的乱世,细细聆听他前半生的心酸岁月。


Music on】磯村由紀子-《草原の涙》


宫墙之内的天空是窄小的。这位年轻的末代皇帝怎能料想到金瓦红墙层层叠叠的庞大的紫禁城之外,西方文化随着侵略活动愈发深入,有识之士对民主和人权的呼唤使这个沉睡的大国渐渐睁开了眼睛。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大清帝国坍塌的废墟上,在那残垣碎瓦之间,正在艰难的萌发新的希望。然而这些历史的变幻都是那个受民国颁布《清室优待条约》所保护的,依然豢(换)养在紫禁深宫里的小朝廷看不见的,是那位实权尽丧徒留皇帝尊号的清宣统帝看不见的。深宫内只有溥仪一段没有色彩的童年,和一段无法主宰的命运。


当袁世凯复辟,张勋复辟被接连镇压之后,紫禁城深处保留的前清小朝廷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处境越发的风雨飘摇,人们大声诘问这个辛亥革命留下的最大残余存在的意义,手持刀剑跃跃欲试,想把这个封建的污点从中国历史上永远的切除出去。


而青年溥仪并非是同身边守旧的王公大臣一般迂腐不化的古人,他也在这个大浪淘沙风云变幻的时代里思考和学习,英国老师庄士敦的进宫使溥仪重新审视从祖先手里继承下来的家业,他开始领悟,剪掉了辫子,甚至请来胡适入宫来为他讲学,尝试去理解当时时髦的白话文。民国的敬奉不会太久,身为亡国之君,溥仪知道这种新旧共存的和平局面终归只能是南柯一梦。他想主动放弃民国提供的所谓的优待条件,出洋留学,而王公太妃闻讯拼死劝阻,日夜盯守。几次离家出走的计划还没有来得及成功,新近入驻京师的冯玉祥将军便带着手枪队敲响了紫禁城的大门,告知了遣散驱逐小朝廷出宫的消息。先失了国,又失了家。溥仪长吁短叹,愁肠百结,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打点起简单的行李,伴着后妃王公的嚎哭声离开了皇宫。就这样,前清三百年的富贵荣华,溥仪唯一的庇护所,以及那个用来重温旧梦的小朝廷,一起被锁在了陌生的故宫之内。金碧辉煌的紫禁城,最终成为了一段历史的回忆。


Music on】磯村由紀子-《风居住的街道》


军阀混战,列强入侵,时局动荡日甚一日。即使已经被逼出宫受到民国政府的监视和软禁,溥仪这个前清废帝依然无法安然度日。各方势力想尽办法要在他身上挖掘价值,危机四伏,使他不禁终日为自己的前途的莫测烦忧。随着孙中山北上,民间流言四起,社会上要求杀掉溥仪的呼声也见诸报端。中国历代亡国之君的下场已经使这时的溥仪成了惊弓之鸟,在庄士敦,郑孝胥等人的一致建议下,他利用难得的自由,秘密前往北京的使馆区避难。权衡思虑再三,最后,穿过漫天的沙尘暴,狼狈的溥仪来到了日本驻华公使馆门前,终于敲开了一扇通向歧途的大门。


日本人隆重地接待了溥仪,悉心地谋划着控制、豢养他的计划,把他视为一种沉睡的财富。溥仪被日本公使的盛情深深地感动,拒绝了一切来劝他离开公使馆的说客。这时,在溥仪的身边,没有人真正地关心他,他每天听到的都是要抓他,要杀他的消息。年轻的溥仪除了自己的安全,又能够懂得什么,考虑什么。他渐渐在日本人布置的香房美食中迷醉了,开始了一段当时的他并不感到可悲和痛苦的,美好的沉沦。


Music on】磯村由紀子-《サクラ


或许是因为阶级本质的驱使,抑或许是由于利益集团利益的撺掇,青年溥仪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梦想从未熄灭,熊熊燃烧着,灼炙着他年轻的灵魂——他想要复辟大清王朝,一雪扫地出门之耻。然而这谈何容易,大清统治最终崩溃,不是因为财政上的贫困,不是因为异族武力入侵的掠夺,而是因为朝野上下的腐败、卖国导致民心丧尽。历史不允许开倒车,而涉世未深的溥仪还不知道他的梦注定不能实现,他一心想要积蓄力量,甚至相信了日本人要帮他复辟清朝的承诺,接过了敌人的橄榄枝,决心从天津潜往东北。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正急切需要这样一个傀儡来充当他们侵略行为的“遮羞布”,他们热情地安排着溥仪的叛逃。溥仪知道他这一步走出便再难回头,东渡的汽艇启动了,望着逐渐远去的像星辰一般渺茫的天津灯火,他的心情,像潮水那般波澜起伏。


Music on邓壬鑫 - 《夜的钢琴曲五


无论如何同情溥仪身不由己的人生遭遇,都无法否认他最终走上了一条叛国投敌的不归路,无论如何谴责国民政府不公正地对待这位孤独的前朝之君,都不能抹杀他对这一段历史应负的重大责任。等到溥仪领悟到日本人给他的野心勃勃的承诺都是谎言的时候已然太迟,他越陷越深,直到身不由己。后来,溥仪被汉奸们簇拥着乘上了特快专列,前往“伪满洲国”的首都长春。列车平稳地运行一个小时之后,忽然紧急制动,停在了沈阳城北的荒野里。乘务员嘻笑着献殷勤,告诉溥仪列车前进方向的左侧三公里是沈阳北陵,是清太宗皇太极的长眠之地,特地停车三分钟留出时间请他向先帝致意。这位末代的皇帝泪流满面,唯有当即下跪,西面而望,以此来祈求祖宗英灵的宽恕。


由于他的叛国,关东军对东北残暴的统治有了推诿的说辞。面对这一切,作为被压迫的三千万东北人民将作何感受。直到今天,那一首名为《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的歌曲,每每听来,依然催人泪下。


Music onBrian Crain-Quiet Moves


我们或许不能揣摩出日本战败后溥仪被俘的心情,他刚刚从日本高压统治下的一种忍辱偷生的生活状态中解脱出来,旋即又被投入到战犯监狱中忍辱偷生的生活中去。然而一切都是因为所有的选择都是有代价的,他知道,这是他报偿的时候。辗转多回之后,他还是回到了他惧怕不已的中国土地上接受关押。在旅顺战犯管理所,溥仪度过了三年漫长的时光。在这三年里,他或者在东北各地到处游览,或者专心写自己前半生的自传。有些学者认为溥仪的自传《我的前半生》作为一本“认罪材料”,很难分辨书中所写哪些是溥仪真正的思想转变,哪些是为了取悦于监狱管理人员、取悦于社会主流的谄媚言辞。然而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这位末代皇帝一降生便注定亲眼见证百年王国的覆灭,眼睁睁看着唯一的复辟清朝的梦想在时光的流转间一缕一缕被燃烧殆尽,在错综复杂的时代的十字路口,这个年轻的生命被无辜地当做一个旧事物推上了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他的彷徨和哀伤无人理解。无论他做错了什么,岁月尽头,他都已经受尽了历史残酷的惩罚。


华龙皇家陵园,温暖的阳光融融地照耀着,紧邻清西陵中光绪帝的崇陵,溥仪的骨灰被安置在此。这位宣统皇帝最终得以与他的祖先葬在一起,成为中国封建历史上旧时代的一个逝去的记号。溥仪墓的两侧,陪伴他的,一侧是他真心喜爱过的谭玉龄,另一侧则是他的皇后婉容。


当历史的旧账已经清算,但愿此刻,他不再感到彷徨和孤独。


好了,本期的文化地球村到这里就要和您说再见了。主持人峰林,代表编辑黄玲敏,审编宋晨怡、滑钰铎、钟媛、朱润昱、方晗菲、彭心婕,总编邓梦颖,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