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大兴狂欢节:西瓜白吃,瓜子留下
 23.79万

试听180052 大兴狂欢节:西瓜白吃,瓜子留下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58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大赤包”里产瓜子?


您看过《四世同堂》吗?里边有一个反面角色,叫大赤包。老版的《四世同堂》里,这个角色是人艺的著名表演艺术家李婉芬老师塑造的,深入人心。


可是,您知道“大赤包”是什么意思吗?



大赤包是一种植物,学名叫瓜蒌。为什么叫大赤包呢?因为瓜蒌结的果实熟透了以后就变得通红,好看极了。但是它没用,不能吃,只能给小孩揉着玩。越揉越软,到最后“噗”挤破了,里边瓜瓤子带汤糊一手,就那么个玩意儿。



所以呢老舍先生写《四世同堂》,就给这个反面典型起了这么个名字,意思可能是说,这人什么都不会,还一肚子坏水。


以前说瓜蒌没用,现在翻身了。不知道谁研究出来说瓜蒌的籽对人身体好,可以炒着吃。南方人吃这个的多,瓜蒌的籽能卖一百多块钱一斤。我没吃过,我小时候家家户户种瓜蒌的多,一般都没用,唯一能顶点用的就是,那时候人都穷啊,没钱买烟,拿瓜蒌叶子当烟抽。



 

瓜子是传统相声的标配


实际上瓜子咱们接触的倒是不少。我们小园子,您去听个相声,小八仙桌子那要一盘瓜子,要点果脯,来壶茶,一边听着相声,一边嗑着瓜子,惬意。


那底下嘎吱嘎吱跟闹耗子似的,比台上恨不得声音还大。这讲究嘛,听相声自古有这讲究,就得吃瓜子。


没有说吃荤食的,我带个烧鸡,弄点猪蹄,弄一肘子,再弄一箱啤酒,一边喝一边听相声,那就快打起来了。



传统相声《满汉全席》开头有一段贯口:


我请您吃: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甜碗四点心。


四干: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


四鲜:北山苹果、申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


四蜜饯:青梅、桔饼、圆肉、瓜条。


三甜碗:莲子粥、杏仁茶、糖蒸八宝饭。


四冷荤:全羊肝儿、溜蟹腿、白斩鸡、炸排骨。


四点心:芙蓉糕、喇嘛糕、油炸桧子、炸元宵。



“四干”头两样就都是瓜子,黑瓜子、白瓜子嘛。


 

此向日葵不是彼向日葵


黑瓜子实际上就是西瓜子,白瓜子是南瓜子儿,这里没有葵花籽的事。


葵花籽其实咱们中国人吃它也就一百来年的历史。向日葵原产于南美洲,而传统中国人说的向日葵,实际上指的是一种葵菜。



 

南方管这种葵菜叫冬寒菜,也是叶子随着太阳跑。杜甫的诗《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里边有一句:


葵藿倾太阳,物性固难夺。


说的就是这种葵菜。这就说远了啊,咱们再说回来,说瓜子。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请你免费吃瓜!


实际上西瓜也不是中国原产的,是五代十国传入的,直到宋朝普及。据说明朝万历皇帝特别喜欢吃西瓜子。


我小时候吃西瓜,籽吐在这碗里留着,洗干净了搁锅里炒,把盐调成水一洒,炒干了,所有瓜子上都挂着点盐花。这是我小时候不要钱的一种零食。


后来专门就有生产打瓜的。什么叫打瓜呀?就是专门产籽的西瓜。



咱们都知道北京庞各庄西瓜好,庞各庄再往东北走一点,就是现在我马场那个地方,就是大兴礼贤镇。我刚到那去,老人都跟我聊天说“你搬到瓜子礼贤来了?”


怎么叫瓜子礼贤?后来我才知道,这地方就盛产打瓜。一到打瓜熟了的季节,街两边西瓜堆得跟小山似的,路人免费吃不要钱。旁边铺着两领炕席,你只要把西瓜籽儿给我吐在这炕席上就行!



 

被假消息耽误了的葵花籽


南瓜到中国又比西瓜晚了大概300年左右。到清末才开始盛行吃南瓜子。我们传统相声《报菜名》写于清末,是根据那时候的满汉全席的菜谱写出来的。


向日葵传进中国比南瓜晚点,就明朝嘉靖年间左右,但是当时没人吃。为什么没人吃呢?在明朝他们管这个叫迎阳花,又叫丈菊,说这个东西有毒,能打胎,所以中国人不敢吃。



直到200多年以后,有一位叫吴其濬的人写了一本书《植物名实图考》,里边对葵花籽有记载:可炒食、微香,后边又缀了一句:多食头晕。就因为这四个字,葵花籽又耽误了一百来年。



到最后真正中国人开始吃葵花籽,我觉得还是洋人带进来的,洋人吃葵花籽历史长很多。东北人还管葵花籽叫毛嗑,意思是俄国人爱吃的东西。


美国那是真是爱吃瓜子,吃法也不一样,人家大把往嘴里扔,连皮一块搁嘴里,一把一把地嚼,渣滓再吐出来,跟吃甘蔗似的。



现在专门有卖瓜子仁的,不过我觉得专吃瓜子仁没啥意思。吃瓜子讲究的就是这个过程,一个一个嗑,那个香味才上瘾。


 嗑瓜子讲究个气氛


而且北京人吃瓜子还讲气氛,冬天屋里生着火炉子,上面坐一壶开水,呼噜呼噜水蒸气冒着,外边不管刮着风下着雪,一家人围着炉子吃饱喝足,这么一聊天,弄一笸箩瓜子,一人抓一把,这么吃。瓜子皮吃完了随地一扔,要的是那氛围。


再者以前瓜子也是稀罕物,我记得春节的时候才每个人给半斤花生、二两瓜子,拿票到粮店领去。还不能让孩子去,怎么呢?怕偷吃啊!


所以以前春节,你说拜个年去,人家拿出一笸箩花生瓜子来招待你,那是实在亲戚!

后来改革开放,北京周边的农村为了致富,家里种几亩向日葵,炒完了拿到城市来卖。那时候马路边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站在那卖瓜子的,北京的大街小巷满地都是瓜子皮,那几年可过了瘾了!


那个年代吃瓜子最有感觉的地方就是电影院。那时候不像现在讲文明,什么东西都不往地下扔,那时候不讲究。每次电影院散场,专门有人收拾卫生的,那是一地的瓜子皮。


再有一个就是火车上,绿皮火车,这可能就是人的消费心理。有句话叫穷家富路啊,再说瓜子能花多少钱啊,大家伙一边聊天一边嗑着瓜子,要的是这么个感觉,好像没有这个就不像出门,不像坐火车。


现在要真想找点吃瓜子带氛围的感觉,就只能上德云社了。我们的小园子里现在还保持着这种风俗,喝点茶水,吃点瓜子,听听相声。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