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周邦彦:逛青楼时碰到皇上怎么办?在线等!
 2.05万

41. 周邦彦:逛青楼时碰到皇上怎么办?在线等!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4

 

和其他一生坎坷的宋朝词人相比,周邦彦的人生并没有那么曲折悲惨。要是大宋某天举行“比惨大会”,周邦彦肯定是挤不进前十名的。但要是论大宋最精彩的八卦,他肯定是前三名。毕竟逛青楼的时候碰到皇上,这种刺激的事儿自古以来是不常有的。来,瓜子花生火腿肠,这位吃瓜群众你脚收一收。

 

周邦彦出生在钱塘,也就是现在的杭州人。杭州灵山秀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盛产文艺青年,周邦彦就是其中一位。他不止是个文青,还是个学霸。

 

宋神宗在位的时候,他顺利通过了古代高考,来到北宋帝都的国子监作为太学生。年纪轻轻就写了一篇七千字的《汴都赋》献给皇上。当时朝廷里正沸沸扬扬地闹王安石变法,这篇《汴都赋》高度赞扬了改革后汴州的盛景。不仅文采横溢,还撞上了天时地利人和。

 

宋神宗收到这篇赋,整整看了一天。究其原因,竟然是因为生僻字太多。能难倒皇帝,你就想想他是有多学霸吧。多少也是出于好奇,皇帝特意接见了学霸周邦彦。

 

直接把他从一个学生提升成了管理阶层,不久就做成了太学正。那年周邦彦二十七岁,万万没想到,自己因为一篇文升了官。

 

那时候他还没写那首让他险些玩儿完的《少年游》,也没惹什么八卦,无非就是“疏隽少检”,也就是性子风流些,行为有那么一点不检点。经常出入秦楼、楚馆之类的红灯区,写写软媚的歌词给歌女。

 

好日子没过多久,宋神宗去世,新党倒台,旧党又来。把支持新党的周邦彦直接撵出了京城,让他去其它地方当些小官。周邦彦问号脸x1

 

他足足辗转当了十年的地方官,直到后来新党又把旧党给打跑了,才把他拉回来了——这次升职,还是因为那篇《汴都赋》。

 

如今当权的老大变成了宋哲宗,无意间读到这篇文。大受感动,就立即把他召回了京城当官。

 

论因为一篇文连续升职两次是什么体验。周邦彦问号脸x2。人生起起落落,太刺激了。

 

再下一任皇帝是宋徽宗。周邦彦也万万没想到,他的人生会因为宋徽宗更刺激一点儿。就在宋徽宗在位期间,周邦彦结识了李师师。李师师是谁?是宋朝当红女歌星,据记载,“政和间,李师师名著一时。”周邦彦是词人,李师师是唱词的人,二人一来二去当然就有了深厚的情谊。

 

周邦彦经常往李师师那儿跑,献词给她。这倒是不要紧,要紧的是李师师还有另一位狂热的粉丝——当朝皇上宋徽宗。而且这个狂热粉丝还经常微服私访来见这位当红女星。

 

故事说来就来了。有天周邦彦正在李师师房中,与她谈词说笑,忽然就听说有另一位粉丝来见。周邦彦当然不悦,他才是头号粉丝,忙问是谁?答曰宋徽宗。

如果说周邦彦是粉丝俱乐部VIP,那么宋徽宗就是SVIP,土豪金客户。

 

“逛青楼的时候遇见了皇上怎么办,在线等,急!”

 

他在这一刻想尽了所有读过的书,好像都没有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最后干脆在李师师的帮助下,效仿隔壁老王,慌慌张张地躲在了床下。

 

隔壁“老周”悄悄地躲在床下,看着宋徽宗拿着一颗江南新进贡的橙子进来,特意要给大美人尝尝鲜。李师师就特意拿了一把小刀切橙子,然后把橙子放在撒盐的水里吃。两人坐在床边谈笑,说的话都落入了周邦彦耳朵里,把他气得火冒三丈。可对方是皇上啊,大佬中的大佬,惹不起。

 

虽然惹不起,但周邦彦还是很憋屈。作为一个骨灰级文学爱好者,那当然是高兴时会写词,愁苦时会写词,憋屈时更得写词。宋徽宗前脚刚走,周邦彦就把所见所闻写成了那首《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上阕前半部分是情景描写。后半部分还渲染了暧昧的气氛。下阕甚至直接以李师师的口吻继续描写。周邦彦当时那种煎熬幽怨外加嫉妒的心思刻画得淋漓尽致。

 

要命的是,第二天宋徽宗又来找李师师了,还顺便想听听最新的流行歌曲。李师师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竟然把那首《少年游》给唱了出来。这一唱,就坏事儿了。SVIP宋徽宗的醋坛子当场就打翻了

 

“写歌词的家伙是谁!”

 

李师师不敢隐瞒,把周邦彦给供了出来。

 

皇上一生气,就得有人遭殃了。第二天上朝,就立即找了个“周邦彦监税没完成任务”的理由,把他给撵出了京城。再次被撵出京城的周邦彦问号脸x3

 

这次李师师带着酒来送行,二人依依作别,他便又写了一首《兰陵王》给李师师。皇上终于把这家伙给撵出去了,很开心,得意洋洋地又跑到李师师那儿,却发现李师师不在。他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黑,才发现李师师“愁眉泪睫,憔悴可掬”地回来了。

 

【演绎】

宋徽宗:你去哪儿了?

李师师:我,我得知周邦彦即将被押出京城,带着酒送行去了。

宋徽宗:我吃醋了,谁也别想哄我。

李师师: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被逐出去,呜……

宋徽宗:别哭啦,怪可怜的。他这次给你写词了吗?

李师师:写了。

宋徽宗:还敢写啊!来,写的什么你念念。

李师师: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李师师:都是我害了你……陛下您是,在笑么?

徽宗:哈哈哈哈写的好啊!我大宋有这样的文人,真好。

 

皇帝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在生气吗?

 

一切只因为这首词确实精彩。盛开的梨花提醒寒食节到来,我看着船像箭一般离开,船上人回头望,想要看一眼天北的我。春色愈发浓郁,我不禁想起一起在桥头听笛的时光,如今想来像是一场梦,催人暗中落泪。

 

这种“回环往复”的结构,有意打乱了时间顺序,让虚实场景交替,却不显得乱。反而线索极其连贯,首尾结构呼应。也是最能显现出周邦彦婉约词“开阖动荡,曲折回环”特点的一首词。

 

这首歌几乎一夜之间传遍京城,成为了“一起学猫叫”级别的现象级神曲。据《贵耳集》记载:“曲终,道君大喜,复召为大晟乐正。”见这首词如此动人,宋徽宗居然反而被周邦彦的文采折服。当即就派人急召周邦彦回京城,安排了大晟乐正的官位,也就是在宋朝最高的音乐机构工作。人生大起大落,容易给吓出心脏病来,周邦彦已经放弃了问号脸。

 

这一段八卦安然无恙地落了幕,于是周邦彦就安安心心地在皇上安排的岗位上做官儿。直到晚年不愿和蔡京之流的奸党合作,又被逐出了朝廷,从此再未回来,直到六十四岁与世长辞。

 

其实这段八卦很有杜撰的色彩,难分真假。但无论如何,此事终究在正史之外记载了下来,并且被后人口口相传。周邦彦的文采是无可挑剔的,他被评为“婉约词之集大成者”。写的歌词带有极强的格律感和画面感。至于他的那些八卦事儿,古今素来不缺奇事,半真半假,付之一笑就好。古人终究已作了古,只留得妙笔在人间。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