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王勃:太爱写诗总得罪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9.07万

03. 王勃:太爱写诗总得罪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2:36


王勃的人生可绝对算是一个大写的开挂, 他生在初唐的儒学世家, 天赋属性加一。十岁以前就看完《六经》,勤奋属性加一。十四岁直接给当朝宰相写信,写出自己的政见和想法,被称为“神童”,主角属性加一。在咱们刚刚小学毕业,整天琢磨放学吃点儿啥的年纪,王勃都已经开始为自己谋出路了。


你以为这就到此为止了吗?,才刚刚开始!


十六岁时王勃就参与了古代的高考,成功考进了前三名,成为了第一个未成年就当官的“国家级公务员”。


俗话说:“十五老明经,五十少进士”。“明经”和“进士”是唐宋时期科举的类别,“明经”比较容易考,而“进士”比较难,很多人一直考到白发苍苍也无法考取“进士”。十五岁考取“明经”都已经算是“明经“科里面的老人了,但五十岁考取”进士“都算年轻,是“少”进士。在别人眼里,考“进士”这样的游戏困难模式,在王勃这里有了开挂的加持buff,随便就能找到宝藏。


王勃还觉得不够,开始刷“副本“了。进宫没多久,王勃就挥笔写了篇《乾元殿颂》的骈文给皇上呈上去。啥是“骈文”呢? “骈”就是两匹马拉车的意思。骈文,就是上下句必须工整对仗,而且辞藻必须华丽。听着很难对吧,中学让用排比句造句我们都费劲。可十六岁的小王同志写了洋洋洒洒几千字的骈文交上去,文笔华美且不说,还把皇上全家“问候”...不是,把皇上全家夸了个遍,唐高宗双手颤抖地读完,大呼:奇才,奇才,我大唐的奇才!


李贤是唐高宗的第六个儿子,一看父亲如此赏识他,直接把他挖到了自己的府里做事。那两年的王勃, 估计走路都自带BGM


那首风靡各大中小学生课本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就是王勃在这个意气风发的时候写出的诗。


城阙辅三秦, 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 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我们说唐朝也有“嘻哈”,更多的是指一种无所畏惧,大步前行的嘻哈精神。普通人眼里无比伤感的离别,对嘻哈歌手来说,那就是生死不过一步之遥,爱谁谁,地球也才一个村儿。


然而王勃的“开挂道具”却是有使用期限的,期限是,两年。


王勃自从被挖到李贤的府邸之后, 一路顺风顺水的人生就结束了。那李贤怎么有这么大能耐,让一个神童的发光人生走向下坡路呢?人生太刺激,有时候啊你正想着跟队友开黑炸翻全场,却想不到你有一个猪队友,不仅这把赢不了,还直接让你“掉段”了。最恐怖的是,这个猪队友跟你还是绑定关系。


古代能玩的东西太少了,如果古代有手机,可能也没有那么多打打杀杀江湖爱恨了。初唐有一段时间,上流社会的贵族热衷于“斗鸡”,李贤和他弟弟李哲就是斗鸡的狂热玩家。有次李贤让王勃写篇文章助兴,王勃就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啥叫“檄文”呢?是古代官府用来征召或声讨的 ,大多战斗力满满,很是引战。


李贤的本意也是跟兄弟开个玩笑,但谁知道王勃智商高,情商却不够用,一说到写文章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写着写着,写跑偏了。


小王同志为了生动的描述这只鸡有多厉害,把历史上关于鸡的典故都用了个遍,然后写斗鸡时你死我活的架势写的荡气回肠。小王很满意,后果很严重,他犯了大忌!


有玄武门之变的惨祸在前,又亲身经历了哥哥李承乾和李泰的夺嫡风波,高宗对兄弟相争之事极为敏感。当他读到“两雄不堪并立”,读到“见异己者即攻”,读到“与同类者争胜”,心中怒不可遏。转眼之间,王勃的无量前程就化为了泡影。


要知道,古代学子的前途无非就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而这买家,普天之下有且仅有一个呀。大BOSS一个发威,王勃别说没办法“开挂”了,连自己本来的自带“装备”都掉了。


小王同志就这么失业了,在蜀州晃晃荡荡待到二十一岁时,他在朋友的引荐下,在虢州弄了个参军的职位。按照一般影视剧的套路,他就该弃文从武,东山再起,一路北上,打入皇宫,报仇雪恨,杀掉“那只害人的鸡”。


但王勃没那么幸运,不是说玩废了一个号就可以容易的再开一个新号的。任职期间,王勃经历一场牢狱之灾。这事儿啊笼统概括一下就是:王勃藏了罪犯,王勃杀了罪犯,王勃自己成了罪犯。


这是咋回事呢?


原来就在王勃任职期间,一时心太软,窝藏了个叫曹达的军奴,后来又怕这事儿走漏风声,干脆自己动手把曹达给杀掉了,结果他自己就成了杀人犯,被押入大牢。啊,真是无招胜有招,招招毙自己的命!如此令人尴尬的入狱经历,只能让人感叹,“吃鸡”时开车压死自己队友的事儿你没少干吧?


不过王勃还不是在这儿栽的,因为赶上唐高宗改年号,大赦天下,小王同志就这么从监狱里放出来了。二十六岁的秋天,王勃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去看望被自己连累的父亲,他不知道这次旅途会彻底成为他的,骨折点。


话说他从洛阳乘船出发,正好经过洪州。洪州近来正有一件大事,本地都督阎伯屿翻修了滕王阁,在重阳节这天喜气洋洋地宴请了宾客,还请了路过此地的王勃同来。


宴会举行到一半,阎伯屿笑眯眯地说:


【演绎】

阎伯屿:谁能为滕王阁写个序,刻在石碑上啊?


这次宴会真的只是宴会那么简单吗?当然不,这次宴会其实是有黑幕的,阎伯屿藏了个私心,早已暗搓搓地安排自家女婿提前写好一篇文,就等着在宴会上写出来了。在座各位的情商显然都很高 , 或者说,至少比王勃高,纷纷不约而同地表示:


群众:整不了啊,诶呀不不不…不行啊。

群众:别逗了,谁能比得过您女婿啊,是不是?

群众:不会写不会写,我自罚一杯啊,都在酒里了。


阎伯屿都已经喜上眉梢,给女婿使眼色了。顺便客气的问一嘴王勃“您不写吧?”,王勃咔一下站起来了,一点也没推辞,提笔就开始写。这就相当于在一片草地里,你不好好趴着就算了,还穿着一身白西装站着。光站着就算了,还来回跳舞。不打你打谁啊?不打你对不起游戏竞技精神!


吃瓜群众傻眼了,果然是一说到写文章就控制不住自己啊。


竟然有人不惧黑幕,傻愣愣地就往上冲,阎伯屿表示很不高兴,他假装继续谈笑风生,暗搓搓地派人去偷窥,看看王勃那厮能写出啥玩意来。


下属:报告都督,那厮写了”豫章故郡,洪都新府“!

阎伯屿:切,老生常谈。

下属:报告都督,又写了“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阎伯屿:诶,有点意思!

下属:报告!还写了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阎伯屿:去去去,把他笔抢下来!

下属:报告,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阎伯屿:天才,天才啊!


这篇《滕王阁序》成为王勃人生中最辉煌的一笔,也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颗明珠。但命运总像一个充满恶趣味的小丑,喜欢捉弄人。王勃这次翻山越岭看望完自己的父亲,刚乘船踏上归途,却半路遇到意外,溺水身亡了。


最讽刺的是,就在王勃死后的同年,远在京城的唐高宗读到了这篇《滕王阁序》,顿时被他的文采再次折服,连连惊叹两声,连忙召来太监。


【演绎】

唐高宗:当初因“斗鸡文”驱逐了他,是朕的错,如今他在哪?朕要亲自召他回来!

太监:这个,他……他已经溺水死了。


唐高宗沉默了,然后是一声长叹,终究是天妒英才。


他来了,他又去了,他只是落入人间走了一遭,又被那奔流的水给挽了过去。王勃短暂的一生,与他惊艳世人的好文采,我想可以用一句话来作结:  “这个世界,我来过!”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