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德国小龙虾泛滥成灾?都是做法不对的锅!
 31.50万

试听180023 德国小龙虾泛滥成灾?都是做法不对的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7:2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小龙虾:让我来撕掉你的敬业人设!

这个五一长假呀,大家要把手头工作先完成喽,再上班时不至于赶工。

我也一样,放假了,这个聊天节目也不能停啊,所以这进度赶得是如火如荼啊!

但是今天浪费了半天,实在起不来了!

我呀,昨天晚上喝酒去了,吃我那爱吃的小龙虾。

跟朋友聊天啊,想坐那以聊为主,吃这个我觉得最合适。

你要说我拿它解饱,够呛!吃的比剥的还快呢,供不上。

得正经饭吃完了,吃个宵夜呀,几个朋友弄几瓶冰镇啤酒,弄两盘小龙虾,一边剥,一边喝,一边聊。哎哟,那时间过的快!

我觉得中国人都喜欢吃小龙虾。

做的方式多,口味也多种多样。麻辣的、椒盐的、十三香的、蒜蓉的,都好吃。

有的朋友跟我说了,这玩意就中国人吃吧,外国人吃不吃?

我就专门问了问,还真挺惊讶。外国人也吃小龙虾,而且咱们现在吃的小龙虾呀,都是外国的。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一站:美国 

小龙虾的原产地

最早这个龙虾产在哪?产在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

咱们现在吃的小龙虾,学名叫“克氏原螯虾”。

当时吃这种虾的是土著印第安人,他们从河里捞出来,煮煮就吃。

后来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一部分欧洲移民都过去了。哎一尝,挺好,又鲜美又方便,他们也很喜欢。

当时造成的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龙虾产地、养殖中心和交易中心。

而且每年还有专门的“小龙虾节”,那天可以放纵的吃一吃、喝一喝、玩一玩,狂欢一下,实际上就为吃小龙虾定的。


美式做法:来,撒点美国十三香

他们吃小龙虾,就跟东北乱炖似那么吃,里边搁上土豆块啊、老玉米啊、香肠啊,乱七八糟都往里放。

但有一味佐料是必须要搁的,这种佐料叫“卡疆粉”,类似于咱们的十三香,应该就叫“美国十三香”。

大蒜、胡椒、洋葱,这类比较有刺激性的东西,把它研成面,炖的时候放这个,美国十三香。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二站:法国 

来,干了这碗汤!

路易斯安那州最早是法属的殖民地,是法国人把这种做法带到美国去的。

而且法国人还有一个独特的做法,就是拿这个熬汤。

把那虾肉,浓浓的,熬一碗小龙虾的浓汤。

这碗浓汤在小龙虾吃法的传播上,起到了一个挺重要的作用。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三站:德国 

给小龙虾办个中国签证吧,让我来!

德国人吃法简单,就是白水煮,这就差多了,不好吃。所以德国人呢,不爱吃,甚至都不吃。

所以小龙虾在德国泛滥成灾,德国政府还号召民众都吃小龙虾。

号召归号召,不好吃,那谁还吃啊?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四站:瑞典 

这不是下酒菜,这是国有资源!

瑞典人会吃,他们有一种独特的做法。

把小龙虾用啤酒泡了,腌成类似于醉蟹、醉虾呀那种东西,拿它当酒菜儿。

瑞典也有龙虾节,而且瑞典政府为了保护小龙虾资源,还禁捕,只有8月到11月才允许捕捞。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五站:俄罗斯 

战斗民族,从不挑食!

咱们印象当中,俄罗斯,战斗民族嘛,都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实际不然,小龙虾人也吃。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咱中国几万只小龙虾到了莫斯科了。

有记者好奇的,外国人见到咱们这新鲜事物,会怎么好奇?咱们去看看外国人什么反应。

到了莫斯科才知道,人家早就吃了。


俄罗斯人,吃小龙虾大概有300年的历史了。

有一位画家,鲍里斯·库斯妥基耶夫,在1916年画了一幅画,名字叫《莫斯科的旅馆》。

画的就是,在旅馆里头,有几位当地人,一边喝一边聊一边吃。桌子中间呢,就放一盘小龙虾。

这最起码证明在当年,这个就已经风靡了,也是下酒菜这么吃。


小龙虾环游世界第六站:日本 

吃绝种非我国民本意!

日本人以前不吃小龙虾,是法国人传到日本的。

日本有一个著名的厨师,秋山德藏,他曾去法国学厨艺。

捎带脚,把做小龙虾浓汤这手艺也学来了。学来了呢,他就展示过一回。

就在大正天皇登基的大典上,他做了一碗法国小龙虾浓汤。

天皇爱喝,口感非常好,咸鲜,特别好喝!

从此小龙虾在日本也风靡起来了。

没过几年,这小龙虾在日本就被吃绝种了,找不着了。

一直到1920年,日本人又学法国人开始吃牛蛙。就开始养牛蛙,而龙虾是最好的饲料。

1927年,日本从夏威夷引进了20只美国龙虾。一直到60年代,龙虾又遍布了日本全国。

又到1930年,日本人就把小龙虾带到南京了,美国龙虾正式进入中国,咱们现在吃的就是美国龙虾。


小龙虾环游世界七站:中国 

别叫我“蝲蛄”,我是御宴横菜

中国也有中国种的龙虾。

分布:一般在东北一带

形态:相比美国龙虾,形态较小

性格:比较娇气,对水质的要求特别高

住址:有天然的泉水的深山老林里

外号:当地人管它叫“蝲蛄”

这种龙虾,当地有一种吃法,能追溯到明朝。

捞出来以后,连壳带肉捣成肉酱,包到纱布里用水反复冲,再搁水里煮。

煮熟了,连汤带肉盛出来,再放点韭菜沫这类的调料,吃起来非常好。

据说在努尔哈赤的御宴上,这算一道宴请大臣的横菜。

但我觉得吃龙虾,跟吃瓜子差不多,剥的过程是一个让人上瘾的过程。

你说一碗瓜子,都给你剥好剩瓜子仁了,拿勺擓着吃,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剥龙虾也是,喝着酒慢慢剥着,感觉特别投入,特别过瘾。

所以我觉得哪种吃法都不如自己剥,但是呢,我喜欢的这东西,还不是努尔哈赤喜欢的,我要吃就得慢慢剥着吃。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