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t博士领读】乡村岁月情
 129.72万

【主播t博士领读】乡村岁月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5:00

本篇文字作品来源永源基金会的公益项目


乡村岁月情(节选)

【作者】符思媛


月是故乡明,情是故乡亲。作为迁徙大军中的一份子,东莞只是我的第二故乡。印象中的故乡,是长假时的迁徙,是乡下的山山水水,是爷爷奶奶蹒跚的身影。爷爷今年93岁了,历经了民国和新中国,几十年来的乡村生活,他的生活经历,是一部活的中国农村变化图。


爷爷生于1926年,社会混乱,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爷爷七岁时便替东家放牛,一年也能获得二斗谷子(约60斤)。每天早出晚归,风风雨雨,来回在山包土墈里,那头牛,就是爷爷的童年。


爷爷18岁时,正值“走日本”这个黑暗时刻,日本侵占了大半个中国,日本兵在中国大地肆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东躲西藏、战战兢兢的日子,在爷爷心里留下了难以忘怀的烙印。每每忆及此处,爷爷都是泪流满面。世道如斯,生活还得继续。当时农事荒废,爷爷加入了“挑南盐”的行列。从衡阳出发,百来斤的盐担,全靠肩挑步行,往来于一千二百多里,风餐露宿,肩破腰疼。最大的风险是路上遇到土匪,或遇上日本鬼子的巡逻,那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挑完一担盐回到衡阳,除却开销,报酬只有三四斗米!


历史书中描写的旧社会,人民牛马不如的生活,在这一刻,在家乡寂静的月夜,沉默的山旯旮里,在爷爷缓滞沉重的述说中,变得如此鲜活,感同身受。


1949年的春天,爷爷23岁,娶了邻村庄的一位姑娘,也就是我奶奶。这年的冬天,新中国诞生了,湖南和平解放,人们奔走相告。世世代代一穷二白的贫下中农,按人口分到了属于自己的田地和房屋。爷爷奶奶分到二亩半水田、三亩旱地,一间茅草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农民翻身做了土地的主人,千百年来的愿望实现了。


近些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现在的农民再不是以前的农民了。爷爷现在儿孙满堂:大伯是军官,在京离休;二伯三伯是私营业主修理汽车;四伯是衡阳本土有名的地产开发商;五伯和爸爸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省打拼。爷爷始终忘不了乡情,离不开故乡,住在镇上二伯家里,常常要去乡下转转,看一看生他养他的土地,熟记于胸的山山水水。


岁月无情,但它留下无尽的美好。爷爷成长在苦难的旧中国农村,经历了艰苦的新中国农村,见证了中国农村的沧桑剧变,享受了农村发展带来的福利,何其有幸!故乡的过往、磨难、新生,已融入爷爷的血脉,并印在我的心中。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