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烫头发展史:起源于撩妹,中止于…你猜?
 42.06万

试听180010 烫头发展史:起源于撩妹,中止于…你猜?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0:5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于谦。又到了咱们聊天的时候。

 

最近又忙又累,一直在宣传我主演的电影,落下不少事。其中有一件事让我最难受、最别扭——理发。


咱们中国人有个习惯叫正月不剃头嘛,所以头过年临近年根的时候,我去理了个发,本来二月二龙抬头,该理发了,我这就开始忙。好家伙!一直到今天把这发理了,心里才算痛快点。

我这理发麻烦,平常人家大老爷们,去理发也就20分钟,拿卡尺一卡,“噌噌”理完就行了。我这不行,这么长时间不去,不单得理,还得烫,一烫就奔着三四个小时,在大罩子底下捂着,心急火燎的,但是又没辙。


谦大爷的“难言之隐”

这么多年了,郭老师说我“抽烟喝酒烫头”,我不是为了配合他啊,我这烫头是有“难言之隐”。

以前我这头发挺好,又黑又密,又粗又浓,岁数大了以后,慢慢的顶心这头发有点稀、有点薄,而且可能营养跟不上来啊,这头发变细了、软了,老在顶心上趴着,不好看。所以有朋友给我出主意,把头发烫一烫,稍微有点花,让头发之间能起一个互相支撑的作用,显得稍微蓬松一点,平常也好打理。

我试试还挺好,确实是好打理,每天早上拿拢子一梳就行了。

但是也不是一试就成功,开始烫出来以后没找着这个型,花也紧,弄得跟黑人的头发似的。烫了几次,才慢慢也有型了,这也省事了。


这烫头啊,从不接受到接受,老得烫、老得关注,就琢磨了琢磨:什么时候有的烫头啊?烫头怎么来的啊?以前都是女的烫,什么时候男的也烫啊?还真有点收获。


最古老的烫头法子 

方法一

时间:2000年前

地区:埃及

发明者:爱美的埃及姑娘们

方法:把头发缠在树藤上,涂一层泥浆,坐太阳底下晒两、三个小时,干了再洗掉,出来的卷那都是“纯天然”的。



方法二

据说,同一时期,罗马人也开始倒腾烫头这事,把空筒子中间插入热棍子,卷头发。

 

优势:头发卷了,美!

不足:麻烦、费时、不持久。

结论:得改进!



第一台烫发机 

发明者:卡尔·内斯勒

发明动机:撩妹——内心OS“我女朋友(当时还没追上,小编猜测应该是为了讨姑娘欢心)长得漂亮,我得给她装饰一下,我要送她一头卷发!” 

曲折发明史:呵,我看这照片了,跟一个大章鱼似的!好家伙,一人来高,上面伸下来好多爪子,很热,能到百十来度,给他女朋友头发都烧焦了,还把头皮给烫了,他又拿人女顾客试,被多次投诉也不放弃,终于——成功了!

成就:1909年拿了专利。


卡尔·内斯勒与模特


中国烫头发展史 

1925年-四十年代

那么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烫头的呢?

那就得说在1925年左右,外国烫头的技术传到了中国。首先传到上海,那时候“十里洋场”嘛,随着洋人进入上海,烫头的技术、理念就传到了上海。呵!风靡整个上海!

那时候所有的女的,只要是阔太太、阔小姐,有钱人,都烫头。当年的时尚杂志《良友》画报,封面上都是穿着旗袍,烫着头的摩登女郎。有的明星要不烫头,都接不着戏!

价钱是真贵啊:那时的大影星胡蝶,据说老上一个叫白玫瑰的理发馆去烫头,一次60大洋!



五、六十年代

烫头被看成“资产阶级作风”的一个特征。

女同志大多都留“解放头”,也有大姑娘梳麻花辫,简简单单,朴朴素素。


那时候也有烫头的——电影里的反面人物:女特务!

电影《英雄虎胆》里,当时人们印象特别深的有这么一个女特务,叫阿兰,长得好看,她在电影里就烫着头。哎呦,那时候小伙子就喜欢这阿兰。白天嘴里说着那都是:“呵,坏蛋!”“女特务、资产阶级做派!”“这不行,不能跟她学!”“打倒、反对!”到晚上,找这照片,找这电影,专门看这段,就看这阿兰去。



七十年代

七十年代,烫头又悄然兴起。但不是每人都敢去烫,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烫。在大众的观念当中烫头还是不正经的,好多即使喜欢也压制自己这爱好。

那时候要烫头,找什么名目呢?演员,又是这打先锋的。演员出国访问、演出什么的,可以找单位开介绍信,手写,单位盖章。



八十年代

80年代改革开放,所有时尚的、流行的,开始在国内兴起。

年轻人对美的追求被压抑了这么长时间,一下爆发出来了。那时候理念也变了,人们也不再怕说三道四了,个性都发挥出来了。您瞧,牛仔裤、蛤蟆镜、高跟鞋、录音机,都流行起来了。


烫头也一下就流行起来了。

那时候头型很多,爆炸头,飞机头什么的,最典型的是1987年春晚上费翔的发型,他唱《冬天里的一把火》火了以后,大街小巷,男士们都去烫费翔同款发型。


我经过那段,但是那种头型我没留过,那时候我也不是烫头的年纪。


桃心儿和白毛卷 

所以说这烫头实际上不是女的专利,您说我是给自个找辙呢?也不是,真不是。反正我赶上那年代,80年代,大部分实际上是男的烫头才更个性、更刺激。


现在烫头的男的少了,少了是少了,但我也得接着烫。不单得接着烫,而且这卷还得再密一点,等慢慢的头发更稀了,我也就不烫了。到那时候我可能就留个秃瓢,把头发剃光。


想起来在台上,郭老师老说我们到140岁的时候,上来一个桃心儿,再上来一个白毛卷,看着跟喜羊羊似的。我觉得您就别等那个场景了,那场景未见得能等得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光头了。

现在趁着黑毛羊的时候,您多看几眼吧。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