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章】“道”到底是什么
 24.54万

试听180【零一章】“道”到底是什么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1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我是傅佩荣。我们这一集的主题是:不可说不等于不存在。有很多东西我们说不清楚,或者根本不可说,但是这样的东西就不存在吗?我们想理解道家的道,就会发现道这个概念呢是不可说的,但是呢并不等于它就不存在了,这就是我们在老子第一章里边了解之后发现的。我们现在要开始进入到老子《道德经》的文本。


《老子》第1章就是很大的挑战,我会先把这一章的原文念一遍,再做大致的说明,后面就要分两集来加以解释。我在念的时候,有些语句在断句上以及文字上,跟你一般所看到及听到的不完全一样。所以,我先说明一下我的根据。我根据的是王弼注解本,再加上汉代初期的帛书本。有一定的研究根据,我才会把原文做这样的修订。修订与断句的地方,我在朗诵原文之后,你就会知道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我先朗诵《老子》第1章的原文: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万物之始;

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jiào)。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是《老子》第1章的原文。我想你大概听出来了:一方面是断句,我们的断句很清楚,前面提到的是“无名”“有名”,后面提到的是“无欲”“有欲”,做这样的断句;而在内容文句上,最大的不同是改了两个字,我们看到第三句“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两者都提到“万物”,而没有谈到“天地”。许多《道德经》的版本都参考王弼本,在这里就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是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的,先说天地,再说万物,但是老子这里并没有提到天地。


首先,讲白话的话,前三句的意思是:

第一句,“道,可以用言语表述的,就不是永恒的道”,这代表“道”是不可说的;第二句,“名,可以用名称界定的,就不是恒久的名”,这表示“名”是不确定的;第三句是“名称未定之前,那是万物的起源;名称已定之后,那是万物的母体”。

以上三句,是我们这一集要做深入说明的。


(一)“道”是不可说的

首先,为什么要提出一个“道”字,然后强调这个“道”不可说呢?

我们先做这样的思考。一个人活在世界上,顶多120年。换句话说,今天世界上有七十几亿人,120年前这些人都不在;120年之后,这些人也都不在了。请问:这些人到底存在过吗?


再看整个宇宙,150亿年以前,宇宙还没有出现;而大约80亿年之后,宇宙也将消失。请问:这个宇宙存在过吗?所以,时间上的长短不是问题,只要有开始、有结束的,一直在变化之中,都是暂时存在的。也就是说,它在根本上或它的本质是虚幻的。这么一来的话,人有思考能力,自然就要问:这一切的来源与归宿是什么?从哪儿来?往何处去?


来源与归宿其实是合一的,来源就是归宿。因此,人类所能思考的最大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万物与人类这一切的存在如果不是梦幻的话,就必须有一个来源与归宿。老子的道家就从这个立场出发,为人类找到化解存在上虚无主义的秘方。换句话说,如果肯定这一切不是做梦、不是虚幻的,那就表示它一定有来源与归宿。接着就要去探讨:这个来源与归宿是什么?它能给我什么样的启发呢?由此引发后面一连串对人生的反思以及适当的态度。


所以,在指出“道”是不可说的之后,所以老子第一章第一句说“道可道,非常道”指出来道本身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述的,然后就把焦点拉回到人的身上,人是万物之灵,有理性可以思考,他一开始思考,一定需要使用概念,也就是名称。如果没有名称或概念,根本不能够思考。但是很抱歉,“道”不可能成为我们思考的对象。借用苏东坡的一句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道”涵括一切在内,无所不在。所以,人不可能把“道”当作一个相对的对象来加以认识,或给它取个名字。因此,凡是能用言语说出来的“道”,就不是永恒的“道”。


在第一句六个字里面(道,可道,非常道),显然,“道”分为两种:一种是我们现在正在谈论的“道”;另一种是永恒的“道”本身,那是没法谈的。但是因为人要思考,如果没有概念就完全不能思考,所以就非谈不可。因此,接着就要强调“名”,“名”就是名称或概念。


(二)“名”是不确定的

再说一次,为什么讲完“道”之后必须讲“名”呢?就是因为人类如果没有使用名称或概念,就根本不能进行思考;而人类一切的作为,包括所有文化方面的建设,也都是从“名”开始。但是,这个“名”也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无法用名称界定的,另一方面是可以用名称界定的,后者显然是约定俗成的结果。一样东西取什么名字,是我们约定俗成的,并不是它本来有什么名字。换言之,所有的名称都是相对的。所以,老子会说“可以用名称界定的名,不是恒久的名”。


这里我们为什么不再用“永恒”这两个字呢?因为只有“道”可以说是真正的永恒,而人类所创建的一切只能说是维持长远、恒久就不错了。换句话说,人类思考万物的来源与归宿时,只能用名称来做一个出发点。因为这一切都来自于道,而道是不可说的,可说的只是人类使用的名称。换句话说,凡是可以说得出来的名称,它就不像不可说的道一样永恒,在这里白话的意思,我们只说这样的名它不是恒久的名。


那么,名称有多重要呢?在古代,除了我们中国人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民族,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刻了一个石碑,上面写着:献给不知名的神。这里的故事是一个传说吗?还是史实,还需要做一下解释换句话说,“神”所指的正是万物的来源与归宿,他本来没有名称,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后来勉强给他取一个名字。而取名字的过程非常生动,就会介绍第三句所说的“无名”“有名”的状况


(三)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就是名称未定之前,也就是人类还未出现的时候,那是万物的起源。“有名”就是名称已定之后,当然是人类所定的名称,那就是万物的母体。这里不可能使用到“天地”两个字,因为天地也是万物的一部分,万物包含天地在内。有关天地与万物的关系,将来还会谈到。


在原文不谈“天地”,只是说“万物”,为什么?因为帛书本甲本、乙本都直接提到“无名,万物之始”。更有趣的是王弼这位天才,他所注解的《老子》的版本,写着很多人今天所念的“无名,天地之始”;但是他在注解这句话的时候,完全不谈天地,而只谈万物。另外,在《史记·日者列传》里面,也特别引用这句话,上面说:“无名者,万物之始也。”这就更进一步证明帛书《老子》的“无名,万物之始”是正确的,所以就不必谈“天地”了。


为什么要坚持这一点呢?如果无名是天地之始的话,请问“天地”两个字不是名称吗?那么接着第二句就有问题了,你说“有名,万物之母”,于是天地可能变成万物之母了。事实上,自古以来真的有专家这样注解《老子》。譬如,在两汉之际,最早的一个注解版本是河上公注解的《老子》。他是一位养生专家,他说:“有名”就是指天地,天地生万物,就好像母亲养育子女一样。这种解释是不对的,为什么?因为在《老子》书里面,“道生万物”是基本的立场,这个没得商量。道生万物,将来我们会一再看到这个立场。


总结前面所说,可以这样理解:人活在世界上,有理性可以思考,他看到宇宙万物在变化生灭的过程中,自然就要问:这一切的来源与归宿是什么?不管那个来源与归宿是否有名字,或者不可说清楚,但不可说不等于不存在,它一定存在。但它的名字只能是因人类的理性需要而勉强定的。


了解这一点之后,就知道为什么古代很多民族都有共识,要把他们最好的祭品献给不知名的神,因为这个神根本无法用名称加以界定。后来,人为了需要还是给他取了名字,不管称他为上帝、天、梵或宙斯等等,那都是勉强取的。


谈到“名”,是因为人有理性,一定需要名称或概念才能进行思考。这就是为什么讲完“道”之后,立刻就要讲“名,可名,非常名”,然后再以“无名”“有名”(也就是名称界定之前与之后)来说明那是万物的起源以及母体。


说“无名是万物的开始”,这没有什么问题。宇宙万物在人类出现之前,本来就没有名字的问题。叫它山,叫它海,有什么差别?叫它牛,叫它马,也没什么不同。但是,人出来之后,有思考的必要,就必须取名字了。


所以接着说“有名,万物之母”,什么意思呢?比说我们看到一种动物,给它取名叫“马”,“马”这个名字就可以涵盖所有的马在内。具体存在的是个别的马,而“马”这个名称就变成所有马的母亲了。母亲只有一个,就是这个名称,而子女有多少呢?可以慢慢增加,数也数不完。这样一来,就知道为什么说“有名是万物之母”了。因为是人类在给万物取名字,取了名字以后,可以用一个名称来概括所有的个体。如此,人类才能继续进行它的思考,也才能建构它的文化。


这一集要把握几个重点:

首先,万物充满变化,总在生生灭灭,因此一定有来源与归宿,可以暂且称它作“道”,这个“道”是不能够用言语去加以表述的。


但人类有理性,一定需要使用名词和概念,所以就把“名”当作“道”之后立刻出现的一个字。因为“名”是人的理性所能认识的一个名称。


万物的开始是无名的状态,而万物的具体出现是有名的状态。也即是人用“名”来概括“实”,然后可以掌握到宇宙万物,再进行认识与利用。而人类生活的发展,也就是从这一点开始。


在《老子》的思想中,“名”是一个关键。人有理性,必须用名称来界定万物,进行思考,从这里也可能造成其他复杂的问题。因为人除了理性之外,还有意志,会产生欲望。你有所了解,就会有所欲求。这就是我们下一集会接着说明的“无欲”“有欲”的问题。


课后思考

在古埃及的神话里,描写神在创造的时候,一说出名称,就可以把这个名称所代表的实际事物创造出来。而犹太人的《圣经》也一样,神创造天地的时候,他说“有光”就有了光。用取名字的方式使万物存在,这也说明了“有名是万物之母”。在神话里面,有很多相关的材料。然后,人类用名称来概括个别的事物,使它们合成一类,这是普遍可见的事实。


就这一点请你思考:为什么你认识一个朋友时要先记得他的名字?否则,这个朋友常常在变化中,到后来就印象模糊了。记得名字的话,可以准确把握他这个人。现在能不能就这一点,请你思考一下,有没有什么心得?我是傅佩荣,谢谢。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