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共读《傅雷家书》
 46

11月7日共读《傅雷家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4:54

四月十八日聪信摘录(波38)
这回又迟迟不写信,主要一方面是由于音乐会多,一方面也因为许多新鲜的事物需要多想想。爸爸的三封信及材料,妈妈的信都收到了,真是叫人说不出的兴奋。那些材料我都看了又看,简直都背得了,给我的启发和教育真是无穷,解决了许多我以前没想通的问题,特别因为我在波兰接触到完全不同的环境。使馆的态度,我认为是有严重的教条主义的,使我不能心服,所以毛主席的讲话简直是对我的一个最有力的鼓励。我们的毛主席真是太伟大了,要不是他的英明远见,那波兰的事件不知要闹成什么悲剧呢!我前几个星期心绪不宁,主要因为有许多问题想不通;我究竟是个多多少少能独立思考的人,也多多少少有着理想和热情的人,在我发现许多事实和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不符的时候,当然就会因此而感到痛苦。毛主席的话里许多都是我自己也在想的,只是不透彻,看了他的话,真像吃了什么灵芝仙草似的,痛快极了。我重新翻出毛选,一口气从头至尾读了一遍,觉得现在他的话固然有新的发展,但是那种最科学的分析事物的马列主义方法是一贯的。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要学这种真正的科学的思想方法。
教条主义的严重,就在于完全把人的思想限制住了,我想这是说明人类还没有脱离宗教情绪的控制,人们还是懒得用脑子,盲从究竟是最容易的。中国人虽然从来不是一个宗教民族,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究竟是教条八股的大本营,那些东西根深蒂固,现在常常摇身一变,戴着马克思主义的面具出现。要说帽子,恐怕也要数中国第一,我们各种“主义”帽子之多,在国外是不能想象的:把一切非原则的问题,都提到原则高度上来,美其名曰站稳立场,俨然是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徒,其实我觉得那只是一种旧教条的新翻版而已。我们现在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也很不正常,比起欧洲人来,那我们许多同志的生活,是多么枯索啊!兴趣是多么狭隘啊!又是多么缺乏幽默感啊!爸爸的信及毛主席话中提到今日的干部,往往是开会、散会、打扑克,事实正是如此。
说起大国主义,我的感受最深切了。大国主义不一定表现在像苏联的那种方式上面。我们使馆同志对外的种种举动,都是非常谨慎的,也很谦虚(同学也一样),但这个只做了一面,而且有时往往过分;我们的大国主义是在骨子里的,那是几千年封建大帝国的自大。同志们看外国的问题,处处以我们中国人的道德观念、趣味、习惯来断定是非,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今天要和教条主义作斗争,真是艰苦得很,不过毛主席说得最透彻,看得最远。人是要有这种大智大勇,置生死利害于度外,为真理斗争到底的精神才有价值。毛主席也启发了我看问题要用历史的眼光,其实就是科学的眼光,马列主义所以为真理,正因为是科学。看了毛主席的话,虽然切身痛感斗争之不易,但勇气百倍,乐观得很。
有一个最感迫切的问题,是我们今天对年轻一辈的教育,从留学生中观察,感到教条主义的毒素在我们年轻人中间也深深的扎了根。我们的社会里常常是以规规矩矩,安分守己,实际上是盲从的青年为好青年的标准,其实这是多么武断与狭窄啊!马列主义变成了教条,那就是最顽固的宗教;因为受教条毒害的人,处处以自己对革命事业的忠诚而感到自豪,往往做了错事环事,还坚信是积了功德。所以毛主席说要和风细雨,治病救人;硬整是只会加深教徒的宗教狂的。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