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玩鸽子的瘾,在于提心吊胆
 23.22万

试听180047 玩鸽子的瘾,在于提心吊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52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老北京观赏鸽差点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奥运会放鸽子的环节很壮观,成千上万只鸽子一齐飞向远方,很震撼,很漂亮,但是呢,转瞬即逝,哪怕一两分钟都欣赏不到,比较遗憾。


所以,我们老北京观赏鸽协会——我还是这个协会的形象代言人——我们还想过一个主意,以老北京观赏鸽,来代替竞翔鸽参加放飞仪式。




老北京观赏鸽和竞翔鸽有什么区别呢?竞翔鸽的定位系统非常棒,几百公里几千公里之内一下就能找到家。而老北京观赏鸽的定位能力不是很好,但它在家的上空盘旋能飞半个小时左右,所以它的飞行能力没有问题。


利用它这个特点,让它盘桓在奥运会现场上空,想盘旋多长时间就盘旋多长时间。


想到这主意,我们心里特别高兴!当时我们老北京观赏鸽协会养的鸽子也多,有1500多只。而且羽色多样,白的,黑的,黑白相间的,红的,紫的,蓝的,放在天上也好看。


当时我们就设计图纸了,开始训练了。


同时还跟王世襄先生联系,老先生也是喜欢鸽子,尤其晚年,提别的都不行,一提鸽子眼睛就亮。王老先生当时提笔就给温家宝总理写了一封信,信的名字就叫:让老北京观赏鸽飞翔在奥运会上空。



温家宝总理还回信了,还做了个批示,我们也申报到奥组委去了。但是后来这事没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虽说没成,但我们觉得,这实施过程也是非常让人振奋的。直到现在,这些资料包括那两封信,我们都在留着。

 

“放鸽子”=“失信”?


一提“放鸽子”,有个意思是说你这人不靠谱,和失信爽约的意思连在一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个原因,鸽子呢有的时候定位很准,就回家了,有时候不准,就落到别人家了,保不齐。



有的人呢就比较文明,逮着别人的鸽子了,喂饱了就给撒了,放回去你还回自己家吧。有的不文明的呢,逮着就自己养了。把膀子一绞,老北京叫刷棍条。


再损点的就摔死吃肉了,这就太差劲了。总归来说就是鸽子放出去回不来,这么一种爽约,这是一种说法。


第二种说法就是骗人,来自于上海。上海在旧社会的时候有一种彩票,名字叫白鸽票,这彩票没有中奖的机会,钱买了白鸽票就回不来了。这可能是放鸽子的另一个说法。



最后一个就是纯诈骗,叫放鹁鸽。清代学者俞樾写了一本书《右仙台馆笔记》,里边记录了一个奇闻轶事。


说在上海的北乡有一个姓黄的,家里太穷了,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媳妇就跟他商量:你把我卖了换点钱,我跟别人过几天之后就找你来,咱俩拿着钱跑了。


结果呢,媳妇卖到有钱人家之后,就不走了,把媳妇放出去没回来,这叫放鸽子。


平生最爱放鸽子


老北京喜欢鸽子的人很多,从明清开始就有了,慢慢研究、定向培养、繁殖,形成了现在的老北京观赏鸽这一品系。


宋庆龄先生就喜欢鸽子,而且特别中意的是其中的一个品系叫紫乌头,出国访问都带着鸽子,一时一刻离不开。困难时期自己的粮食不吃,把粮票给养鸽子的把式:别饿着鸽子。



那时候大杂院总有标志性的一个建筑,就是院子里边有个鸽子栅子。这还挺有讲究,首先这鸽子栅子得通风采光,再有这鸽子栅子绝不能在院子中间和门形成一条直线,一般在前庭跨院,或者斜着把一个角。


驯放也有讲究。那时候走到胡同里,你总能看到一个小伙子,站在那个房顶上,拿着一根竿,竿上拴着一红绸子跟那轰鸽子,这就叫驯放。


飞的时候,有的飞好了回来了,有的就飞丢了。实际上这个才是最考验人的心态的。


那时候鸽子也不便宜呢,我记得我小时候第一对老北京观赏鸽,是用了五块钱加十斤粮票换的,这对鸽子叫“点子”。一直到现在老北京观赏鸽也不便宜。



有的朋友跟我说:我不飞,这不是满天飞票子吗?我就留着看就行。


但是在我看来,养鸽子你就得飞,就得冒险。这种冒险、提心吊胆的感觉,在我来看才是一个上瘾的环节。放飞的时候揪心挠肺,回来的时候这种成就感让心里特别痛快。


所以我养鸽子永远是放,哪怕飞丢了呢,它就该着不是我的。这个过程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老北京观赏鸽与竞赛鸽不一样,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品评标准,我喜欢什么就是好,我不喜欢就是不好。


但是也很讲究,从头,眼睛,鼻子,嘴,到毛色,爪子,翅膀,都有标准。繁殖也是一个特别大的工程,所以老的养鸽子的玩家,都是遗传学上的半个专家。


老北京观赏鸽我从小就养,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养猫有时候断了,养狗有时候断了,鸽子永远在我身边。


我喜欢马,喜欢鸽子,这两样是我特别深爱的东西,一直陪伴着我。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