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穿越30年,看中国女排霸气五连冠
 15.26万

试听180137 穿越30年,看中国女排霸气五连冠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3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你的青春,总少不了一场运动会

 

秋天开运动会应该算是中学的一种传统。直到现在,学校玩儿的好像还是这个路数。每个学年,最起码儿得搞两回全校性的集体活动。

 

 

学生都愿意开运动会,因为开运动会就不用上课了,而且最少是连着3天都不用上课。第一天先得举行仪式。

 

我上学的时候,出席这种场合,甭管男生女生都是白衬衫配深蓝色儿的裤子。脚上呢,再穿双那种老式的,橡胶底儿的小白球鞋

 

 

学生们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白球鞋,顺着操场跑道,先是踩着音乐的点齐步走。快到主席台前边的时候,齐步改正步,脑袋往右扭向主席台行注目礼,嘴里配合着还得喊两句口号。

 

学生走完方队,按班级跟操场中间站定,然后就是校长讲话,运动员代表讲话,裁判员代表讲话。您看奥运会开幕式大概是个什么流程,学校运动会差不多也是那么个流程。

 

 

运动会小广播,满满都是套路

 

第一天弄完开幕式,第二天、第三天,就是比赛时间。像我这种就光嘴皮子利索的主儿,也有活儿干。可以帮着运动员拿衣服,还可以给广播站写稿。

 

 

尤其是给广播站写稿。学校运动会跟奥运会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不光看上场的那几个学生,拿的都是什么名次,还得看场下的这帮学生参与的程度。

 

按学校开运动会的规矩,学生现场写的稿广播站用了,组织水平这项对应的就可以加那么几分。

 

 

写了这么多年稿儿,我就发现学校运动会的这个稿儿里头也有套路,经常还是30年不变样儿的老套路。

 

不光写稿有套路,学校广播站播音员读稿也有套路,也是30年不变。我年轻时候跟北京西直门外,高梁桥附近住过些日子。

 

 

高梁桥旁边有个北京交通大学,我住高梁桥那片儿的时候,这学校有个习惯,每天下午4点学校大喇叭准时广播。

 

周围居民全能听见,学校广播电台的小姑娘也是准时准点儿把大喇叭打开,先得拿腔拿调地吆喝两句:“电专师生!电专师生!”

 

 

前些日子办事路过那片,正好赶上学校广播台开始广播。按说这学校的校名如今都改了,学生已经都从70后换成00后了,可是您听学校广播台小姑娘那腔调那语气,跟30多年以前那真叫一模一样。

 

 

当“东洋魔女”遇上“中国女排”

 

说起播音员,八九十年代,电视上有两个辨识度特别高的声音。一个就是赵忠祥老师,《动物世界》里说话不紧不慢,不急不躁的那个劲儿别人轻易还学不了,再一个呢就是宋世雄老师。

 

 

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老中国女排在夺冠那场比赛,宋世雄老师配是解说员。像我这个岁数,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心里多少都有点女排情结

 

 

60年代我刚记事儿那会儿,世界上有个说法儿叫“东洋魔女”。这个东洋魔女指的是当时的老日本女排。

 

排球这玩意打根儿上说,最早是1895年美国人玩儿起来的。1906年传到中国, 1908年才开始有人玩儿。洋人普遍长得比亚洲人高,玩儿排球天生就占便宜。

 

 

日本的老爷们儿长得本来就不高,女的更高不到哪去。直到50年代初日本女排在世界上都属于垫底儿,上了赛场谁也打不过。

 

那时候日本有个叫大松博文的排球教练,琢磨着亚洲人天生长得矮,跟欧美人硬碰硬,打死也拼不过人家,要想拿冠军必须得想别的办法。最后就针对亚洲人身材矮的特点,发明了一套战术。

 

 

有了这套战术以后,1960年巴西里约热内卢世界女排锦标赛,日本女排把一大帮欧美队全给干趴下了,头回拿了个冠军。1964年又拿了奥运会冠军。

 

欧美人觉得这事儿挺邪门,个儿高的楞打不过个儿矮的,就给日本女排起了个外号叫“东洋魔女”。

 

 

咱们国家一看日本女排有先进经验,得好好学习呀。就在1964年把叫大松博文的这位日本教练请过来,给中国女排搞了1个月的魔鬼特训。

 

 

咱们国家女排在日本女排经验的基础上,有继承,有创新,有发展,闷头儿苦练20年。从1981年到1986年,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来了个五连冠

 

社会上由此掀起了一股女排热潮,老百姓提起女排这俩字儿就觉得给力提气。今年咱们国家女排世界杯夺冠以后,好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说老女排又回来了。

 

 

这个老女排指的就是80年代,五连冠的那届女排。郎平教练当时是队长,外号叫“铁榔头”。

 

80年代的西洋景:摸天线找信号看排球

 

中国普通老百姓家里,最早有那种9寸的小黑白电视机大概就是80年代初,跟女排五连冠这时间段,差不多互相重合。

 

女排那会儿老得冠军,大伙下班儿全赶着回家看比赛。一咬牙,一闭眼,买电视,看女排!那时候报纸上就说,女排五连冠那几年,商场里边电视机的销量都跟着蹭蹭蹭地往上长。

 

 

眼下电视用的全是有线信号。以前的电视,要想看得见人影儿,必须得装天线。所以80年代家家户户房子外头,肯定得配套立着根儿杆子,杆子上挑着个电视机天线。

 

甭管买的正规天线还是自制的简易天线,信号其实都不是特别稳定。所以那时候还有个西洋景,就是每回电视上有女排比赛,家里必定得出来个人,上院子里转天线去。

 

 

只要手上的肉皮儿一离开杆子,电视那边的当时影儿就没了。外头这位没辙,只能认倒霉接着找信号。最后实在没办法,干脆留个人跟外头站岗,手扶着天线杆子,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家人

 

1990年北京亚运会,五连冠的老女排退役,轮到梳过纯子头的这茬儿年轻女排上场了,咱们又拿了个冠军。

 

 

在1994年巴西圣保罗女排世锦赛,中国女排只拿了个第八名。直到22年以后,还是在巴西换了个城市里约热内卢,中国女排杀进奥运会决赛,算是打了个翻身仗。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