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活着,这事儿本身就很摇滚
 65.84万

试听180070 活着,这事儿本身就很摇滚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5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家好,我是于谦,又来跟您聊天了。


最近火了一款综艺节目,请了好几十支摇滚乐队,什么年代的都有。这节目夏天播挺应景,天气燥热,听听摇滚,喝点冰镇的啤酒,算是个消暑的好办法。




除了抽烟喝酒烫头,我还爱玩摇滚


我为什么关心这事儿呢?我有一身份大家可能不知道,我是北京摇滚协会的副会长。听起来挺唬人的,其实我就算是摇滚发烧友吧。所以看着摇滚乐队遍地开花,我这心里美啊。



这节目让我想起什么了呢?我想起1990年,有一个摇滚专场,叫“90现代音乐会”。



这算是中国摇滚乐队的第一次集体亮相了,那时候年轻人玩乐队的不少,但是都没有演出机会,这次算是破例了。当时那个氛围热烈到什么程度?观众的呐喊声淹没了台上演出的声音,乐手都听不见自己的音乐了。


中国摇滚原点:《一无所有》


要说中国摇滚乐的原点,要从1986年崔健登上北京工体舞台唱《一无所有》开始算起。


据崔健说,他在演出前,因为准备好的曲目不能用,临时做了曲,然后再填词,很随意地就有了《一无所有》这首歌。就是寸劲儿,这歌火了,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的,无心插柳。



崔健登台了,裤腿一只高一只低,看着就是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一无所有》那几句歌词一吼出来,现场所有人一下就躁起来了,身体里的很多东西都跟着释放出来了。


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很难不被这首歌感染。


崔健从此被封为摇滚教父,但是他自己不认领这个称号。我记得他说过,他认为中国摇滚不是创造出来的新东西,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是copy西方的,在那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但是我觉得中国摇滚乐还是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虽然说第一代摇滚人都受了披头士、鲍勃迪伦、猫王、滚石乐队的影响,但是我觉着摇滚的元素,其实早就埋在中国年轻人的心中,一经召唤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有一次看一个片子,关于侯牧人的,他也算是中国最早一批的摇滚人了。



侯牧人说,八十年代末的时候看完足球比赛,中国队4:2反败为胜了,大家伙激动,都跑天安门去了,一起唱歌,唱《东方红》,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当时侯牧人心里就起急了,说我一定要找到一种音乐,是在这种时候可以一群人在广场上唱的。


所以可想而知,当像他这样的年轻人遇到了摇滚的时候,那就是一拍即合!这种表达方式就被找到了。

 

中国摇滚乐高光时刻:魔岩三杰红磡演唱会


94年,香*港红磡,举办了一场演唱会,魔岩三杰。当年的魔岩唱片包装出来的大陆摇滚歌手,有窦唯,何勇,还有张楚。



当时内地的艺人在香*港办演唱会没那么容易的。这几个年轻小伙子从北京去了,丝毫不怯场,一点不含糊。就那场演出,给香*港的人震住了,那完全是实力征服的,据说四大天王就坐在台下听。


今天看来呢,这个演唱会算是中国摇滚乐的高光时刻了。现场所有的人情不自禁地都跟着音乐摆动身体,用身体回应摇滚的节奏,我觉着这是听摇滚最好的状态了。听摇滚你要是看着一群人跟那傻站着,那就是你的音乐不够好。


早期摇滚人穷得没钱坐公交


那时候北京的摇滚圈是什么样的?北京怎么就为摇滚乐提供了土壤了呢?

崔健让中国人知道了摇滚,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摇滚乐队公开演出的机会很少。


最初的摇滚艺人,完全就是凭着一腔热爱,自娱自乐,在一个小圈子里玩。几个喜欢音乐的朋友,住在一个大院里头,在院子里做饭,也没什么好吃的。剩下的时间大家就是练琴,排练,特别简单特别快乐。但是有的时候没钱了,怎么办呢,去蹭饭的时候也是有的。


有的时候出去演出回来都没有坐公交车的钱,怎么办呢,在公交站晃荡,捡地上的硬币,凑半天凑够了再上车,就这么寒碜。



所以说90年,那次工体的摇滚专场,是一个很特别的记忆,在此以前没有这么大型的摇滚乐演出,都是地下的。


活着就是很摇滚的事儿


咱们再聊聊窦唯,当年黑豹乐队的主唱。


窦唯是除了崔健之外,中国摇滚黄金一代中最耀眼的歌手之一。如果说是崔健的《一无所有》让中国摇滚乐不再是一无所有了,那么窦唯的《无地自容》就是让中国的摇滚乐不再《无地自容》了。



窦唯从小就有个性,据说上中学的时候,就穿紧身衣,在教室里跳霹雳舞,唱邓丽君,怎么叛逆怎么来。后来的窦唯打扮越来越斯文了,长发也剪了,但是还是难掩骨子里那种桀骜不驯。



有人开玩笑说一首《无地自容》养活了黑豹乐队30年,这首歌就是出自窦唯之手。据说呢,这首歌的作词过程也是很非常规,是在排练现场“打表倒计时”憋出来的,现在成为经典了。担任黑豹主唱的时候呢,窦唯的风格非常的高亢、非常激昂,这是窦唯为黑豹定的调。


据说早期窦唯在没有创作出自己的歌曲之前呢,唱迈克尔·杰克逊的歌,也唱崔健的歌,可见窦唯还是深受崔老师影响的。


现在窦唯也算淡出公众视野了,但是他对音乐还是有坚持的,做了很多实验音乐。现在他的状态是很仙了,回归了一个普通的北京爷们的状态,自由自在的,挺好。其实谁能一辈子摇滚呢,最终都还是要归于平淡。到了我这个年纪啊,想明白一个理儿,其实活着就是很摇滚的一个事儿!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