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南师 : 世事纷杂,时常保持这样的态度处世才能平安长久
 1.09万

31.南师 : 世事纷杂,时常保持这样的态度处世才能平安长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02

南师:世事纷杂,时常保持这样的态度处世才能平安长久

南怀瑾 著述 摘录

夏韵菩提 播读




一事不谨,

即贻四海之忧;

一念不慎,

即贻百年之患。

世事纷杂,

保持谨慎的态度处世,

才能平安长久!


子 曰:

多闻阙疑,

慎言其余,

则寡尤;

多见阙殆,

慎行其余,

则寡悔。


南师 亦说:

谨慎的人,

过失比较少;

放荡的人,

容易犯错;

讲话随便的人就容易失信。


拾 趣 小 故 事

子张学做官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子张是孔子的学生,他姓颛孙,名叫师,少孔子四十八岁,是位年轻学生。他到孔子这里来是要学干禄的。什么叫“干禄”呢?就是怎样去谋生。古代俸和禄是两回事。


“俸”等于现在的月薪;“禄”有食物配给。禄位是永远的,所以过去重在禄。“干”就是干进、干求、干禄,就是如何拿到禄位。换句话说,孔子希望弟子们学仁学义,子张这位学生来的时候,大概填志愿表与众不同,直截了当,干脆两个字——干禄;要找饭吃,怎样找公务员当。


但是孔老夫子没有气得把他撵出去,反而传授他一套办法说,想做一个好干部,做一个良好的公务员,要知识渊博,宜多听、多看、多经验,有怀疑不懂的地方则保留。阙就是保留,等着请教人家,讲话要谨慎,不要讲过分的话。本来不懂的事,不要吹上一大堆,好像自己全通,最后根本不通,这就丢人了。如不讲过分的话,不吹牛,就很少过错;多去看,多去经验,对有疑难问题多采取保留的态度。


换句话说,对于模棱两可的事,随时随地都用得到古人的两句话:“事到万难须放胆,宜于两可莫粗心。”第二句就是多见阙殆的意思,这个时候要特别小心处理,不要有过分的行动,这样处世就少后悔。一个人做到讲话很少过错,处世很少后悔,当然行为上就不会有差错的地方。这样去谋生,随便干哪一行都可以,禄位的道理就在其中了。







一个人一生做事,

随时要谨慎小心。

如果能谨慎小心来处世做事,

永远不会有过失。


1

谨慎处世,无所失矣


孔子研究大过初爻,对人生处事问题的看法是:“苟错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苟是假使,错就是安置。孔子说,假使是很好的东西,摆在地上也可以,何必为垫底呢?等于现在送礼还要用包装纸,往往看到很小一个礼物,用包装纸包了好几层,这不是一种浪费吗?所以真正好的东西,不必再垫底了。


“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本来摆在地上也可以,诠了特别特别小心保护这个东西,下面还是用白茅草垫底,免得它破损了,这个当然也可以,没有错呀爻这个卦象就是如此。他的道理是什么呢?就是教人做人做事为谨慎——“慎之至也”。要小心、小心、特别小心。他说:“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孔子说,白茅这个东西,是草嘛!没有什么了不起。虽然是一些草,但是用得得当的时候,这株草便是宝了。这里我们懂了一个道理:天下事没有哪样叫好,没有哪样叫坏,也没有哪个人叫对,哪个人叫不对的;只为用得对,即使一株茅草,也能得到重用。所以一个人一生做事,随时要谨慎小心、一“慎斯术也”。


“慎”也是个手段,道德也可以说是种手段,但是宁可用“谨慎”这个最好的手段,不为用别的手段,“谨慎”是最好的手段,也是一种方法。“慎斯术也”,如果能谨慎小心来处世做事,“以往,其无所失矣”,永远不会有过失。换句话说,不要莽撞,不为随便,不为主观,不为存有成见,尽量地小心,不为像大过卦一样,一个不对了,以后错误就非常大了。可是尽管有那么大的错误,只为加以谨慎小心,便不会有更大的过失了。


——《易经系传别讲》


2

谨慎行事,功成名遂


“谨而信”,作人非常谨慎,但是谈到这“谨”字要注意,不要变成小器。谨慎与拘谨是两回事,有些人作人很拘谨,过分了就是小器。“谨慎”在历史上有个榜样,就是我们中国人最崇拜人物之一的诸葛亮。所谓“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这是一副名联,也是很好的格言。


吕端是宋朝一个名宰相,看起来他是笨笨的,其实并不笨,这是他的修养,在处理大事的时候,遇到重要的关键,他是绝不马虎的。那诸葛亮则一生的事功在于谨慎,要找谨慎的最好榜样,我们可多研究诸葛亮,这里暂且不提。总之,所谓谨慎不可流于小器,这点修养要注意,这个人能谨慎处世而信——在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一切都言而有信。


——《论语别裁》


3

谨慎自律,减少过失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这是讲到用仁之重要。孔子说古代的人不肯乱讲话,更不说空话,为什么不随便说话呢?因为怕自己的行为做不到。所以行仁的人,有信义的人,往往不轻易答应,不轻易发言。


我们历史上有句话——“重然诺”,这就是说不肯轻易的答应一句话,答应了一定要做得到。我们又在历史上看到“轻诺则寡信”的相反词,这是说随便答应一件事的人,往往不能兑现守信,所以孔子指出了这个道理。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因此个人的修养也好,处理大事也好,小事也好,最好注意“以约失之者,鲜矣!”约就是约束、检束、小心、谨慎,意思是要常常约束自己。谨慎的人,过失比较少;放荡的人,容易犯错;讲话随便的人就容易失信。所以个人行为道德能自我约束、自我管理,失败的事情就少了。


——《论语别裁》


4

德位越高,越当谨慎


魏国的新王——襄王即位了,第一次召见孟子,两人见面谈话的情形和内容,没有作客观的直接记述,只说孟子见了襄王以后,出来了对别人说:这位新王,一眼看上去,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像个皇帝。“望之不似人君”这句话,成了名言,成了大家的口头话。


几千年来,直到今天,大家常会借用这句话去批评别人,每个人都可以体会一下,当借用这一句话去批评别人时,自己的心理、情绪上,是什么状况,那一种心理状态也是颇为复杂、微妙而难以形容的。孟子又补充一句说:等到接近他时,再仔细地看看,他一点谦虚之德都没有,一点恐惧戒慎的心情也没有。


我们知道一个越是有德的人,当他的地位越高,临事时就越是恐惧,越加小心谨慎。尤其当时的魏国,在战略地理上,处于四战之地,强邻环伺,而又已经打了几次大败仗,正是国势不振的时候,他应该知道,这个国君是不好当的。别说是这样一个国际现势,就是天下太平,身居如此高位,也该诚惶诚恐才对,可是梁襄王一副公子哥儿的作风,满不在乎的样子。


所以孟子说他 “就之而不见所畏焉”。不但一国君主应该戒慎恐惧,就是一个平民,平日处世也应该如此,否则的话,稍稍有一点收获,就志得意满。赚了一千元,高兴得一夜睡不着,这就叫做“器小易盈”,有如一个小酒杯,加一点水就满溢出来了,像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大作为的。


——《孟子旁通》


5

为政治世,慎用权法


《论语》上这里也说,要“谨权量,审法度。”这个法度,就是现在所谓的制度,各种办事的制度,要严格注意,这是第一层的意义。其第二层的意义,如果我们不根据《尚书》记载的传统而讲,“谨权量”的权量,就是权变的意思。


我们中国文化中,尤其儒家喜欢讲究两个字,所谓“经权”之道,经就是常经,大原则不变,永远不变的,如人之穿衣饮食是经。但吃白米或吃面包,穿西装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