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5201314”竟是BP机的暗号!
 29.74万

试听180032 “5201314”竟是BP机的暗号!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1:36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昨天我出门办事,一打开车里这收音机就听见一首歌,歌的名字叫《数字恋爱》。

我觉得这歌很奇怪,这谁写的呀?是不是网瘾少年啊?

实际上我理解错了,人家说的是数字暗语。

数字暗语跟网络无关,它来源于20年前的一种沟通工具,叫BP机。



现在BP机早就取消了,但那时候十分风靡,赶时髦的、做生意的都在用,因为当时沟通确实不方便。

 

有你电话,光速跑来接一下!


那时候我们家住在胡同里,胡同的东口西口各有一公用电话。

有急事怎么办?打电话,那时候还专门有传电话的,这位挺累。

打了电话——谁呀?

——啊我找于谦,您受累传一下,我有急事。

这位就开始一溜小跑奔我们家,把我叫出来,我也跟着他一溜小跑到了这电话这,拿起电话来跟人通话。




呵!费了劲了,没有个急事啊真不打电话。

BP机出来以后就方便点了。

 

BP机的进化史


BP机谁发明的呢?美国的贝尔实验室。




呼叫器——最早的BP


1956年,贝尔公司推出了最早的BP机,但它实际上只是一个呼叫器。

谁给你打电话,它就响一下提示你,你得按人电话给人回过去,没有后来咱们国家使用的那个先进。

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西方才普及了BP机。

那时候有关的单位,比如消防员、军人、警察、医生、政府部门,都给这些行业的人配备BP机。


中国什么时候呢?中国最早的是港澳台地区。

咱们内陆是从香港引过来的,上海市的一家公司从香港引进了全套设备。

但那时候BP机还只是呼叫器的作用。



数字机——开启“数字暗语”时代


一直到1984年广州成立第一家数字寻呼台,这就是咱们用的那BP机了。

那时候办这么一个可厉害了,还得要持机证,相当于现在手机的入网证。

数字寻呼台……光看数字嘛?

哎,就光看数字,随机还带着密码本,这就是数字暗语了。




这密码本是一堆数字组成的,一堆数字代表一个中文的词,或者一个短句。

现在说5201314,我爱你一生一世嘛!这都是那时候传下来的。

那时候用BP机给你发信息,显出一堆数字来。

你就赶紧翻密码本,查这几个数字代表什么。

查完了才知道人跟我说的是这么句话,好家伙真费劲! 




汉显机—— 一机在手,天下我有


后来就出了汉显了,类似于手机短信。

从数字机换成汉显机,这是当时年轻人流行的趋势。

八几年,数字机卖900多块钱一个,汉显卖小3000块钱。

别看这么贵,一发售的时候昼夜在那排队,买不上就蹲着哭。




买了汉显机之后,每年还得交600块钱服务费,那也有人买。

怎么呢?这个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腰里别着这个,人一看,哟呵!这人要不就是做生意的,要不就是有钱时髦。

有这么一句话嘛,哥们喝酒,最后分手的时候,“没事呼我啊!”

或者就事先告诉朋友,“一会我出去吃饭去,没事你呼我几个啊。”

一呼,一响,从腰里拿出来。呵!有事没事当个显摆。




新型拜年方式,这份祝福请接收!


BP机的出现提高了沟通之间的便利,包括习惯都给我们改了。

哪个习惯改了?过年。

以前过年的时候要挨家挨户拜年,顶多到胡同口打公用电话拜年。




有了BP机,一发“新年快乐”,就把拜年的心意表达到了,多省事啊。

所以短信拜年风靡一时,还发生过这么一个笑话。

有一位给人拜年,想发一句“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没想到寻呼小姐给人打错了,成了“新年快乐,尸体健康。”




大年三十谁听了这么一句,心里不别扭啊?这位就较真了。

我得找你们,得给我损失费!最后给了3000块钱才把这事平了。


寻呼小姐也是随着BP机出现的一种新型工种,是当时特别时髦的工作。




挣得也多,一个月就挣七八百,比普通工人翻上一倍去。

所以工作条件也高,小姑娘得声音甜美,得有耐心,会说话会聊天。


场面人必备:手机+BP机!


2000年左右,随着手机的进入,寻呼机慢慢没落了。

那时候做生意的、有钱的,身上挂一个寻呼机,挂一个手机。




手机刚进来的时候也很贵,那时候是模拟的呀,咱叫大砖头。

打一个电话还是双向收费,而且电话费也很贵,一般不舍得打。

所以挂一BP机,弄一手包,搁一砖头的模拟手机,拿这充面子。

四个人坐着吃饭放五个手机,都搁那显摆着。

没事也不打,等呼机来了,有事了,这再打手机。




逝去的经典:BP机退出历史舞台


慢慢的电话费便宜了,手机的款式也改小了,不双向收费了。

打电话的几率多了,呼机就逐渐没落了。

2007年3月出了一个公告,称全国呼台正式停业。

在那之前就很多年没有人用了,但曾有一个新闻。

2003年,新疆阿拉善地区有一位卖桶装水的人,那年最后一个用BP机的就是他。




他觉得这个方便,手机没有用。你呼,我给你送水就完了。

所以他一直不停,到最后呼台都要撤了。

这人就不干了,我交钱了,签了协议,没到时间呢,我就得用!




人家跟他聊,我送您一个手机和几年的电话费,您把这停了行吗?

不行,就不停,我就用这好,我用手机没意思!

没辙,就专门给他保留了一个寻呼小姐和呼叫台。





BP机开始,就改变了人们的沟通方式。

现在我们的通讯更加发达了,手机随便打,都方便了。

BP机给我们这年龄的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到现在我家里边还能找着俩BP机,特意没扔,留个念想,想想当年的过往。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